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在決定了接下來的行動方針後,李洛等人也並冇有繼續拖下去,而是選擇直接啟用這座聚靈壇。

啟用的人選是白萌萌,因為啟用者需要維持不動,源源不斷的將自身的相力注入到聚靈壇內,以此來攪動其中蘊含的天地能量,從而取到一種催化劑的作用。

而眾人中,白萌萌的實力的確算是最弱的,畢竟她本就不是戰鬥型的人員,更多還是偏向輔助,所以由她來負責啟用聚靈壇算是最好不過,因為其他的人員,都需要在外麵戰鬥,阻攔其他學府的人。

在眾人的注視下,白萌萌嬌軀如蝴蝶般輕盈的躍至水潭中心,裙襬如花團般的落將下來,漂浮在水麵上,她本人也是於水麵盤坐。

“開始吧。”李洛衝著她點點頭。

白萌萌雪白嬌俏的下巴輕點,而後便是有如星光般的相力自她的體內散發出來,湧入到了這座聚靈壇內。

隨著她的相力湧入,這座聚靈壇立即就有了極為激烈的反應,隻見得五光十色般的天地能量綻放出光彩,古井無波的水麵也是開始泛起道道漣漪,有一道道能量霧氣不斷的從水潭深處鑽出來,然後被那二十三株異花所吸收。

在那花瓣上麵,點點濕氣愈發的明顯。

這是天靈露凝聚的征兆。

不過眾人倒是冇有注意這個,而是目光都是投向了這座山穀的上方,因為伴隨著聚靈壇的被啟用,那些絢麗的光彩也是投射而出,然後穿透了山穀上方的能量薄膜,映照在了天空上。

這下子,方圓百裡都能夠清晰看見這裡的動靜。

“真是動靜不小啊。”李洛感歎一聲。

“這狗屁機製真是恨不得各個學府把狗腦子都給打出來啊。”虞浪罵罵咧咧的道。

“聖盃戰本來就是為了決出最強的學員與學府,當然不可能讓我們輕鬆了。”白豆豆倒是並冇感到有什麼過分的地方。

李洛笑著點點頭,道:“各位,聚靈壇已經啟用,接下來就會到最麻煩的時候了,這種動靜,想必會吸引不少學府的隊伍彙聚過來,我們必然會陷入到以少打多的局麵。”

“除非我們願意找一個合作者,共享天靈露,但我之前也說過,現在並非是共享的時候,因為這是我們院級賽的第一場大戰,這個時候一旦示弱,往後的路將會更難走,彆人也不會畏懼我們。”

“所以,此次的艱難戰鬥,是為了以後搶占聚靈壇時,彆的學府會對我們更多一些忌憚。”

“我想,真正想要走到最後的學府,應該都是這樣的想法。”

眾人皆是點頭,如今院級賽上群雄薈聚,想要證明你是一頭雄獅,而不是平庸的群狼,那當然隻能展現絕對的實力,從狼群中生生的殺出來。

李洛,顯然是想要成為彆人敬畏的雄獅,這樣之後的路纔會更順利。

“我們的任務,是使用任何手段,將那些覬覦這座聚靈壇的敵人拖住,隻要能夠拖到明天淩晨,天靈露就會誕生,到時候萌萌立即將它們收起,而天靈露一旦被裝入靈葫,那麼就不會被掠奪,這個時候其他學府的隊伍自然會退走。”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院級賽上,天靈露一旦被人取走收入靈葫,那麼就無法被搶奪,也就是說,天靈露先取先得,隻要入了你的袋,那麼就算是把你淘汰了,也無法搶得一滴天靈露。

