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一道十數丈長的刀光劃破天際,波光粼粼彷彿是水浪流過,然而那所爆發出來的驚人氣勢,卻是讓得正麵的趙星影,鄭複興,丁熾三人麵色驟然大變。

這一刻,三人感覺到一股刺骨寒意。

李洛這一刀,強到令人心生恐懼。

這就是雙相者真正的力量嗎?

明明雙方都是化相段第二變的實力,而且他們同樣也擁有著高品相,說起來也能夠算做是各自學府中的驕子,然而這一刻,他們的驕傲在這凜然一刀下儘數的破碎。

“聯手!”

“擋下這一刀,他就黔驢技窮了!”

“這麼多學府的隊伍在看著,我們代表的是各自的學府,所以不要給我們的學府丟臉!”

不過趙星影終歸還是心性更為堅韌一些,即便是麵對著如此淩厲的刀光,他還是率先回神,旋即一聲厲喝,同時主動踏出一步,雙手合攏,金色相力從其體內儘數的爆發。

“金藤蟒!”

金色相力化為了無數道金色的蔓藤,蔓藤閃爍著金屬光澤,然後在此時迅速的凝結,短短數息,便是化為了一條巨大的金色藤蟒,藤蟒似是發出嘶嘯聲,直接迎上了那呼嘯而來的淩厲刀光。

受到趙星影的鼓舞,鄭複興,丁熾也是一咬牙,收斂心中懼意,傾儘全力。

“牛魔劈山!”

鄭複興手持巨斧,仰天咆哮,強悍的相力升騰而起,在其身後形成了一道數丈左右的牛魔光影,牛魔雙目赤紅,散發著滾滾凶煞之氣,牛魔奔騰而過,直接是化為黑光撞進了鄭複興手中巨斧。

霎那間,巨斧爆發出濃鬱的黑光,一斧直接劈下。

丁熾雙手環於嘴邊,臉頰高高的鼓起,顯露出赤紅之色,隻見得赤紅相力如火焰般的呼嘯而出,火紅相力之中,竟是有一柄火劍熊熊燃燒。

他口吐火劍,火劍發出嗡鳴,裹挾著滾滾高溫,貫穿天空。

三人皆是傾儘了力量,爆發出自身最強的攻擊。

四道淩厲的攻勢於林海之上掠過,絞碎了無數大樹冠林。

山林四周,也有著不少凝重的目光投射而來。

這是雙方總隊長的決勝交鋒。

轟!

四道淩冽攻勢直接於林海之上碰撞,那一瞬,狂暴的相力衝擊波如浪潮般一**的爆發,即便是山中呼嘯的山風,都是在這一刻被相力衝擊所阻攔,然後倒轉方向滾滾而去,吹得山林

間的樹木劇烈的搖擺。

而在衝擊波的源頭處,更是直接出現了一個數十丈的空洞區域,那裡的大樹被連根拔起。

李洛手持直刀的身影同樣是被震得退後出了十數步,他的身體表麵有水光浮現,彷彿是形成了一層紗衣,將那些衝擊而來的力量儘數的吸收,化解。

那是重水紗衣。

他穩住身影,目光望著前方的空洞區域,隨著那裡相力衝擊波的消散,趙星影三人的身影也是漸漸的顯露出來。

此時的三人,頗為的狼狽,趙星影的身軀外出現了一具暗灰色的戰甲,戰甲顯然是一件防禦力驚人的寶具,而如今戰甲上,有一道深深的切痕。

鄭複興手持巨斧的雙掌,不斷的滴落鮮血,虎口崩裂。

丁熾則是捂著嘴巴,鮮血噴灑。

三人身體上湧動的相力,都是變得有些紊亂起來,顯然是在先前的交鋒中受創了。

雙方對拚的結果,已經不言而喻。

群山間,那些其他學府試圖當漁翁的隊伍,也是眼中有著濃濃的忌憚湧現出來,李洛顯露出來的戰鬥力,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強悍。

以一人之力,抗衡三名總隊長,反而是占據著絕對的上風!

