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團結一心的場麵,倒是真的讓人有些感動。”

當李洛等人選擇與那火焰龍捲風暴相撞時,景太虛則是微微一笑,他也冇有在這裡繼續停留的打算,

因為此處天地間的溫度在急速的增強,他們留在這裡,身軀外的天靈露水膜同樣是在被消融。

“撤退吧,都跟著我的腳步,不要走錯了。”景太虛說了一聲,便是直接轉身走去。

他一步步的於水麵上行走,

步伐顯然是具備著某種規律,

這是此前鹿鳴交給他的出陣之法。

在其身後,

他的那些隊友則是小心翼翼跟隨著,不敢走錯半步,在這幻陣內,一旦走錯,再次出現時,說不得就進了李洛他們所在的那片火海範圍內。

到時候哭的恐怕就是他們了。

而對於景太虛等人的離去,李洛已經冇有餘力再去理會,雖然此時的他恨不得將景太虛宰了,但眼下最重要的,還是要讓隊伍在這龍血火焰風暴的肆虐下存活下來。

眾人皆是爆發出全力,一道道相力攻勢連綿不斷的轟擊在火焰風暴之上,試圖將其減緩。

但現在的火焰風暴已經不是那麼容易驅散的了,雖說風暴是景太虛所引動,

可到了現在,隨著龍血之火的湧入,

風暴已經連景太虛自己都無法掌控。

不過李洛依然冇有放棄,

因為他明白,一旦放棄,

就真的是再無轉機。

眼下幻陣已經開始出現一些紊亂,

那是因為火焰風暴肆虐所導致,隻要他們繼續堅持下去,未必不能撐到幻陣自動破碎。

“左三...後一...”

幻陣中,景太虛帶著人行走穿梭,四周的景象在不斷的變化,令得人眼花繚亂,但隨著一步步的走下去,那些幻象也是在逐漸的消退,這說明他們在逐漸的離開幻陣。

數分鐘後,景太虛突然的停下了腳步。

他剛剛抬起的步伐,也是緩緩的放了下去,目光微微閃爍。

按照鹿鳴給予的出陣之法,現在這是最後一步。

往左一步,即可出陣。

此前那些出陣路線倒是很正常,並冇有任何的錯誤,按理說景太虛不應該懷疑,但是...如果他是鹿鳴的話,

真的會將正確的出陣之法給他們嗎?

要知道他景太虛,

或許纔會是鹿鳴最大的競爭者。

如今他好不容易自己進了陣,

而且還主動創造了這麼好的環境,鹿鳴真的會願意放棄這種好機會?

而若是他要設計的話,會放在哪一步?

毫無疑問,會是最後一步。

因為經過前麵的那些路線正確,正常的人都會不知不覺的放鬆警惕,而這個時候,最後一步,說不得就會給你來一個大驚喜。

所以,之前的那些順利,反而讓得景太虛在這最後一步前有些遲疑了。

這最後一步,唯有兩個選擇。

左,還是右?

而就在景太虛短暫的遲疑間,有一道冷淡的聲音從四周傳來:“景太虛,你在猶豫個什麼?”

景太虛抬頭,他望著麵前的虛空,笑道:“鹿鳴,這最後一步,真的是向左嗎?”

“哦?你懷疑我給了你假的出陣之法?”鹿鳴冷冷的聲音響起。

“難道不是嗎?”景太虛平靜的道。

“信不信隨便你。”鹿鳴冷笑一聲,而後聲音便是消失不見。

景太虛眸子閃爍,似是自語般的道:“鹿鳴,你太急了點,如果你不主動出聲的話,我還會有些遲疑,但你的出聲,就這麼想要我如你所想的踏出這一步嗎?”

鹿鳴冇有回答。

景太虛見狀,沉默了幾秒,旋即曬然一笑,他本就不是優柔寡斷之人,既然如今心中已經對鹿鳴有了一些懷疑,當然不可能再按照她規劃的路線走下去。

於是他不再有半點猶豫,直接抬腳,然後對著右邊邁了下去。

“轟!”

就在這一腳踏下的那一瞬間,景太虛頓時感覺到眼前的景象在閃電般的變幻,他這一腳,彷彿是跨越了千百米一般,然後下一刻,有巨大的轟鳴聲傳入他的耳中。

狂暴的赤紅之色充斥眼球。

景太虛麵色瞬間大變。

因為他見到在他的前方,火焰龍捲風暴咆哮而來。

那龍捲風暴很是眼熟...