不過想想也正常,畢竟聖盃戰存在的意義是為了磨練學員,同時激勵各大學府培養出更優秀的學員,這裡不是外界曆練,需要為了奪得寶貝而不惜手段。

學府間,終歸還是保留了一分溫和的。

至於彼此間的磨練,聚靈壇的機製已經算是做到了。

畢竟如果一座學府能夠在這種情況下守住一整夜而冇有被人突破,那麼他們自然是有資格享受這座聚靈壇所帶來的收益。

“萌萌,取得天靈露後,就發信號。”李洛對著水潭中央的少女說道。

“好的,另外也辛苦大家了,我就在這裡小小的偷懶一會啦。”白萌萌清純的小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

虞浪見狀,頓時眼睛放光,好觸動人心的笑容啊。

一旁的白豆豆則是在此時眼神淩厲的看來,道:“再敢對著我妹妹露出這種癡漢笑容,我殺了你。”

虞浪臉龐上的笑意頓時僵硬下來。

“好了,各位,我們出去吧,接下來也要準備佈防了。”

李洛拍了拍手,然後便是轉身,對著山穀之外而去。

其他人迅速的跟上。

而當山穀中的霞光沖天而起時,在這片山林的某處,一些彙聚而來的隊伍都是抬起了頭。

“霞光外溢,果然是一座聚靈壇,看這璀璨程度,說不得是一座中型聚靈壇。”人群中,一名身穿黃色衣衫的青年抬起頭,目光火熱的望著山林深處那沖天而起的漫天霞光。

在他身旁,其他人也是眼中充滿著貪婪與渴望。

“柳嘯,看來你們的情報的確冇錯。”

黃衣青年視

線轉向一名麵色蒼白的人影,正是柳嘯。

在此前的混亂戰鬥中,柳嘯倒是機敏的逃掉了,不過看樣子也受了不輕的傷。

而眼前的黃衣青年,則是他們赤砂聖學府此次一星院中的總隊長,其名為趙星影,化相段第二變的實力,也算是處於整個一星院的頂尖那一批了。

“雖然一座中型聚靈壇收益很高,但如今那裡已經被聖玄星學府占據了,情報我剛纔也已經說了,他們可能擁有著兩位“雙相者”。”柳嘯聲音有些沙啞的道。

趙星影雙目微眯了一下,道:“一座學府四個院級中能夠出現兩個雙相者就已經是相當罕見了,如今這聖玄星學府光是一星院就出了兩個?說實在的,我對此抱有一些懷疑。”

“我也有些懷疑。”

柳嘯點點頭,道:“那個虞浪我不太清楚底細,可那個叫做李洛的人,的的確確是雙相,實力很強。”

趙星影目露思索之色,最起碼有一個雙相者麼一個其實已經挺難對付了,如果那個李洛的雙相境界修煉到了天火聖學府那個鹿鳴的層次,那的確是很棘手的強敵。

憑他一人,未必有把握。

況且,還有一個不知真假的第二個雙相者。

“總隊長,這座聚靈壇,我們要搶嗎?”柳嘯有些忐忑的問道。

趙星影淡笑道:“既然遇都遇見了,怎麼可能就此輕易放棄。”

“不管他聖玄星學府的雙相者情報是真是假,但我們同樣有優勢,那就是我們可以找援軍。”

說著話時,他抬頭望向另外的方向,隻見得那裡的山林間,有一道道人影縱躍疾掠,最後迅速的落向了他們這邊的方向。

“這邊的朋友,可是赤砂聖學府?在下聖瓏禦學府,總隊長鄭複興。”那些人影中,一人挺身而出,是一名身軀魁梧如鐵塔的青年。

“在下天通聖學府,總隊長丁熾。”還有一名頭髮火紅的青年,也是笑著走出,衝著趙星影這邊拱手。

先前李洛他們擊潰的隊伍中,就有著這兩座學府的人,所以他們趕來最快。

趙星影望著來人,麵龐上也是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他拱了拱手。

“在下赤砂聖學府總隊長趙星影,兩邊的朋友,可願意來談一談這座中型聚靈壇的歸屬問題?”

那兩名總隊長聞言,頓時笑了起來。

“樂意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