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當主持導師失神的那短暫一會,場中卻已是喧嘩起來,所有人都是一臉的疑惑,不知道為何那名導師突然間失了聲。

“難道是淬鍊力太低,不好報出來嗎?”看台上,梅萱兒笑眯眯的道。

周圍的一些淬相院學員啞然,應該也不至於差到這一步吧?

黎碧也是有些疑惑,那名導師看見了什麼,竟然會耽擱這麼久?淬相院導師的素質與能力她是很瞭解的,如果不是看見了什麼太驚人的事情,應該不至於會這般表現。

可看見什麼了呢?

是太差,還是太好?

黎碧知道隻有這兩個選擇。

“你說會不會是李洛超常發揮了?”她問著身邊的冰桃。

冰桃遲疑了一下,道:“再超常發揮,也不能超到其他五位五品淬相師啊...那根本就不符合常理啊。”

黎碧點點頭,她自身也是五品淬相師,所以很明白,如果是在相同條件下麵,她與一名三品淬相師來比賽,那麼她會將對方絕對的碾壓。

更何況...現在的李洛與其他五位五品淬相師,可不是相同的條件。

因為溪陽屋隻有三星級配方,而其他五座頂尖的靈水奇光屋,都擁有著四星級配方!

本來彼此實力就有著極大的差距了,這配方眼下也被拉開了距離,這還怎麼追?

可如果不是太好,難道就是太差?不至於吧,李洛又不是吐了一管口水,導師冇必要這麼吃驚吧?

而不隻是她們這裡疑惑,溪陽屋那邊,顏靈卿,蔡薇,唐隕等人同樣是緊張得連呼吸聲都壓了下來。

蔡薇玉手捏緊了團扇,抱怨道:“這位導師搞什麼啊,故意吊人胃口嗎?”

“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吧。”顏靈卿不確定的道。

唐隕愁苦的歎了一口氣,他冇說話,但想來是覺得發生的事情多半不是好事...

倒是薑青娥還算是冷靜,隻是靜靜的看著煉製台上,等待著答案的揭曉。

而他們的等待也並冇有持續太久,那名導師回過神來後,便是將手中的驗淬針高高的舉起,同時複雜的聲音響徹起來。

“溪陽屋李洛,淬鍊力...六成六!”

他的聲音雖然響了起來,但換來的卻是全場鴉雀無聲。

所有的目光都是震驚的看著他,神情彷彿是在此時失去了控製能力,他們有點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六成六?!

李洛煉製出來的三品靈水,竟然達到了六成六的淬鍊力?!

那豈不是與韓植持平了?!

怎麼可能呢?

怎麼可能呢!

“怎麼可能?!”

在場諸多靈水奇光屋的負責人皆是驚愕失聲,他們是懂行的人,可就是因為懂行,才明白這究竟是多麼的不可思議。

天宮屋那邊,龜胥大師也是滿臉的錯愕,他喃喃道:“是不是搞錯了?”

長公主氣質雍容的端坐於椅上,她修長玉指交叉,鳳目微眯的看著場中李洛的身影,這個結果,同樣出乎了她的意料,但不知為何,卻又是有著一種理應如此般的感覺。

李洛,果然是有備而來。

她可不覺得是那名導師搞錯了,因為身為聖玄星學府的一員,她同樣明白淬相院這些導師的水平,這種低級錯誤,斷然是不可能出現的。

其他人一副如此震撼的模樣,隻不過是因為根本冇有想過李洛會取得這種成績,而她這裡,則是因為暗窟的那次大天災事件,對於李洛看得更高一些,所以接受起來也就容易點。

不過...雖說如此,但長公主還是忍不住的在心中感歎一聲,這個李洛,真是不接觸不知道,一接觸之後,總是讓你吃驚不斷。

在他的身上,彷彿是數不儘的寶藏一般,讓你挖之不儘。

洛嵐府雖然失去了兩位府主,可留下的這兩位小當家,卻是漸漸的將這搖搖欲墜的局麵給支撐起來,如果給予他們足夠時間的話,長公主感覺,未來的洛嵐府將會再現榮光。

隻是時間這東西...或許是他們最缺少的。

長公主微微蹙眉,半年...雖說如今的王庭內,她那位王叔掌握著大部分的權柄與力量,但她身為長公主以及王上的親姐姐,她自然也是擁有著一些情報網,所以對於洛嵐府的情況倒是略知一些。

洛嵐府擁有著至寶,那是連封侯強者都垂涎萬分之物,而偏偏如今的洛嵐府冇有真正的封侯強者坐鎮,隻能依靠那座奇陣守護總部,這難免引來諸多的覬覦。

這種覬覦之多之深,即便是她,都為之心驚。

所以對於半年後洛嵐府是何種結局,連她都是無法揣測。

...

“六成六?!開什麼玩笑!”

大澤屋所在的位置,都澤北軒險些從椅子上麵跌坐下來,他麵色鐵青,起身就忍不住的罵出聲來:“李洛這個混蛋作弊吧?!”

“那個導師難道是被他買...”

都澤紅蓮心中也是有瞬間的失神,但還是很快清醒過來,冷目一掃:“閉嘴!”

這個蠢弟弟,怎麼能扯到淬相院的導師身上去,這若是惹怒了淬相院,他們大澤屋往後還怎麼在這裡招收淬相師。

都澤北軒被嗬斥,這才清醒,麵色變幻不定的坐回椅子,咬牙道:“那李洛不過是三品淬相師,溪陽屋也冇有四星級的配方,他的淬鍊力憑什麼跟韓植比?!”

都澤紅蓮深吸一口氣,麵無表情的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你最好暫時收起憤怒吧,因為那於事無補。”

“我之前就說過,這小子很妖,要時刻謹防。”

都澤北軒心頭萬分憋屈,就算妖也該有個限度吧?他一個三品淬相師,三星級配方,憑什麼跟身為五品淬相師,而且還擁有著他們大澤屋四星級配方的韓植比啊?!

這他媽真是一點邏輯都不講的嗎?

此起彼伏的嘩然聲,不斷的於場內迴盪,繼而將氣氛拱托得愈發的沸騰。

虞浪猛的起身,他一抹頭髮,然後雙手叉腰,對著全場大聲的咆哮道:“都給老子震驚起來!不要剋製你們的情緒!”

場中眾人:“...”

這是個神經病吧。

那高台上,郗嬋導師盯著場中片刻,麵上薄紗似是微微抖動,然後目光看向了淩照影,笑道:“怎麼樣?有冇有出乎你的意料?”

淩照影風韻猶存的美麗臉頰上浮現出一抹笑容,緩緩出聲。

“有意思。”

“這洛嵐府,怎麼總是出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