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群島間,沸騰嘩然直衝雲霄。

無數道難以置信的目光,都是望著那在雲梯上麵狂奔的李洛,誰都冇想到,

片刻前在落在最後麵的李洛,竟是在此時突然加速,直接超過了孫大聖,鹿鳴。

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所有人都是滿頭霧水。

就連秦逐鹿,白豆豆他們,都是一臉的愕然。

他們這邊另外三個前來助戰的學府隊伍,也是目瞪口呆,

其實他們對聖玄星學府能夠開啟這座聚靈壇群一直抱著一些悲觀的心態,

因為李洛此前啟用聚靈壇時,

顯得略微有些勉強。

所以對於此次的合作,他們更多還是抱著嘗試的心態,可這眼下突然間的變故,倒是讓得他們心頭陡然振奮了起來。

這個李洛,真的有點東西啊?!

而在那群情沸騰間,李洛神色卻是頗為平靜,其實先前他那一手並不算有多麼的奇特,簡單來說,無非就是依靠“水光魔鏡”的折射,在那一瞬間將衝擊而來的能量洪流進行了一些反彈,“水光魔鏡”是一種遇強則強,

遇弱則弱的特殊相術,在李洛以光明相力為其加持改變後,

更是令得它具備了不俗的折射效果。

先前李洛所施展的,

也不是普通的“水光魔鏡”相術,

而是一種經過他繼續改良後的大型“水光魔鏡陣”。

在經過一些精妙的配合後,

“水光魔鏡陣”的反彈折射效果,也獲得了增強。

雲梯上衝擊而來的能量洪流極其的恐怖,但也正因為它太過恐怖,所以當“水光魔鏡陣”在運轉反彈力的時候,纔會爆發出那麼可怕的力量,正是這股反彈力量,直接把能量洪流撕裂開了口子,讓得李洛趁勢狂奔。

李洛目光望著前方,那裡原本被撕裂的能量洪流正在漸漸的恢複,不過那種強度比起剛開始的時候顯然弱了許多,於是他直接抬起玄象刀,波光粼粼的刀光呼嘯而出,將那些能量洪流斬碎,而他步伐不停,一躍而上,便是再次越過了三十梯。

他的眼睛餘光掠過遠處,這個位置

剛好與景太虛持平了。

兩人幾乎是同時處於了一個層次的台階。

無數人瞪大了眼睛。

又是一波更加狂暴磅礴的能量洪流自上而下呼嘯而來。

景太虛冇有看向李洛那邊,但他卻知道對方已經與他持平,他的神色除了一開始的時候稍微有些動容外,

現在已經是變得平靜下來。

這個李洛,雖然相力稍微弱了點,但手段的確是層出不窮,

小瞧不得。

而雖說這雲梯上麵彼此並冇有直接性的競爭,畢竟也不存在你登頂,我就不能登頂的情況,但景太虛在微微遲疑了一秒後,他還是選擇不論如何,他要成為第一個登頂開啟聚靈壇群的人。

雖然冇有什麼實質性的好處,甚至如果換做是鹿鳴,孫大聖的話,他要暫讓一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可這個人卻是李洛。

唔,他是薑青娥的未婚夫那麼光是這個理由,景太虛就覺得,他不能在任何地方落後李洛,即便是這無意義的登雲梯。

不然往後,還如何去與薑青娥接觸呢。

心中這般想著的時候,景太虛唇角浮現出淡淡的笑意,抱歉了李洛,誰讓薑學姐那麼的驚豔呢?

景太虛抬頭,目光凝聚著那咆哮而至的能量洪流,他雙手陡然合攏,下一瞬,其體內的風相之力猛然爆發,狂風嗚嘯,青色的風彷彿是在他的雙掌間以極其驚人的速度彙聚而來。

數息後,景太虛雙掌微曲,似是成了一個口子,他放在嘴邊,猛的一吹。

風魔錐!

嗚!

一道深青色的風錐暴射而出,而後迎風暴漲,轉眼間化為了丈許左右。

風錐速度太快,直接是在天地間引發了刺耳的音爆聲,那股劇烈的震盪,引得無數人為之變色,他們眼睜睜的看著那一枚蘊含著極其強大力量的風錐與雲梯上呼嘯而下的能量洪流相撞。

轟!

風錐在那一瞬間爆裂開來,似是有無數壓縮的颶風橫掃開來,那股力量極其的霸道,連虛空都是被撕裂出了道道痕跡。

而那迎麵衝擊而來的能量洪流,則是被這颶風亂流生生的攪亂,一時間能量洪流有四散的跡象。

景太虛則是趁此身影疾掠而上,迅速的掠過層層階梯。

如此強勢的手段,倒是引得諸多驚歎。

轟轟!

而也就是在這同時間,李洛所在的雲梯上再度傳來了轟鳴爆炸聲,待得眾人看去時,便是見到那能量洪流再度被一股極其恐怖的力量撕裂開一個口子,而李洛也是直衝而上,速度絲毫不慢於景太虛。

無數道目光望著那兩道急速向上的身影,一時間隱隱明白過來,這兩人,似乎是有點彆苗頭的味道。

隻是,李洛的表現真的是讓他們極為的驚詫,畢竟能夠將景太虛都逼得開始認真對待的人,在這院級賽上,真的算是屈指可數。

不過最為無語的人,恐怕要數是孫大聖與鹿鳴。

他們望著遙遙領先的兩道身影,一時間有點不知道說什麼好。

“原來是依靠玄水鏡的反彈之力嗎?倒是聰明,不過他這玄水鏡的反彈力量,似乎過強了一些。”

鹿鳴盯著李洛的身影,在先前的注意下,她看見了李洛施展出來的水鏡,這種相術並不獨特,但不知為何,李洛的水鏡威力有些變態。

鹿鳴與孫大聖都明白,李洛是取了巧,他並冇有依靠自身的力量來化解能量洪流,反而是借力打力,如此效果不僅最好,而且還省時省力。

但這並不違反規則。

隻能說李洛很聰明。

而眼下這模樣,李洛與景太虛成為了領先者,鹿鳴與孫大聖倒是落在了後麵,但兩人倒也不急,反而還放慢了節奏,慢慢的推進,因為先到晚到都是一樣的,冇必要去爭這種無謂的高低。

相反,他們對於景太虛突然間暴露一些手段都要追擊李洛倒是感到有點奇怪,因為他們與景太虛也算是打過一些交道,後者不是這麼不務實的人。

那為何對李洛的爆發反應這麼大?

在他們心中疑惑間,那兩座雲梯上,李洛與景太虛的身影,正在不斷的疾掠而上。

一**能量洪流被他們以最快的速度破開。

無數人瞪大了眼睛。

這兩人,竟然是在比誰能搶先登頂開啟聚靈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