-

白靈園坐落在南風城城郊的位置,背靠白靈山,這裡已經多次成為了學府大考比試的考場所在。

第二日的時候,李洛等人便是在林風,徐山嶽兩位導師的帶領下,準備周全的前往了白靈園。

而當他們抵達白靈園時,卻發現這莊園外早已是人潮洶湧,各種各樣的攤販組成了長街,對著四方蔓延而去,熱鬨非常。

不過倒也並不奇怪,學府大考乃是各郡的盛事,雖說參與的人員隻是各個學府中的頂尖學子,可正是如此,方纔導致大考更為的激烈,所有人都想看看,究竟是哪家的少年英才能夠從中脫穎而出,成為這天蜀郡新一代的第一人。

那是一個少年人最高的榮耀。

一行人進入白靈園,隻感覺氣氛更為的火熱,無數的吵雜聲音從四麵傳來,而他們的出現,立即引起了許多的注意,畢竟南風學府的名頭在這天蜀郡還是很響亮的。

“這就是南風學府這一屆的前二十名嗎?”

“哇,那漂亮的長髮小姐姐就是呂清兒吧?聽說她是南風學府的第一人啊。”

“今年學府大考,她很有可能就是第一名。”

“也不見得,東淵學府的師箜,也強得不行,未必就比呂清兒弱。”

“南風學府的李洛是哪一個?據說薑青娥是他的未婚妻?簡直可惡,他怎麼敢玷汙我的女神。”

“喏,那個長得最帥的,就是南風學府的李洛。”

“哼,帥倒的確是帥,但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

“還有錢有勢,畢竟是洛嵐府少府主。”

“哼,依靠家勢算什麼本事,吾輩當自強。”

“聽說他在南風學府預考上麵,逼平了排名第二的宋雲峰。”

“他媽的,你好煩啊,能不能閉嘴啊?”

“......”

沿路諸多的討論聲灌入南風學府眾人的耳中,不過顯然其中要屬呂清兒,李洛兩人的話題性最高,當然前者是因為實力,後者是因為特殊的名聲。

而在不遠處的高地石亭上,也有三道人影站在此處,目光鎖定在進入白靈園的南風學府的隊伍中。

兩名少年,一名少女。

一名少年身軀高壯,火紅長髮在日光下極為的耀眼,另外一名少年則是麵容斯文,有些瘦瘦弱弱的。

最後一名少女身穿綠衣,嬌軀玲瓏可愛,五官容顏也是頗為的秀

美,最特彆是她雙手手背上,似乎是有著宛如藤蔓般的綠色紋身。

這三人並非是無名之輩,紅髮少年名為項梁,出自天蜀郡的晨曦學府,而且是這一屆的第一人,實力強悍。

斯文瘦弱的少年名為宗賦,是中陽學府第一人。

嬌小的綠衣少女名為池蘇,是夕光學府第一人。

這三人,都是此次學府大考前十的有力競爭者。

“那就是呂清兒嗎?看起來是個強敵啊。”項梁聲音洪亮,眼中滿是熾熱戰意的鎖定著呂清兒。

“從她的身上,我感覺到了一些危險的氣息。”宗賦眉頭微皺,輕聲道。

“南風學府的第一人,從來就冇有簡單過好嗎,不過你們也得慶幸了,還好我們不是在薑青娥的那一屆,不然直接洗洗睡吧。”池蘇嬌笑道。

項梁與宗賦深有同感的點點頭,感歎道:“那薑青娥太恐怖了,九品光明相,簡直嚇死個人,跟她一屆的人,真是讓人同情。”

“不過南風學府這一屆中,也隻有呂清兒與宋雲峰值得忌憚,其他人不足為懼。”項梁自信的說道。

雖說他所在的學府比不上南風學府,但正因如此,那個學府才能夠將很多資源都堆積在他的身上。

而類似他這樣的人,在天蜀郡各大學府中雖說不多見,但也不止他一人,因為為了網羅這些天賦學員,各方學府都很捨得花大代價。

“那個李洛呢?聽說他在預考上麵跟宋雲峰鬥成了平局。”池蘇說道。

項梁聞言,嗤笑一聲,道:“那是因為他依靠某種特殊的手段,把比試時間拖光了,而且最後他的相力也被消耗殆儘,如果再給宋雲峰一秒時間,那李洛都得狼狽出局。”

“這隻是投機取巧罷了,大考上是用不上的。”

池蘇聞言,這才恍然,有些可惜的道:“真是浪費了這麼帥的模樣。”

那一旁斯斯文文的宗賦,卻是輕聲道:“輕敵是大忌,李洛能夠逼平宋雲峰,足以說明他自身有一些古怪,所以為了萬全著想,有必要將他的真實能力試探出來,這才能夠將一切的不穩定因素都化解。”

“這一點,你們就彆管了,我會想辦法的。”

項梁撇撇嘴巴,道:“隨便你吧。”

池蘇眸光一轉,道:“你們都接到了師箜的傳話吧?他要我們晚上去碰個頭,商量一些事情。”

項梁點點頭,麵對著那位總督之子,並且算是唯一一個能夠在正麵與南風學府

呂清兒抗衡的人,他也是充滿著忌憚。

“他的麵子,還是要給一些的。”

宗賦也是輕輕點頭,道:“他的目標,應該是針對南風學府,這與我們算是不謀而合,畢竟南風學府霸占天蜀郡第一學府的招牌太久了,每次都獲得最多的錄取名額,如果能夠將它打壓下去,對我們各自的學府都有好處。”

池蘇笑道:“而且如果冇有他這位重量級人物,我們恐怕也不太可能聯手的。”

各方學府雖然會針對南風學府,但畢竟彼此也會有著諸多的競爭,所以如果冇有一個強力人物在之間撮合,聯手之勢基本很難形成。

所以這一次師箜能夠站出來,倒是他們所樂意見到的。

...

李洛一行人在林風,徐山嶽的帶領下,入住了白靈園中的宿舍房間,李洛剛好與趙闊分在一起。

兩人整理著宿舍時,突然房門被敲響,李洛一開門,便是有一張很浪的臉露了出來,同時露出懷中的一角書頁。

“兄弟,買料不?”

這話一入耳,頓時讓得李洛想起了以前那些在南風學府門口偷偷摸摸售賣著各種不健康書籍的猥瑣小販。

“虞浪,什麼時候轉行了啊?”李洛笑問道。

眼前這人,正是之前跟李洛交手然後以誇張的吐血量落敗的虞浪。

虞浪不滿的道:“我這是第一手資料,有各大學府頂尖學員的情報,而且以此推測出來的大考前十。”

“哦?”李洛眉頭一挑,這傢夥還真是挺有頭腦啊,竟然知道兜售這種資料,而且看樣子似乎為此還準備了許久。

“你這賺錢手腕,還不錯啊。”

李洛讚了一聲,然後買了一份資料支援一下。

“那必須的,這些資料都是我嘔心瀝血做出來的,保管物有所值。”虞浪信誓旦旦的道。

李洛隨手翻開一頁,然後嘴角笑意便是一僵,因為他直接就見到了他的名字。

李洛,南風學府,洛嵐府少府主,曾經的廢物,崛起的天才,疑似五品水相,特點:長得很帥,可惜長得帥對於奪取名額冇有任何的加成,最終估算奪得大考前十的概率極低。

李洛怒笑,抬頭剛要怒罵,那虞浪便是如一陣風般的掃了出去,同時遠遠有聲音傳來。

“我這都是為了保護你的資訊啊!”

李洛咬了咬牙,我信你個鬼,你個浪貨,下次彆讓我撞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