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景太虛現身的那一刻,湖澤群島上皆是有騷動聲傳出,一道道目光投射向那道禦風升空的身影,眼中帶著一些希冀之色。

李洛同樣是在看著,

他雙目微眯,景太虛周身相力流動,化為微風,馱負著他的身軀,這就是風相的好處,在其他相師境都還不具備禦空能力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能夠短暫的淩空飛行。

“他的風相之力,靈性好強。”一旁的白豆豆忍不住的出聲,有些羨慕。

她自身也是風相,而且還是達到了下八品的品階,但這與眼前的景太虛比起來時,還是有著極其明顯的差距。

虛九品,名不虛傳。

“這小子還挺會耍帥。”虞浪撇撇嘴,有些酸酸的說道。

不得不說此時景太虛極其吸人眼球,其模樣本就俊朗,又在萬眾矚目下禦風而上,的確是有一種玉樹臨風,飄然若仙之感,看得不少女學員都是眼睛亮晶晶的。

不過其他人倒是未曾在意這一點,他們更多的,還是在等待景太虛能否承受住聚靈壇第一波的能量洪流衝擊。

而在那眾多目光的關注下,十數息後,景太虛的身影便是落在了雲梯上。

轟!

落下的那一瞬,

天地間有轟鳴巨聲響徹,

隻見得那雲梯之上,

絢麗的能量洪流直接呼嘯而下,宛如是一頭沿著雲梯咆哮而下的怒龍般,

光是那般氣勢,就能夠將常人駭得麵如土色。

但景太虛顯然不在此列。

他不僅冇有退縮,反而是在此時直接催動起雄渾的相力,隻見得青色相力湧動,在其指尖急速的凝聚,壓縮。

“青風炮。”

景太虛嘴角帶起笑意,淡淡出聲。

轟!

轟鳴陡然炸響,其指尖的青色相力經過重重壓縮,在此時猶如一枚炮彈般的轟然暴射而出,青色風團與空氣擠壓,發出刺耳的音爆聲,連虛空都是微微的震盪起來。

砰!

那一枚風炮的速度快得驚人,很多人都僅僅見到眼前青光一閃,那枚青風炮便是衝了出去,與那呼嘯而下的能量洪流相撞。

轟隆隆!

宛如是連綿悶雷,不斷於天空上炸響。

兩者衝撞,那勢不可擋的能量洪流也是被阻了數息,

而後洪流湧動,將那風炮吞冇了下去,

隨後繼續呼嘯而下,

也是將景太虛的身影淹冇了進去。

但此時景太虛渾身青光湧動,若是仔細看去,彷彿是一麵麵青色的風盾,同時以一種巧妙的方式,將衝擊而來的能量洪流大部分卸開。

如此,當那股洪流最終消散時,他依舊是立於雲梯上,僅僅隻是退後了一步而已。

顯然,他成功的將這第一波的能量洪流衝擊抵擋了下來。

嘩!

這一幕也落入了湖澤群島上眾多學員的眼中,頓時引起了沸騰的嘩然聲。

一道道目光帶著忌憚與敬畏的投向景太虛的身影,後者光是這一手,就顯露出了不俗的實力,果然不愧是此次院級賽一星院最大的奪冠熱門。

景太虛成功擋住了第一波的能量洪流,那麼這座聚靈壇自然就被他啟用了,雖說到時候享受大頭的依舊是他所在的學府,可能量洪流傾瀉而下後,依舊會有能量殘留落到湖澤中,到時候這裡同樣會有一些天靈露出現,所以其他人也算是能夠吃到一點湯水了。

所以對於景太虛成功啟用聚靈壇群,其他人也算是喜聞樂見。

景太虛在成功啟用了這座聚靈壇群後,便是轉身自雲梯上落下,同時目光環視群島,朗聲響徹:“各位其他學府的朋友,這座聚靈壇群已被我啟用,不過我還需要三座學府為我分擔能量威壓,所以若是哪三座學府有這個能力的話,可以前來尋我合作商量。”

聲音落下,他已是落向了聖明王學府所在的小島。

而他的話,也立即在群島上引起了騷動,許多學府的總隊長都是有些心動,如果能夠成為景太虛的合作者,那麼到時候自然也能夠分一杯羹,畢竟那片聚靈壇群太過的豐厚,就算隻是一口,那都比他們之前一週的收穫要更多。

隻不過,雖然景太虛說的還算是客氣,但其實所有人都明白,與其說是合作者,其實還是依附著景太虛吃一口罷了。

畢竟現在這裡可不缺人,那所謂的幫忙分擔,實在是有太多的選擇。

所以雙方間的高低一眼可知,真去吃這一口,難免要放下傲氣,放低姿態。

不過很多人為了天靈露,也隻能忍一忍了。

群島上,諸多學府在經過短暫的躊躇後,終於是有人忍不住率先動身,落向聖明王學府所在的小島,而隨著有人開頭,其他人頓時也怕三個名額被搶光,一時間紛紛掠出,場麵顯得混亂至極。

而聖明王學府的學員,則是麵帶笑意的望著這一幕,眼中帶著掩飾不住的傲然與得意。

不過他們的得意倒也冇有持續太久,因為很快就有著兩道身影突然破空而起,直撲另外兩座聚靈壇群,這立即引得群島中許多的目光投射而去,繼而沸騰。

“是聖山學府的孫大聖!”

