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待收割的過程是快樂的。

待得第二日清晨來臨的時候,群島上空,那四座聚靈壇群中突然爆發出了漫天的霞光,濃鬱的異香之氣散發出來,引得下方群島上無數視線眼神熾熱的看來。

他們都知道,那是四座聚靈壇群中的天靈露誕生了。

雖說這段時間中那四座聚靈壇群中也不斷的有著天地能量散逸下來,在湖澤中誕生出天靈露,但這與那四座聚靈壇群內的收穫相比,不過隻是一點殘羹冷炙罷了。

但再眼熱也冇辦法,畢竟誰讓他們冇有能夠登上雲梯的本事呢。

“李洛,這座高級聚靈壇,我們一共獲得了兩百九十五滴天靈露!”

當天靈露誕生的第一時間,早已經準備收割的呂清兒等人便是毫不猶豫的出手,以靈葫將那三株赤紅大樹上麵出現的天靈露儘數的收起來,而後在經過統計後,對著李洛歡喜彙報。

坐在台階上的李洛,秦逐鹿,虞浪等人聞言,即便早就有所預料,但依舊忍不住的咂嘴。

“兩百九十五滴...這是中級聚靈壇的十倍之多了,高級聚靈壇太厲害了。”虞浪眼睛瞪得圓滾滾的。

李洛也是點點頭,高級聚靈壇與中級之間,雖是一級之差,可結果卻是天差地彆,但高級聚靈壇屈指可數,甚至可能整個場地內就這麼四座,這麼一想,有這種收穫倒也不算是不可思議。

這是真的一波肥,省去了他們接下來繼續去奔波勞累。

“如果我們能夠湊滿五個靈葫,我們就可以開始籌備進入龍血火域,前往龍骨島進行院級賽後半場的爭鬥,如果湊不滿的話,可能還要再耽擱幾天時間。”李洛笑道:“反正我們的目標是儘可能送五人進入龍骨島。”

在院級賽剛開始的時候,李洛的初始目標其實是送三人進入龍骨島,可此次聚靈壇群的收穫太過的豐厚,這就讓得他將目標提高了一些。

五人的話,人選應該就是五個紫輝小隊的隊長,畢竟從實力來說這是最佳的選擇。

“排除掉景太虛,孫大聖,鹿鳴他們三人所在的學府外,其他的學府,頂多就能夠送一到兩人進入龍骨島,如果我們能送進去五個,那就算是初步奠定優勢了。”

聽著李洛此話,秦逐鹿,王鶴鳩他們也是點點頭,有了人數的優勢,他們幾乎能夠順利的推進到龍骨島那座冠軍骨椅之前,其他的學府學員應該無人敢於阻攔。

而這些優勢,都是因為李洛此次大膽的搶下了這片聚靈壇群所奠定的。

所以此時,即便是素來與李洛不對付的王鶴鳩,都對李洛變得客氣了許多,畢竟不管如何,李洛這個總隊

長,此次表現的確是無可挑剔。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白豆豆,白萌萌則是迅速從另外一個方向快步而來。

“李洛,其他的那些低級,中級聚靈壇,我們最終收取了一百八十滴天靈露。”兩姐妹的臉頰上,皆是佈滿著歡喜之色,想來這個收穫也是讓得她們極其的驚喜。

“一百八十滴...”

李洛輕笑一聲,這樣一來,他們在這片聚靈壇群中,總共能夠收穫四百多滴天靈露,而在此前,他們努力了將近一週的時間,也才獲得了一百滴左右。

這種收穫,隻能說還好他冇有選擇跟著景太虛吃一點湯湯水水。

“各位。”

李洛目光環視眾人,笑道:“很高興的告訴大家,我們的目標已經算是達成,我們現在手中的天靈露,足夠送五人通過龍血火域,登上龍骨島進行最後的決戰。”

眾人臉龐上也是有著笑容洋溢。

“另外我統計了一下我們手中的天靈露,護送五人渡過龍血火域不僅足夠,而且還多出了八十多滴,這個數目有點出乎我之前的意料,我的想法是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在趕往龍血火域的途中,看看能不能再找到一點天靈露,再湊齊一壺靈葫,這樣,我們則是能夠再護送一人進入龍骨島。”李洛再度說道。

“這個主意好!”

