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咻!

一道道身影掠出山林,然後落在了山坡上的呂清兒,殷月身旁。

“清兒同學,你們冇事吧?”白萌萌率先看向呂清兒,問道。

呂清兒望著來人,原本緊張的心情頓時鬆緩了下來,因為除了白萌萌他們外,還有著伊粒沙小隊,王鶴鳩小隊都同時趕來了,顯然這是他們之前在來時的路上遇見的。

現在聖玄星學府一星院這邊除了白豆豆小隊,就算是齊聚了。

戰鬥力一下子就提升起來了。

“冇事,我們遭遇了聖山學府的隊伍,那個人應該就是孫大聖。”呂清兒簡潔明瞭的說道。。

伊粒沙,王鶴鳩聞言,麵色也是忍不住的有些變化:“聖山學府的孫大聖?那個三大奪冠熱門?”

他們的目光投向那已經是一片狼藉的山林中,隻見得那魁梧身影手持金棍,麵龐散發著桀驁凶悍的氣息,此人光是看著,就給人一種極其危險,不好招惹的感覺。

“原來是那個孫大聖,怪不得能夠把秦逐鹿逼成這樣。”伊粒沙凝重的說道。

秦逐鹿的實力,在聖玄星學府一星院中僅次於李洛,而且這傢夥戰鬥風格極其的彪悍,一旦動手就是悍不畏死,所以他的戰鬥力毋庸置疑,然而眼下他卻是被這個孫大聖如此壓製,可見這三大奪冠熱門真不是浪得虛名。

ps://m.vp.

“李洛一個人去,能擋得住孫大聖?這個時候了,還耍什麼帥。”都澤北軒皺眉,有些不滿的說道。

雖說他們也知曉李洛實力極強,但那個孫大聖畢竟名聲太強了,如果李洛上去也被孫大聖給解決了,那他們這邊纔是士氣大跌。

“隊長可是很務實的人,他這麼做必然有他的打算,而且你冇看見聖山學府的隊伍也在那邊嗎?我們必須盯著他們。”辛符說道。

聽到此話,其他人目光也是轉向了不遠處的山坡上,那裡也有著幾支聖山學府的隊伍,後者等人的目光,也是在鎖定他們。

雙方一下子就是對峙了起來。

不過雙方也都冇有擅自出手,而是在等待著山林那兩道人影的招呼。

山林間。

孫大聖桀驁的目光掃過李洛的臉龐,然後衝著後麵的秦逐鹿問道:“難道他就是你說的聖玄星學府中,比你更強的那個人?”

秦逐鹿揉了揉痠痛的手臂,點了點頭。

孫大聖顯然是有點訝異:“還真是看不出來,長成這樣,竟然還挺能打?”

李洛笑了笑,道:“其實長得又醜又能打的,纔是少數。”

孫大聖眼睛一瞪:“你說我醜?”

李洛擺了擺手,道:“算不上算不上,隻能說是長得比較有特色。”

孫大聖肩膀扛著金棍,睥睨的打量著李洛:“我也懶得和你耍嘴皮子,你想把人帶走?那可得問問我手裡的棍子同不同意。”

李洛笑道:“我不僅想要把人帶走,我覺得你把我的同伴打成這樣,還得給他道個歉才行。”

孫大聖眼睛瞪圓了起來,他眼神古怪的盯著李洛,譏笑道:“長這麼好看,原來是個傻子。”

“老子長這麼大,還冇跟人道過歉呢。”

“你想讓老子道歉?行啊,接得下老子兩棍,老子就道歉。”他咧嘴笑道。

李洛聞言,手掌一握,一柄古樸的直刀出現在手中,刀身呈現金玉之色,正是金玉玄象刀。

“行啊,那就來兩棍試試。”他微笑道。

然後李洛轉頭對著秦逐鹿道:“你先去其他人那邊,恢複一下。”

秦逐鹿點點頭,他也聽見了李洛提出的那種條件,顯然這是李洛故意的,因為以孫大聖狂傲的性格,怎麼可能同意道歉。

李洛這是想要跟孫大聖真正的動手。

是因為想要試探一下三大熱門奪冠學員的真實實力嗎?

“小心點,這猴子不好對付。”他提醒了一聲,便是抓起重槍縱躍而出。

隨著秦逐鹿的離去,那孫大聖的麵色頓時開始變得冷肅起來,他手掌緊握金棍,灰白相力如狼煙般自體內猛然爆發,狼煙中,似是有一道巨猿光影若隱若現,散發著滔天凶氣。

這孫大聖雖然對李洛的皮囊很不感冒,可這一旦進入戰鬥狀態,卻是冇有打算有半點的留手。

“化相段第三變上八品石猿相。”

感受著孫大聖那狂暴的相力,李洛的眼神也是浮現出一縷凝重,果然不能小覷了其他學府的天才,這孫大聖帶來的壓迫感,的確比門票賽上麵遇見的陸蒼還要更強橫。

也好,這正是他的目的所在。

他需要試試這所謂三大奪冠熱門真正的實力。

畢竟薑青娥已經給他下達了任務,而且最大的攔路虎應該就是那個景太虛,這傢夥之前的所作所為也惹怒了他,所以最終如果遇見,必然是一場傾儘全力的大戰。

在此之前,如果能夠和這個孫大聖略作交手,倒是能夠藉此猜測一下景太虛的底。

李洛手掌緊握金玉玄象刀,化相段第三變的等級,的確比他略高一級,但這並不代表對方的相力雄厚程度能夠勝過他,畢竟不管如何,他都擁有著雙相,而且還是一主一輔的雙相,他相宮內的相性衍變所帶來的相力增幅疊加起來,足以彌補這一級所帶來的相力差距。

他麵容平靜,體內兩座相宮在此時震動起來,兩股雄渾的相力緩緩的流淌而出。

在那山坡上,聖山學府的人望著那再度湧動起來狂暴的相力,皆是忍不住的搖搖頭。

“那人難道是聖玄星學府的總隊長嗎?倒是有些脾氣,竟然還敢跟老大硬剛。”一名聖山學府的學員戲謔的笑道。

“畢竟他們的人剛被老大教訓了,他總得出手挽回點顏麵,不然也太損士氣了。”另外的學員分析道。

“還是毒打捱少了啊,他難道不知道如果連他也被揍一頓,那顏麵豈不是更難看。”

“正常,畢竟以前在各自學府都是風雲人物,怎麼會輕易的嚥下這口氣。”

“”

那被稱為魯隊長的學員倒是冇參與眾人的討論,他的目光隻是盯著王鶴鳩那邊,道:“都做好準備,如果待會老大解決了那個人後,聖玄星學府的隊伍有異動的話,那就直接動手。”

其他人聞言,皆是點頭應下,暗自戒備。

在他們說話間,山林中,灰白相力陡然狂暴而動,隻見得那孫大聖一聲長嘯,身影已是暴射而出,手中金棍揮舞,捲起風雲。

“猿王三棍,搬山棍!”

孫大聖出手,毫無試探之意。

一出手,便是全力施為,而秦逐鹿先前,就是敗於這一棍之下!

金棍呼嘯,音爆刺耳,一棍之下,彷彿馱著山嶽。

不遠處的伊粒沙,王鶴鳩等人皆是麵色有些變化,這孫大聖一出手,就顯露出了極其霸道的實力,難怪連秦逐鹿也不是他的對手,這種狂暴的攻擊,李洛,真的接得住嗎?

(今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