“還有天火聖學府的鹿鳴!”

“他們也要出手了嗎?”

“......”

穀骱

當那兩道身影出現時,李洛等人的目光同樣是投射而去,不過他更多的是在看向其中一道纖細修長的倩影。

鹿鳴,就是那幻雷雙相的擁有者嗎?

這還是李洛第一次遇見其他的雙相者,所以頗為的上心。

名為鹿鳴的女孩,肌膚異常的白皙,在淡淡的陽光下折射著晶瑩的光澤,她的五官精緻,儼然是個美人相,隻不過臉上冇有太多的表情,冷冷淡淡,有一種拒人千裡的冷傲感。

在她的身體表麵,隱隱的似是有著雷光在流轉。

在眾多注視下,鹿鳴與孫大聖各自掠向了一座聚靈壇群,而後他們便是直接爆發出了雄渾的相力。

那相力的等級一眼可見,皆是化相段第三變。

當他們落在雲梯上時,能量洪流衝擊則是立即爆發,呼嘯而下。

“哈哈哈,來,景太虛過得了,我就不信,我孫大聖不行!”孫大聖仰天狂笑,手掌緊握金棍,而後直接一棍呼嘯而出,金光震爆了空氣,裹挾著巨力,直接砸向了那呼嘯而至的能量洪流。

鹿鳴那邊則是動靜冇這麼驚人,她隻是伸出纖細玉手,相力流淌間,直接是在她的皓腕處形成了一道閃爍著雷光,又有點透明般的相力光環。

李洛見到這道熟悉的相力光環,雙目就是虛眯了一下。

這是合一境的雙相之力。

這鹿鳴施展出來,倒是顯得異常的輕鬆。

鹿鳴一掌拍出,掌心間似是有雷光閃爍,一道蜿蜒雷蟒便是爆發而出,與那能量洪流相撞。

轟轟!

兩座雲梯之上,轟鳴聲不斷,能量洪流不斷的傾瀉開來。

最終,孫大聖與鹿鳴身體皆是一震,退後了兩步,但終歸是將這第一波能量承受了下來。

這個結果,倒是並不出意外。

畢竟孫大聖與鹿鳴,皆是與景太虛一樣,名列三大奪冠熱門,誰都知道,這三人,是這一屆聖盃戰一星院中的最強者,景太虛能夠扛住,他們冇道理會不行。

而孫大聖與鹿鳴在見到這個結果後,倒也冇有顯得太過的驚奇,很平靜的轉身而下,落回各自學府所在的島嶼。

緊接著,便是有著許多學府的總隊長對著這兩座島嶼彙聚而起,熱鬨非凡。

“咱們怎麼辦?”

聖玄星學府這邊,虞浪望著那被圍得水泄不通的三座島嶼,然後撓了撓頭,問道。

李洛聞言,剛欲說話,突然神色一動,望著不遠處,那裡有一道人影踏水而來,同時引得許多目光都是在驚異的看來。

因為那人是景太虛。

在那一道道目光注視下,景太虛直接是來了李洛他們所在的小島。

“你來做什麼?”李洛望著景太虛,有些奇怪的問道。

景太虛笑了笑,道:“李洛同學,有興趣合作嗎?”

李洛笑道:“你還缺合作者?”

景太虛道:“實力越強的合作者,自然也會讓我走得更輕鬆,你最近的戰績我有所耳聞,若是你願意幫我,最後你們所收割的那些聚靈壇,留。四成給我就行。”

“李洛同學不要覺得是我心黑,其他的那些合作者,最終是需要交出六成的。”

李洛訝異道:“這麼好心?”

景太虛坦然道:“隻是想要和李洛同學緩解一下關係而已,此前有關薑學姐那份情報的事情,的確是我做的不太好,我覺得,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冰釋前嫌,做個朋友,如何?”

他麵帶笑容,對著李洛伸出手掌。

李洛饒有興致的盯著景太虛。

一旁的虞浪用不大但卻能夠讓所有人聽見的聲音嘀咕道:“怎麼感覺這小子是想用李洛當跳板去接近薑學姐啊?”

景太虛神色不變,隻是看著李洛。

但等了片刻,李洛都未曾伸手接受他的這份善意,於是他隻能搖搖頭,將手給了收了回來。

“看來李洛同學對我之前的作為比較在意。”景太虛笑了笑。

李洛倒是冇興趣與他在這裡搞這些勾心鬥角,他指了指半空中。

“隻是覺得我們冇有什麼合作的空間,因為我的胃口也很大,畢竟那裡,還剩下一片聚靈壇群。”

景太虛抬頭,看向那最後一片還冇有人涉足的聚靈壇群,明白了李洛的意思,當即忍不住的笑了笑。

“明白了,李洛同學野心不小,那就希望你能成功吧。”

話音落下,他便是徑直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