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

當四座聚靈壇群天靈露誕生後,這片熱鬨的區域便是開始散場,各大學府的隊伍紛紛退場,他們現在還急著繼續去搜尋其他的聚靈壇,看看能不能在最後的一段時間中蒐集到更多的天靈露,以便能夠將更多的隊員護送進入龍骨島。

所以短短不到半日的時間,氣氛沸騰火熱的湖澤上,便是變得空曠了許多。

李洛他們在收割完了天靈露後,也是冇有停留,直接動身離開。

他們朝著龍血火域的方向而去,龍血火域位於院級賽場域的最深處,其範圍遼闊,將那座龍骨島包圍得嚴嚴實實,而想要登島,龍血火域是必經之路。

不過李洛他們倒也並未急著直接就趕往龍血火域,因為他們還差一點天靈露的數額冇有完成。

所以接下來的兩天時間,他們遊蕩於深處,四處探尋。

在經過了聚靈壇群的暴富以及收割之迅猛後,突然間這麼苦逼兮兮的找尋讓得眾人都有些難以適應,但好在他們所需要的天靈露也不算多,所以在兩天時間的大力搜尋下,總算是湊滿了第六枚靈葫。

而後隊伍便是不再停歇,直奔龍血火域的方向而去。

沿途時還能夠遇見其他的一些學府隊伍,對方在認出李洛之後,神色皆是變得忌憚客氣起來,然後帶著隊伍匆匆離去。

李洛倒是未曾在意這些,隻是帶著隊伍全速趕路。

如此約莫花費了大半日的時間後,李洛突然感覺到空氣中的溫度開始迅速的提高,莫名的燥熱,充斥天地間。

一行人翻過一座山頭,頓時眼前的視野大變,熊熊赤紅之色無邊無儘的充斥眼球,那似乎是一片呈現火紅色彩的海域,而紅色的火焰從海水中不斷的升騰起來,炙烤虛空,引得虛空都是在劇烈的扭曲。

而且火海中充斥著一種莫名的威壓,那股威壓是那般的古老與浩瀚,隱隱間還伴隨著龍吟聲響起。

“這就是龍血火域嗎?好可怕的感覺。”虞浪麵色有點發白的說道。

李洛神色也是極其凝重的點點頭,他能夠感覺到這火海中蘊含的恐怖力量,那絕對不是他們這種相師境能夠承受的,他感覺,如果他們就這麼毫無防備的走進去,恐怕堅持不到半分鐘,就會被燒得連骨灰都冇有。

“這天靈露真的能保護我們嗎?”王鶴鳩吞了一口口水,眼神略微有點驚懼,他是真怕這東西冇

有足夠的保護力,到時候直接讓得他們葬身火海裡。

“你怕什麼,就算天靈露失去保護,隻要你身體重傷的話,靈葫自然會送你離場,如今外麵那麼多學府的副院長們都在盯著,還有學府聯盟的使者也在,怎麼可能會出現學員大量死亡的事情?”白豆豆不屑的道。

“就算能夠保得半條命,怕也是得吃儘苦頭。”王鶴鳩說道。

“那你就彆去。”白豆豆道。

王鶴鳩撇撇嘴。

“各位,人選的問題,之前已經確定了,所以也就不多說了。”

李洛拍了拍手,打斷他們的爭吵,他目光凝重的望著眾人,道:“再往前走,就是院級賽的後半場了,而想必距離決勝階段也不遠了,加油打氣的話,也說得夠多了,我隻是在這裡和大家說一句。”

眾人的目光,皆是盯著李洛,經過這段時間的聯合行動,對於李洛的能力,就算是與其不對付的王鶴鳩與都澤北軒,雖然嘴上不說,但心中也是漸漸的認可。

“聖玄星學府內,所有的人都在等著我們的凱旋。”

“而我們身為聖玄星學府的一員,也有這個義務去為我們的學府拚儘全力的爭奪這份榮譽,所以不管之後將會遇見多大的艱難困阻,也冇有人能夠阻擋我的腳步。”

李洛迎著眾人的目光,他的臉龐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少年從容不迫,有一股自信散發出來,令得此時的他有著一種格外強烈的魅力,這讓得在場的少女的目光都是忍不住的在他的臉龐上多停留了一會。

秦逐鹿等人,則是默默的點頭。

“好了,各自拿好靈葫,檢查天靈露,準備進入龍血火域。”做了簡單的士氣鼓舞,李洛便是說道。

秦逐鹿,白豆豆,王鶴鳩,伊粒沙,呂清兒皆是將靈葫取出,做好最後的檢查。

片刻後,待得所有人檢查完畢,李洛衝著虞浪,白萌萌,辛符等人笑道:“我們可能就要在這裡先分道揚鑣了,前半場,謝謝大家的努力。”

虞浪鬆了一口氣,道:“後麵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我們在塔樓等著你們的好訊息。”

白萌萌的臉頰上綻放出如花骨朵般清純動人的笑容,她對著李洛握緊小拳頭,柔聲道:“隊長,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能夠獲得一星院最強學員的稱號!”

李洛也是衝著她笑著點點頭,然後不再多說,直接轉身,率先對著遠處的龍血火域快步而去。

在其身後,秦逐鹿,白豆豆,呂清兒等人儘數的跟上。

而隨著他們漸漸的走遠,再度回頭時,隻見得有一道道光芒從虞浪,白萌萌他們的身上散發出來,這些光芒將他們的身影裹挾,漸漸的沖天而起。

在其他的地方,同樣是有著這些光柱出現。

那些都是其他學府不能進入龍血火域的學員,他們在隊伍分離後,直接就捏碎靈葫,然後選擇了退場。

因為接下來的比賽,是屬於這些進入龍血火域的人的舞台了。

李洛收回目光,轉頭望著出現在眼前的赤紅海域,海麵聲湧動的赤紅火焰,狂暴到讓人心懼,即便此時還未曾踏入其中,但那火焰嘶吼的聲音,已是開始傳來。

李洛盯著那赤紅如血的海水,隱約其中還能夠見到淡淡的金光。

龍血火域。

這片火域,莫非是以真正的龍血所化嗎?

心中想著這些,李洛手中取出了靈葫,然後將其中的天靈露全部傾倒在了身體上。

天靈露則是緩緩的流淌,猶如是化為了一層淡淡的水膜,水膜將身體每一個部位都是覆蓋在其內,頓時一種難以言喻的清涼感湧上心頭,那因為龍血火域所帶來的燥熱感,瞬間消退不見。

李洛好奇的低頭望著覆蓋手掌的水膜,這層水膜並冇有影響體內相力的流轉,但卻將來自龍血火域的影響儘數隔絕。

他細細的感應了一下,道:“這層天靈露所化的水膜雖然能夠隔絕龍血火域的影響,但它自身也是在被火海所消融,我們需要在它被消融之前登上龍骨島。”

“而且水膜自身防護能力頗為的薄弱,一旦被外力襲擊,很有可能破碎,所以等我們進入龍血火域後,儘量避免與人交鋒。”

呂清兒道:“應該不會有人願意在龍血火域戰鬥吧?”

李洛沉吟道:“小心一點總歸是好的,為了取勝,任何的陰謀詭計都不足為奇。”

眾人皆是點頭。

李洛則是一揮手,身影一動,率先掠出,一馬當先的衝進了升騰著血紅火焰的龍血火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