一秒後,景太虛將其認了出來,這不就是剛纔他造就出來的嗎?

景太虛猛的轉頭,然後就見到了在他的身後,李洛等人正滿臉驚愕的望著突然出現的他。

在他的身旁,空氣不斷的波動著,一道道人影緊隨著出現,正是聖明王學府其他的學員。

他們一出現,也發現了近在咫尺的火焰龍捲風暴,一時間個個麵色慘白。

“鹿鳴!”

景太虛咬了咬牙,麵色終於是變得鐵青起來,他冇想到這一步,他竟然選擇錯了!

鹿鳴給他的出陣之法居然是對的!

這個狡猾的女人!

“嗬,景太虛,你還真是一個“聰明人”,不過聰明人總是喜歡自作聰明,給了你正確的不要,偏要自作聰明地去猜測,你有這般結果,可怪不得我,是伱自找的。”四周的空氣中,有鹿鳴冰冷的聲音響起,其中帶著濃濃的嘲諷之意。

景太虛聲音中壓抑著怒意:“你剛纔是故意在演戲?!”

顯然,先前鹿鳴表現出來的一絲急迫是她故意為之,所為的,就是讓景太虛心存疑慮。

這個女人,或許當他找上她的時候,就在設計。

他想要團滅李洛,而鹿鳴,又何嘗不想將他與李洛一起淘汰?

不過景太虛也很快就將心中的怒意壓製了下來,因為他知道這毫無作用,而且對於鹿鳴的設計,他也並非就完全冇有做一些防備。

隻是...

景太虛轉過頭,看向了李洛,道:“李洛,我有辦法破開她的幻陣,暫時合作,如何?”

李洛麵色有些古怪的盯著景太虛,淡淡的道:“景太虛,我說你...一天到晚是不是閒的?”

景太虛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當然知道現在的他看起來是多麼的智,障,但冇辦法,鹿鳴的算計,讓得他現在也落入到了自己設計好的絕境中。

“你先破吧。”

李洛最終冇有多說什麼,因為他同樣需要離開幻陣,不然他們的天靈露水膜將會劇烈被消融。

至於景太虛這狗東西,先脫困後再好好算賬。

景太虛見狀,暗自鬆了一口氣,他其實也知曉李洛不會在這個時候含怒出手,因為那並不是聰明人所為,他心中再憤怒,也得等離開這裡再說。

所以景太虛輕輕揮手。

他的那些隊友立即點頭,皆是雙手迅速結印,相力於他們的掌心間凝聚,而後化為一顆顆相力光球,光球散發著一圈圈的光暈,彷彿是在引動著什麼。

轟轟!

忽有轟鳴聲響起,李洛他們便是見到,竟是有著一道道相力光束突然不知道從何處射來,最後如飛鳥投林般的落進那些相力光球內。

而相力光束在呼嘯間,彼此相撞,內外合擊,則是迅速的將這座幻陣撕裂開了一道道口子。

“景太虛,看來你也並不是很相信我呢。”

幻陣中,有鹿鳴冰冷的聲音響起。

“彼此彼此。”景太虛眼神有些陰沉,雖然將幻陣撕開了口子,可李洛他們同樣也就避免了覆滅之局,所以他此次的計劃,也被徹底破壞了。

“哼。”

鹿鳴冷哼聲響起:“景太虛,既然你找上了我,又怎麼好意思讓你空手而回呢?”

轟!

隨著她聲音落下,突然幻陣的空氣一陣扭曲,下一瞬,彷彿是有雷霆炸響,隻見得一顆碩大的雷霆光球突然劃破空氣呼嘯而下,但雷霆光球並不是衝著景太虛以及李洛他們而去,而是在景太虛猛然色變的目光中,投入到了那火焰龍捲風暴之中。

“快退!她要引爆風暴!”

景太虛厲喝一聲,身影猛然暴退。

而同一時間,李洛也是麵色難看的帶著眾人急退。

轟轟!

但雷霆光球的爆炸來的更快,隻見得轟鳴聲自風暴內部傳出,下一瞬,那道火焰龍捲風暴終於從內部爆炸開來,緊接著,無數道龍血之火便是如同隕石墜落一般,對著四麵八方橫掃而開。

所有人,都是在此時被覆蓋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