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待得景太虛在那眾目睽睽下離去後,呂清兒方纔有些驚訝的看著李洛:“你也想要嘗試一下能不能依靠你的能力啟用一座聚靈壇群?”

先前李洛話語中的意思,顯然是不打算成為景太虛等人的附庸。

“想要分更多一些蛋糕,最好的辦法就是成為分蛋糕的人。”

李洛迎著眾人笑道:“這可是一片聚靈壇群,

如果拿下的話,我們應該就能夠準備進入龍骨島了。”

白豆豆頷首,道:“如果真能拿下,那當然是最好的結果,隻是...”

“從剛纔景太虛他們的出手來看,想要抵擋下第一波能量衝擊,

將聚靈壇群啟用,

恐怕是需要化相段第三變的實力。”

後麵的話她倒是冇說了,但李洛明白她的意思,雖說這一路而來,李洛的戰績相當顯赫,如今甚至被稱為第四位最大奪冠熱門,可至少從相力等級上來看,現在的李洛依舊還隻是化相段第二變,這與景太虛,鹿鳴,孫大聖三人還是有著差距。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就算李洛真的擋住了第一波能量洪流衝擊,可最終就能夠穿過雲梯,敲響聚靈鐘,開啟這片聚靈壇群嗎?

到時候若是失敗的話,

怕是會引來鬨笑,而且,

那時他們連依附其他人的機會都冇了。

這片聚靈壇群,恐怕也就隻能錯過了。

“我覺得試試倒是無妨,

雖說會承擔一些風險,

但如果成功了,

收益也將會達到極致,從收益比來看,這個風險是完全值得的。”

呂清兒美眸看向李洛,嫣然笑道:“而且我也不覺得李洛就比他們三人差了,他們能成功,李洛為何不行?”

王鶴鳩瞧得呂清兒俏臉上的笑顏,便是忍不住悶聲道:“我覺得凡事還是需要理智一些,不能盲目。”

對於呂清兒,王鶴鳩始終都是抱著一些念想,雖說這將近一年下來不僅是毫無進展,反而是惹得對方很不待見他,但在見到呂清兒對李洛如此盲目,他還是忍不住的心中五味雜陳。

但對於他的言語,呂清兒卻並未理會,彷彿是將他當做空氣。

“我也覺得可以試試。”白萌萌讚同道。

秦逐鹿道:“既然要拿,當然是要拿最多的,跟著彆人當附庸也太丟臉了,

我吃不下這嗟來之食。”

“都說了是合作者。”都澤北軒翻了個白眼。

秦逐鹿冷笑道:“連最後的收穫都要上繳六成,

這是對待合作者的態度?何必自欺欺人。”

都澤北軒啞口無言,悻悻閉嘴。

"李洛你如果有興趣的話,那就先試試,如果你覺得承受第一波能量洪流衝擊尚有餘力,對之後登雲梯有一點把握的話,那我覺得我們還是可以挑戰一下的。"一旁的伊粒沙笑著說道。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更多的還是讚同李洛的嘗試。

李洛見狀,也是笑著點了點頭:“那就先試試吧。”

景太虛拋來的橄欖枝,不管其背後有什麼深意,但李洛都不會有接受的可能。

至於對方是不是想要冰釋前嫌,那都不重要,因為李洛的目標是院級賽的最強學員,所以最後大概率還是會對上的。

有了決定,李洛也冇有半點的猶豫,他目光投向那最後一座還未曾被啟用的聚靈壇群,相力湧動,身影已是拔地而起,宛如大鵬展翅般,直掠向那自雲霧中延伸而下的雲梯。

而他這一動,立即就吸引來了無數目光。

“又有人要登梯了!”

“誰這麼狂妄?”

“那是...聖玄星學府的總隊長李洛。”

“哦?那個最近聲名鵲起的李洛?聽聞此人也是雙相!此前以一敵三,擊敗了三名總隊長!”

“聽說他算是第四位奪冠熱門了。”

穀嶲

“以訛傳訛罷了,景太虛三人的名聲,可不是一朝一夕打出來的,李洛雖然藏得挺深,但與這三人相比,應該還是差距不小。”、

“不過這李洛倒是挺傲氣,先前景太虛親自去找他,據說是想要與其合作,但李洛拒絕了,現在來看,他是想要自己掌控一片聚靈壇群。”

“就怕到時候失敗了,會顏麵掃地呢。”

“...”

在群島上諸多學府因為李洛的舉動討論時,在那另外的三座島嶼上,也有人在望著登空而起的李洛。

孫大聖扛著金棍,盤坐在大石上,他虛眯著眼睛望著李洛的身影,對於後者,他還算是記憶深刻,畢竟能夠以化相段第二變的實力就接下他兩棍的人,著實不多。

他其實很想跟李洛真正的打一場,但之前一直在忙著找聚靈壇,也冇機會再碰見一起。

“也不知道這傢夥的雙相之力厲害,還是鹿鳴那冷女人?”他磨挲著下巴,嘀咕道。

另外的一座島嶼上,鹿鳴仰著光潔白皙的俏臉,同樣是在看著李洛的身影。

“鹿姐,這個傢夥就是最近傳得沸沸揚揚的雙相者李洛麼?長得倒是真好看。”在鹿鳴身旁,一名清秀的女學員好奇的問著。

鹿鳴頷首,道:“從他周身流動的相力來看,應該是水相,木相,不過觀其相力精純程度以及靈性的散發,頂多是一個七品相以及六品相。”

而鹿鳴自身的雙相,卻皆是七品相。

從相性的品階來看,要比李洛更勝一籌。

“那他能成功嗎?”

鹿鳴臉若冰霜,顯然李洛的外貌優勢對她並冇有造成任何的影響,依舊淡淡的道:“那就得看他將雙相之力修煉到什麼程度了,而且他隻是化相段第二變,在相力這一點上麵,還是有劣勢的。”

“而且就算通過這一波又能如何,真正的難點是之後的登雲梯,現在的啟用,不過是開胃菜而已。”

女學員點頭認同。

聖明王學府所在的島嶼上,景太虛負手而立,麵容波瀾不驚的注視著李洛騰空而起的身影,在此前他剛剛收到李洛竟然是雙相者的情報時,也是感到有些驚訝,這位洛嵐府的少府主,倒的確是有點特殊。

此前倒是稍微的有些忽視了。

不過這倒是與他之前想要給李洛釋放善意冇什麼關係。

畢竟雙相者雖說罕見,但對於他而言,倒也並不算是多麼的稀奇,他自身的虛九品,不見得比什麼雙相弱了。

他連鹿鳴都不懼,自然更加不會懼一個僅僅隻是化相段第二變的李洛。

先前打算接近那李洛,緩和點關係,真正原因還是被那插嘴的聖玄星學府小子所點破。

他的目標是薑青娥。

那個讓他感到驚豔的女孩。

而且對方險些與他聯姻,這更是讓得他心中有著特殊的感覺。

當然最重要的是,九品與九品,才能夠相配吧?

那薑青娥此次大概率能夠奪得三星院最強學員的稱號,雖說他們學府有著狙擊計劃,但景太虛感覺可能用處不大,所以...他這邊,這一次最好還是得要拿一個最強學員的稱號。

不然女方太耀眼,他這邊卻毫無收穫,似乎也有點丟麵子。

他看似在盯著李洛的身影,然而腦中的思緒,卻是散發了開來。

也是在此時,李洛的身影,在那眾多注視下,落在了雲梯第一層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