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轟!

馱山金棍裹挾著驚人聲勢破空而至,然而李洛仰首望著那彷彿覆蓋視野的驚天一棍,卻是神色古井無波,隻是手掌扶著刀柄,

五指緩緩的緊握。

體內的兩股相力流淌,而後於體內交彙,融合。

雙相之力!

隻不過此次融合出來的雙相之力,卻僅僅隻是“小融境”,並非是“合一境”,因為眼前孫大聖這一棍雖強,

但卻並未強到需要他動用合一境雙相之力的地步。

而在成功掌握了“合一境”的雙相之力後,

李洛已是能夠自如的在兩種境界中切換。

雙相之力流淌而出,直接是將金玉玄象刀所覆蓋,而後李洛一步踏出,手中直刀直接猛然斬下。

“千流水刀術!”

嗡!

那一瞬,彷彿是有著刀鳴聲響徹而起,隻見得一道十數丈左右的刀光伴隨著李洛刀刃斬下,驟然暴射而出。

那刀芒波光粼粼,猶如是萬千水流在其中激流湧蕩,釋放著極其驚人的洞穿力。

刀芒破空,發出了刺耳的尖嘯之聲。

僅僅隻是瞬息間,那一道刀光已是以極其驚人之速,與那呼嘯而下的驚天金棍悍然相撞。

鐺!

金鐵之聲陡然響徹而起。

下一瞬,狂暴的相力衝擊波於半空中肆虐開來,本就狼藉的四周遭受到了更為嚴重的摧殘,

大地上一道道溝壑被撕裂開來,四周的大樹更是無一倖免。

然而讓得所有人都眼皮子一跳的是,當衝擊波散去時,

棍影與刀光竟然是儘數的消失。

李洛的身影立於原地,手持古樸直刀,身影紋絲未動。。

有山風呼嘯,捲動他的衣衫。

那觀戰的雙方隊員,麵色都是微微有些變化,孫大聖如此驚人的一擊,竟然未能取得效果?!

“怎麼可能!”

“他怎麼這麼輕鬆的接下了老大這一棍?”

聖山學府那邊的人對此更加的難以置信,他們直接是失聲驚呼,即便是那魯隊長,臉皮都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繼而漸漸的變得凝重起來。

這個聖玄星學府的小子,不簡單呐。

山林間,孫大聖同樣是有些錯愕,他目光盯著李洛,旋即眼中的錯愕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熾熱的戰意。

“冇想到此次聖盃戰,除了那鹿鳴外,竟然還有其他人身懷雙相,真是讓我意外。”他緩緩的說道。

在先前的交手中,他終於是清晰的感覺到了李洛相力的奇特之處,那其中不僅僅蘊含著一種相性的變化!

顯然,眼前之人,身懷雙相!

李洛笑了笑,道:“還有一棍呢?”

“哈哈哈,有意思!”

孫大聖大笑起來,眼中掩飾不住的歡喜雀躍之色,誰能想到這原本不太在意的對手,轉眼一變,竟是達到了足以讓他重視的程度,這對於嗜戰如命的他而言,無疑是有著偶然間發現寶藏的意外之喜。

“看來我還真是小看了東域神州其他一星院的天才!”

孫大聖麵色因為激動而顯得有些漲紅,他緊握住金棍的粗壯手臂上有青筋跳動,身體上升騰起來的灰白色相力開始變得愈發的狂暴,在其身後,似是有著一頭灰白巨猿光影變得愈發的清晰起來。

“你叫什麼名字?”孫大聖問道。

如此對手,值得他知道其名。

“聖玄星學府,李洛。”李洛笑道。

“好,李洛。”

孫大聖點點頭,道:“你值得我重視,不過你雖然身懷雙相,但比起鹿鳴,還是差了不少,如果你的雙相之力隻是這個程度,我這第二棍,你未必就接的下。”

李洛心頭微動,聽他言語間的意思,竟然還和那個鹿鳴交過手麼?

不過不待他多想,他已是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開始自孫大聖體內散發出來,此時的後者緊握手中金棍,而後金棍緩緩舉起,他的雙目中,似是有煞氣在漸漸的凝結。

“猿王三棍,翻海棍!”

轟!

灰白相力轟然爆發,彷彿是化為灰白海浪,而其手中的金棍直接是脫手而出,猶如一條金色的怒蛟破浪而出,裹挾著滔天煞氣,直接對著李洛所在的位置轟然而去。

這一棍所過之處,地麵直接是被撕裂開來。

似金虹貫日。

穀棎

金虹於李洛眼瞳中急速的放大,他雙掌緊握刀柄,麵容平靜,不過體內的相力卻是如同兩條怒蟒般咆哮而動,再度交彙,相融。

一股比起之前更為龐大,強悍的雙相之力,湧現而出。

李洛感應著那股奔騰的全新力量,唇角也是泛起了一抹笑意,這股力量,真的是讓人感覺到了十足的安全感呢。

他緊握刀柄,一步踏出,而後斜斬而下。

刀光未現,麵前的大地已是被一道淩厲無匹的刀氣切割出了一道深不見底的痕跡。

鐺!

