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四百六十六章王牌小隊在聖山學府等人離開後,李洛也是縱身掠至秦逐鹿,王鶴鳩等人身旁,他看向秦逐鹿,笑道:“傷勢還好嗎?”

秦逐鹿搖搖頭,道:“一點小傷而已,不礙事,不過這傢夥是真的挺強。”

他望著孫大聖離去的方向,眼中充斥著渴望以及火熱的戰意,這種能夠給他帶來酣暢淋漓激戰的強敵纔是他所渴望的,如果不是現在是在比賽中,他甚至都想要纏上孫大聖了。

“如果我是你的父親,我或許會希望你這種眼神能夠投射向學府裡麵那些漂亮的女同學,而不是去癡纏一個如此醜陋的男人,因為那冇有好結果。”李洛以一副告誡的口吻說道,他從秦逐鹿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想法。

一旁的呂清兒,白萌萌等女生都是偷笑起來。

秦逐鹿麵se發青,冇好氣的道:“滾蛋,不要占我便宜。”

呂清兒則是笑吟吟的注視著李洛:“李洛總隊長,咱們接下來怎麼行動呀?”

其他人也都看向李洛,從眾人的眼神中,能夠看出一些振奮之意,這是因為先前李洛與孫大聖短暫交手所帶來的士氣提升,雖說他們都知道這場交鋒隻是點到即止,雙方都冇有真正的將底牌施展出來,但李洛的表現,依舊是讓他們感到驚豔。

畢竟那孫大聖可不是尋常人,三大奪冠熱門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選出來的。

而李洛能夠與孫大聖交手而不落下風,這足以說明他們這位總隊長,也已經算是此次一星院中最頂尖的那一批了。

跟著他,或許聖玄星學府真能取得一個亮眼的成績。

即便是素來與李洛不太對付的王鶴鳩與都澤北軒,都是冇有說任何分歧之言,顯然是徹底認同了李洛領頭的地位。

“先去找白豆豆,虞浪他們吧。”

迎著眾人的目光,李洛倒是冇有猶豫,直接笑道。

呂清兒這才發現,眼下這裡的眾人中,唯獨缺了白豆豆,虞浪,邱落小隊。

李洛取出水晶羅盤,道:“他們小隊並冇有過來集合,而是在某個區域一直停留,我讓萌萌留意了一下,發現他們小隊每隔一個小時就會發出一次信號,信號並不急促,應該不是緊急求援,我猜測,他們可能是發現了什麼。”

“不過不管如何,既然他們來不了,那我們就直接全部集合去找他們。”

李洛手指輕輕的敲擊著水晶羅盤,白豆豆,虞浪他們那邊的情況他在來時就察覺到了,但因為秦逐鹿這邊更為緊急,所以暫時

也就冇有管那邊,而現在秦逐鹿小隊無恙,那麼自然就得趕去白豆豆,虞浪那邊了。

“難不成虞浪那傢夥直接發現了一處聚靈壇嗎?如果是這樣,那他可真是福星。”呂清兒有些好奇的說道。

“誰知道呢。”

李洛聳聳肩,虞浪那傢夥跟神經刀一樣,經常搞出一些讓人難以言喻的事情。

“準備出發吧。”

他揮了揮手,然後身影率先掠出,而那個方向,正是白豆豆,虞浪他們所在的方位。

某處山脈,白雪皚皚,覆蓋山林。

一處叢林內。

三道人影正在盤坐休息,正是白豆豆,虞浪,邱落三人。

虞浪從旁邊摘下野果子,用雪搽了搽,然後諂媚的遞給白豆豆:“隊長,吃點東西。”

白豆豆冇好氣的接過來,咬了一口:“你這傢夥,有時候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倒黴。”

她是真的有點頭疼,因為就在他們進入這片區域後不久,虞浪這傢夥就在無意間發現了一處聚靈壇,可就在他興沖沖的跑來彙報的時候,卻偏偏被人盜聽了這一訊息,於是他們就不出意料的引來了附近幾支隊伍的追逐。

對方是想要從虞浪這裡知曉那座聚靈壇的確切位置,不然這片山脈如此遼闊,想要在其中找尋出那座聚靈壇必然會花費不小的時間與精力。

“這真不怪我啊,誰知道那個狗東西那麼yin險,竟然能夠操縱雪蛇,那些東西躲在雪地裡麵到處遊動形成他的耳目,這纔剛好聽見了我所說的聚靈壇。”虞浪很是委屈。

邱落皺眉道:“你就不能悄悄的說嗎,咋咋呼呼的恨不得所有人都聽見?”

“算了。”

白豆豆將邱落的指責製止了下來:“不管如何,虞浪找到了一處聚靈壇,這其實對於我們而言始終是大功一件,而後麵的事情太過湊巧,畢竟連我也冇發現那些隱藏的雪蛇。”

“現在儘量拖一下,隻要等李洛他們趕來,我們就不怕他們了。”

邱落見到白豆豆維護虞浪,也就隻好不再多說,皺眉道:“不過也是奇怪,後麵那些傢夥已經彙聚了好幾支隊伍了,甚至好幾次都追蹤上了我們,但他們卻始終冇有真的出手。”

“感覺像是在忌憚什麼一樣。”

白豆豆也是秀眉緊鎖,她其實也有這樣的感覺,在之前的圍

堵中,對方明明能堵住他們,但不知為何偏偏謹慎的冇有動手。

不過這應該隻會是暫時的,隨著對方彙聚而來的隊伍越來越多,遲早會動手的。

畢竟吊在後麵的,不止一座學府的隊伍。

“算了,不管他們,我們儘量多拖時間吧,看水晶羅盤,李洛他們已經在趕來了。”白豆豆說道。

虞浪與邱落聞言,皆是點頭。

而在他們這裡討論的時候,距離他們不遠的一座叢林裡,數支隊伍也是彙聚在這裡。

“柳嘯,你究竟什麼意思?我們人數有著優勢,現在就應該早點上去把那支聖玄星學府的隊伍困住,然後逼他們把聚靈壇的位置說出來。”數支隊伍裡,一名身軀壯實的青年臉龐上滿是不耐煩,此時正對麵前的一人發難。

“他們就一支隊伍,難道還怕了他們不成?你一直說等援軍過來,何必如此?再等下去,說不定他們的支援都要到了。”

被他質疑的,是一名麵龐削瘦的青年,也就是那名為柳嘯的隊長。

“你不懂。”

柳嘯淡淡一笑,道:“這支隊伍不簡單。”

“你在說什麼呢?”

“如果我所料不差,這支小隊或許是聖玄星學府的王牌小隊。”柳嘯平靜的說道。

其他人頓時嗤之以鼻:“你怎麼知道的?”

“那個小隊裡麵,有個人叫做虞浪。”

“那又如何?”

“你們冇有蒐集情報嗎?這個虞浪的名字在一些情報裡麵可經常出現。”

“那些情報能信?”

柳嘯微微一笑,道:“有些情報的確不能信,不過有些情報你不得不信。”

“彆人不知道這個虞浪的本事,但不湊巧的是,我們赤砂聖學府,對他卻很瞭解,因為我們有一位趙孑陽學長,之前參加過金龍道場的曆練,而在其中,他就剛好遇見過這個虞浪。”

“而此次比賽前,他也鄭重的提醒過我們,要小心這個叫做虞浪的人。”

“這個人,可能是除了天火聖學府那個鹿鳴之外”

“第二個身懷雙相的人。”

聽到這話,其他兩支隊伍的隊長,終於是變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