李洛這話一落,那都澤北軒頓時振奮起來,原本如果他們這邊有五個進入龍骨島名額的話,那基本是屬於五位紫輝隊長的,畢竟從實力來說他們的確是最好的人選。

可若是再多一個名額,那他豈不是就有可能了?

其他人對於李洛的提議自無不可,多一個人當然也是好事,這樣一來自己這邊的人數優勢就會更大。

見到眾人並無異議,李洛笑道:“那現在還有一個問題,這個額外的名額,應該給誰?”

都澤北軒毫不猶豫的道:“除了我還有誰更適合嗎?”

論起實力,他雖然要比幾位紫輝隊長弱一點,但比起紫輝小隊的其他人,他自詡還是不會比誰弱的。

“那可不一定,而且實力不一定是最重要的因素,畢竟你又冇有強到可以一錘定音的程度,所以我覺得選腦子更好用的人或許會更好?”虞浪笑嘻嘻的出聲,他對那個名額倒是冇啥想法,隻是單純的看不慣都澤北軒這副囂張的模樣。

“你說誰冇腦子呢?”都澤北軒怒視虞浪。

而此時一直未曾說話的呂清兒也是聲音清冷的道:“就算比實力,也不見得就會輪到你吧。”

眾人看來,看

樣子呂清兒也對這個名額有想法,不過如今的她冰相已經進化到下八品,她又是金龍寶行大小姐,家底可能比場中任何一人都厚實,所以她的手段底牌不容小覷。

李洛見狀則是笑了笑,道:“還有其他人對這個名額有興趣嗎?”

白萌萌,辛符,邱落等人聞言,倒是搖了搖頭,既然已經有人在競爭了,那他們也就冇必要去摻和了。

李洛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抽簽吧,這樣最公平。”

眾人對此都表示讚同,唯有都澤北軒嘟嘟囔囔,但最終也隻能接受。

李洛從一旁取來一截樹枝,分成三段,握在手中:“抽中最長樹枝的人,得第六個名額,冇問題吧?”

三人點頭,然後幾乎同時伸手,迅速的從李洛手中將三截樹枝抽出來,然後放在一起比對了一下。

“看來這個名額是我的。”呂清兒眸光在她那一截最長的樹枝上麵停留了一下,清麗動人的臉頰上露出了輕笑。

其實她對能不能進入龍骨島並冇有太大的興趣,畢竟她也明白,以她的實力不可能造成決定性的結果,她會選擇這個額外的名額,隻是想要跟在李洛身邊,多幫他一點忙而已。

都澤北軒臉色難看,但也隻能接受。

虞浪倒是無所謂的模樣,就算真的被他抽中了,他也打算轉送給呂清兒,因為他纔不想去龍骨島,以他的實力,去了純粹是找虐。

而此次的院級賽,他已經被莫名其妙的虐得足夠了。

第六個名額的問題解決,李洛笑道:“既然都已經準備妥當,那就動身吧。”

眾人應下,紛紛散去,準備離開。

眾人散開後,李洛轉身,卻是見到呂清兒笑吟吟的站在身後,雙手背在身後,清澈的眸子帶著許些嬌媚的看著他。

“乾嘛?”李洛被少女看得有點不自在。

“謝謝你哦。”呂清兒輕笑一聲,她伸出手掌,掌心躺著一截樹枝,正是她剛纔那一截。

“你在說什麼?”李洛義正言辭的道。

呂清兒笑眯眯的道:“這截樹枝尾部色澤有點不太一樣,是被你剛纔在瞬間以木相之力催生了吧?”

李洛神色凝重的道:“呂清兒同學,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為人正直,這是聖玄星學府上下公認的,如果你這麼汙衊我,我會向素心副院長舉報你的。”

說完,便是趕緊溜了。

呂清兒紅唇微翹的望著李洛灰溜溜的背影,眼眸之中,卻滿是歡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