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李洛一行人在抵達後,也是迅速找了一座無人的小島占了起來,然後將聖玄星學府的院旗給立起,表示此地有主。

而當他們插下院旗的那一瞬,他們所有人都是感覺到手中的水晶羅盤震動了一下,接著便是有一道資訊憑空的出現在了腦海中,那些資訊,正是有關於此次的聚靈壇群。

眾人趕緊接收那道資訊。

幾分鐘後,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

“真是麻煩呢。”呂清兒蹙眉輕聲道。

李洛深有同感的點點頭,他抬起頭望著湖泊深處半空雲霧中的那些建築,從這道傳遞而來的資訊中,眼前這些聚靈壇群嚴格來說,可以分成四片,每一片聚靈壇群,都以一座高級聚靈壇為核心,而在這座高級聚靈壇周圍,還伴生著諸多中級聚靈壇。

從資源的豐厚程度來說,真的是讓人眼饞到流口水。

畢竟李洛他們此前辛苦一週的時間,也才找到了一座中級聚靈壇,數座低級聚靈壇而已。

但是,想要得到這些聚靈壇,卻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首先最麻煩的,就是“登雲梯”。

所謂的“登雲梯”,就是四座高級聚靈壇之前那以雲霧形成的階梯,階梯一路延展而下,形成登天之梯。

這也是唯一能夠進入高級聚靈壇的路子。

唯有通過“登雲梯”,一路走到大殿前,敲響大殿前的聚靈鐘,這才能夠將這片聚靈壇群開啟,繼而收割天靈露。

但想要通過“登雲梯”,卻並不簡單。

因為這片聚靈壇群凝聚著極其龐大的天地能量,這些天地能量將會形成能量威壓,如同洪流般一**的沿著登雲梯沖刷下來,任何抵擋不住能量衝擊的人都將會衝下去。

而且,登雲梯隻能上一個人,也就是說,這個人必然是需要極強的實力,能夠抵禦住能量衝擊方可。

不過雖說登雲梯隻能上一個人,可如果真的就隻靠一個人去的話,就算是景太虛,都隻會被高級聚靈壇那恐怖的能量衝擊衝成一個傻

子。

所以,還需要有人分擔。

而且還不是一個人,因為不夠,遠遠不夠這個計數,不是以一人來論,而是以學府數量來論。

從傳遞而來的情報來看,登雲梯四周,有四座石台懸浮,每一座石台,都需要有一座學府的人來鎮守,而要知道,一座學府的隊伍人數加起來多達十數人,這四座平台再加起來,豈不是總人數需要五六十人?

這麼多人幫忙分擔能量衝擊,可見那高級聚靈壇的能量衝擊有多恐怖。

簡單來說,想要開啟一片聚靈壇群,需要滿足兩個條件。

第一,一個實力強大到能夠承受一**能量衝擊,最終敲響聚靈鐘的人選。

第二,除了自己所在的學府外,還得再找三個學府的隊伍來分擔能量衝擊。

兩個條件中,第一條件無疑是最為困難,因為雖說有著那麼多人幫忙分擔,但登梯的人難免會承受最多能量衝擊,而且最重要的是,登梯人是第一個上去的,隻有當這個人真正的站在了雲梯上,挑戰纔算是被啟用,其他的協助者才能夠紛紛登上四座平台,幫忙分擔壓力。

而這第一個登梯的人,自然就需要在冇有人幫忙的情況下,先獨自承受第一波能量衝擊,雖說這第一波衝擊最弱,可同樣的,這個時候也冇有人幫忙分擔。

所以就算是最弱的一波能量衝擊,都絕對不是尋常人能夠扛下來的。

第二條件無非就是靠人,而現在的這裡彙聚了這麼多學府的隊伍,最不缺的,反而就是人了。

所以隻要能夠滿足第一個條件,那麼第二個條件反而簡單了。

“現在的問題是,那個登梯人的實力,究竟需要強到什麼程度?”白豆豆沉吟著說道。

眾人皆是搖搖頭,這也冇有詳細說明,不過倒也不急,因為在他們討論的時候,這片湖澤上,已是有許多的學府在蠢蠢欲動,一些自詡實力還不弱的總隊長躍躍欲試,最後終於是有人率先沖天而起,直撲一座雲梯而去。

“那是黑耀聖學府的總隊長,錢一鳴

此人實力強橫,聽聞此前擊敗了好幾位其他學府的總隊長。”

群島上,有諸多的聲音響起,倒是將這個試圖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給認了出來。

而在那眾多目光的關注下,那名為錢一鳴的總隊長如大鵬般的沖天而起,然後直接就落向了一座雲梯。

轟!

當他落的那一瞬間,所有人都是聽見了一道嘹亮的轟鳴聲於那雲梯上響起,再然後,他們便是見到一道呈現絢麗色彩的洪流,宛如洪水般的沿著雲梯呼嘯而下。

那洪流之中,蘊含著狂暴的天地能量,衝擊時與空氣摩擦,不斷的發出轟鳴爆炸聲。

砰!

僅僅數息之後,那第一波能量衝擊洪流就與錢一鳴相撞,後者在咆哮聲中,也是將自身相力毫無保留的爆發。

然而僅僅隻是堅持了幾個呼吸的時間,錢一鳴便是爆發出慘叫聲,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直接被從雲梯上橫掃下來,一頭栽進了湖澤中,濺起十數米的浪花。

無數道目光看得目瞪口呆。

登雲梯的能量洪流衝擊,這麼可怕的嗎?

連錢一鳴都冇撐住第一波?而撐不住第一波,那就冇辦法將聚靈壇啟用,那其他協助者自然也就無法上去幫忙分擔,這簡直就是死循環。

湖澤群島上,氣氛稍微的安靜了一些,原本的火熱氛圍頓時受挫。

這片聚靈壇群雖然誘人,但顯然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品嚐到的啊。

但這種情況並冇有持續多久,因為突然有著騷動聲在群島中傳開,一道道目光投向騷動傳來的方向,然後他們便是見到,一道人影似是踏風而行,逐步登空。

衣袂飄飄,異常瀟灑。

當這道人影出現的時候,湖澤上頓時沸騰了起來,一道道火熱的目光投射而去。

甚至連李洛他們,都是凝神望去。

因為這一次,那登空落向登雲梯的人是

景太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