這是何等強悍的實力?!

這怕是能夠與景太虛,鹿鳴,孫大聖那三人相比了吧?

誰都冇想到,這聖玄星學府,竟然還藏著如此一張王牌!

“三位,再打下去,可能就要有人淘汰了。”李洛望著趙星影三人,微微笑道。

趙星影三人沉默,看得出來,他們的氣勢一下子變得低落了許多,他們原本以為憑藉著三人聯手,總歸是能夠將李洛拖住,可現在來看,還是低估了李洛,高估了他們自己。

“這就是雙相之力”

趙星影眼中還有些不甘,明明都是化相段第二變,但為何差距這麼大。

鄭複興,丁熾也是神色複雜,他們都明白,經此一役,李洛的名聲將會在這院級賽中大漲,看來還真是如他先前所說,今天之後,那三大奪冠熱門,可能就要變成四大了。

“我還能再打!”趙星影咬著牙道。

鄭複興卻是歎了一口氣,道:“其他的兩路,局勢也不太妙。”

趙星影一驚,看向那左右兩路,藉助著地勢的優勢,他們這裡剛好能夠看見那邊的戰況。

左路那邊的劣勢最大

聖玄星學府那邊的兩支隊伍顯露出了相當驚人的實力,特彆是那身軀魁梧的青年,那所爆發的實力,絲毫不比他們三人弱,這就導致根本無人能夠與其抗衡,隻能被他逐漸的擊破。

右路那邊原本是他們投入了最多的隊伍,可現在看去,隊伍莫名其妙減員了大半,雖說現在還憑藉著人數的優勢與對方打得有來有往,但顯然也不可能突破對方的防守,進入到聚靈壇中。

趙星影怔怔的看著,終於是頹喪了下來。

三路被阻,他們試圖染指這座聚靈壇的計劃算是徹底破滅了。

繼續打下去,難免造成損傷,到時候肉冇吃到,損兵折將,還如何去爭奪其他的聚靈壇?

三人對視一眼,然後各自取出哨子,發出了信號聲音。

隨著這信號聲音在山林間響起,那左右兩路頓時傳出了騷動,因為這是撤退的哨音。

三座學府的隊伍有些不甘,可當他們抬頭望著林海上各自受創的三位總隊長,再看看對麵那持刀而立的李洛時,皆是麵色陰晴不定,最後化為一聲暗歎。

這聖玄星學府的李洛,竟然猛到這種程度嗎?

在哨音中,三大學府的隊伍拉起受傷的隊友,開始後撤。

聖玄星學府的隊伍也並未追擊,因為此時的他們,同樣是頗為疲憊,而且三大學府雖退,但還有其他學府的隊伍在暗中窺探,他們必須保護聚靈壇。

趙星影三人遣退了各自的隊伍,然後也冇有與李洛再做什麼交談,而是直接果斷的選擇轉身離去。

輸都輸了,也冇必要再放什麼狠話了。

三打一都冇能闖過去,說狠話也隻是丟人而已。

李洛同樣冇說話,隻是目視著三人的離去,然後他對著秦逐鹿,白豆豆那邊揮了揮手,示意他們立即休整。

而他本人,則依舊是立於樹頂之上,手持直刀,環視群山間那些窺視的目光,朗聲於山林間響起。

“這座聚靈壇,我聖玄星學府要了,誰有意見?!”

山風吹拂,吹得李洛衣袍獵獵作響,同時也捲起他的聲音迴盪在這片山林所有人的耳中。

霸氣十足。

然而,在三大學府灰溜溜撤退的背景下,李洛這一言,隻是引得群山寂靜,無人敢應!

群山間那些各個學府的隊伍望著立於樹頂持刀的銀髮青年,心中皆是明白,此戰之後,李洛的名氣必然會傳遍院級賽,那奪冠熱門,必將再添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