直刀斬下,與那貫穿長空而來的金虹棍影硬撼在一起,刺耳的金鐵聲在整個山林間迴盪,捲起狂風呼嘯。

李洛所在的那片地麵,開始寸寸龜裂,而後塌陷下了足足半米,形成了一個凹陷的大坑。

煙塵瀰漫。

山林間,一道道目光緊張的盯著那裡的煙塵,孫大聖這第二棍,顯然是更加的霸道與蠻橫,如此力量,簡直讓人心驚。

那李洛,還能接得下嗎?

在眾人心思轉動時,那裡的煙塵也是在漸漸的散去,再然後,他們就見到一道人影自其中緩緩的走了出來。

那是李洛。

李洛手提著直刀,身上並冇有任何的傷痕,他迎著孫大聖微微變色的眼神,抬起手中的直刀,露出一抹笑容:“你說的那個鹿鳴的雙相之力,是這樣的嗎?”

隻見得在他手中的金玉玄象刀上,相力流淌,波光粼粼,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刀身上所出現的一道奇特光環。

光環環繞刀身,彷彿是水光所化,而其中有沾染著翠綠之色,散發著旺盛的生機。

孫大聖盯著李洛手中直刀上麵的光環,麵色一點點的變得凝重起來,聲音都低沉了許多:“合一境的雙相之力。”

他果然是知曉雙相之力的三重境界。

“真是冇想到,這一次的院級賽上,竟然還藏著你這般人物。”孫大聖舔了舔嘴唇,看著李洛的目光中充斥著極其昂揚與渴望的戰意,這樣的對手,才值得他真正的全力以赴。

李洛笑道:“你也很強,三大奪冠熱門,名不虛傳。”

他的心中此時其實也充滿著凝重,先前短暫的交鋒,他雖然擋住了孫大聖的兩棍,但不可否認的是,對方這驚天兩棍同樣是給他帶來了不小的壓力,甚至這第二棍,連他合一境的雙相之力都逼了出來。

由此可見這孫大聖真正的實力,而且,從情報來看,這孫大聖還有著最強的底牌冇有施展。

那所謂的封侯術。

一旦這般強悍驚人的底牌施展出來,那最終結果會是如何?

而孫大聖就已是如此強橫,那奪冠呼聲更高的景太虛,恐怕還會更強。

嘖,青娥姐交代下來的任務,看來難度不小呢。

在李洛心中在借孫大聖的實力猜測景太虛的深淺時,那孫大聖渾身翻湧的灰白相力卻是在此時漸漸的收斂了起來,他手掌一握,金棍倒射而出,他扛在肩膀上,擺了擺手:“不打了。”

李洛聞言,有些疑惑的看去,這孫大聖顯然是個戰鬥狂魔,眼下遇見強力對手,怎麼反而還打算罷手了?

“雖然我很想在這裡跟你真正的分個勝負,但條件不太允許。”

孫大聖也是有點無奈,道:“你實力不錯,就算我要贏你,恐怕也會付出一些代價,而眼下我們又冇有利益之爭,所以在這裡平白的打一場這種程度的戰鬥,有點對隊友不太負責。”

李洛笑了笑,這孫大聖倒也還存有幾分理智,竟然會選擇主動罷手,也好,這同樣符合他的想法,畢竟試探的目的也已經達到。

孫大聖說完,縱身一躍,便是來到了聖山學府隊伍這邊,他衝著眾人擺了擺手,然後目光看向不遠處的秦逐鹿,道:“這位聖玄星學府的朋友,你叫什麼?”

“秦逐鹿。”秦逐鹿淡淡的回道。

“哈哈,秦逐鹿,你實力很不錯,如果我不是占了一級相力等級的優勢,我想要打敗你恐怕並不容易,你們聖玄星學府隱藏得很深,看來後麵在那龍骨島上,有好戲看了。”孫大聖大笑道。

孫大聖身旁的那些隊友有些驚詫,他們冇想到素來桀驁的前者竟然這麼好說話。

倒是那個魯隊長目光看了一眼李洛的方向,這是因為李洛真的接下了孫大聖兩棍,而老大拉不下顏麵真的道歉,眼下對秦逐鹿的認可,算是他的一個低頭方式了。

而秦逐鹿那邊則是目光絲毫不讓的盯著孫大聖:“以後有機會,我會親自打敗你。”

“好,我等著!”

孫大聖滿不在乎的一笑,然後他的目光投向李洛那邊:“希望在龍骨島上能遇見你,那時候,我想試試你能不能接得住我的第三棍。”

而後不待李洛回答,他便是一揮手,直接轉頭縱身離去。

聖山學府的學員紛紛跟上。

王鶴鳩,都澤北軒等人望著聖山學府等人遠去的身影,皆是暗自鬆了一口氣,同時心頭也不免更為的複雜了一些。

因為誰都看得出來,孫大聖的罷手,是因為忌憚李洛顯露出來的實力。

顯然,李洛的實力,比起門票賽時,變得更加的精進了。

現在的他,已經到了能夠讓孫大聖這種三大奪冠熱門都鄭重以待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