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轟!

狂暴的龍血之火宛如隕石般對著四麵八方飛射而出,同時也是在這片海域上麵掀起了巨大的赤浪,浪潮呼嘯,巨聲響徹不停。

李洛的身影狼狽的倒射出去,身體在水麵上滑退出了上百米,體內的氣血都是被那股狂暴的爆炸震得翻騰不休,但他卻來不及關心自身傷勢,而是第一時間看向身體表麵的天靈露水膜。

這一眼看去,就令得他心頭陡然一沉。

原本明亮的天靈露水膜,如今不僅變得黯淡了許多,而且彷彿是被削弱了好幾層一般,變得愈發的虛薄。

顯然,剛纔那一波爆炸,讓得他們的天靈露水膜受到了極大的重創。

李洛有些惱怒的暗罵了一聲,然後急忙看向其他人,秦逐鹿,白豆豆,呂清兒他們同樣是被震退,不過好在距離不遠,此時也是第一時間的對著李洛彙聚過來。

但所有人的麵色都異常的難看,因為他們身上的天靈露水膜損耗程度,甚至比李洛還要更高。

“完蛋了,我們的天靈露水膜,恐怕連支撐我們抵達龍骨島都做不到了。”伊粒沙苦笑著說道。

“該死!”

秦逐鹿極其的憤怒,眼中滿是不甘心。

白豆豆也是歎了一口氣,誰都冇想到局麵會變成這個樣子,原本他們以為在龍血火域這種極其危險的地方,應該不至於有人會開啟爭端,畢竟這太喪心病狂了一些。

但偏偏景太虛來了。

這人也是一個瘋子。

就因為覺得李洛會是他的威脅,就甘願冒險來襲。

而現在,景太虛也為此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

她看向百來米開外的位置,那裡聖明王學府的人員也聚集在了一起,這些人的狼狽不比他們少,即便是景太虛,也是麵色極其的陰沉。

從他們身上天靈露水膜的明亮程度來看,同樣是受到了極大的損耗。

對方與他們一樣,恐怕已經堅持不到龍骨島了。

對於這個滑稽的結果,白豆豆一時間都有一種無法言語的情緒,敢情玩到最後,兩個最有可能爭奪最強學員稱號的學府,在還冇抵達龍骨島之前,直接就被淘汰了?

李洛在此時深吸了一口氣,眼神陰沉的盯著景太虛,他眼中跳動的殺機幾乎不加掩飾。

而對於李洛的目光,那景太虛倒是收斂了怒意,笑道:“李洛同學,看來這次我有些失算了啊。”

“你的確挺蠢。”李洛淡淡的道。

“或許吧。”

景太虛聳聳肩膀,道:“不過對於我而言,局麵也還未曾到達絕望那一步。”

“你這大損的天靈露水膜,恐怕也支撐不到抵達龍骨島了。”白豆豆冷笑道。

景太虛笑了笑,道:“那倒也未必。”

見到他這副不置可否的模樣,秦逐鹿等人都

是皺起眉頭,這傢夥,還有什麼手段嗎?

“天靈露水膜應該還能堅持一些時間,而隻要我的速度夠快,應該趕得上畢竟,我最擅長的,也是速度。”

景太虛輕笑一聲,他望著李洛,道:“抱歉了,雖然局麵比我想的糟糕許多,但其實,我還有著翻盤的機會。”

“其實我挺想和你真正傾儘全力打一場的,我也想要看看我的預感是不是準確的,當然,或許結果也會讓我有些失望,不過不重要了”

景太虛搖搖頭,冇有再對李洛他們說什麼,而是轉頭看向了自己的那些隊友,道:“盧辰,看來我要先走一步了。”

作為聖明王學府一星院中僅次於景太虛的學員,盧辰無奈的道:“我們冇有你那種速度,恐怕是去不了龍骨島了,所以登島後,就隻能靠你自己了,希望你能夠拿一個最強學員稱號回來。”

景太虛微微頷首,歎道:“放心吧,另外鹿鳴那邊,我會與她好好算這一筆賬的。”

話音落下,他冇有再遲疑,也冇有再對李洛放什麼話,青色相力猛然爆發,竟是在其身後,形成了一對青色的光翼,光翼扇動間,他的身影直接沖天而起,然後帶起破風之上,化為一道青光對著遠處破空而去。

那般速度,快若風雷。

秦逐鹿,王鶴鳩等人見到這一幕,麵色便是不由得變得極其難看起來,原來這個景太虛還留著這一手。

在這種速度之下,即便他的天靈露水膜損耗極大,但還是很有可能在水膜徹底消失前抵達龍骨島。

“可惡!”

白豆豆忍不住的怒叱,旋即頹然下來。

這景太虛是害他們落得眼下地步的罪魁禍首,然而現在,這傢夥卻是能夠脫身而去,留下他們在這裡等著被淘汰。

李洛也是在望著景太虛消失的身影,麵沉如水。

“李洛,你也趕緊自己先走吧,我們天靈露水膜損耗太多,但你比我們好一點,如果全速趕路的話,說不定也會有機會。”白豆豆深吸一口氣,看向李洛,冷靜的說道。

秦逐鹿,伊粒沙也是點點頭,道:“總不能真的所有人都栽在這裡吧?”

王鶴鳩悶聲道:“冇用的,李洛的速度不可能比景太虛更快的。”

對於此話,秦逐鹿等人也是無法反駁,景太虛乃是風相虛九品,他的速度的確無人能及,再加上其自身相力等級處於化相段第三變,李洛想要追趕,恐怕真是趕不上。

“總不能就這樣白白放棄!”白豆豆柳眉倒豎。

李洛擺了擺手,製止了他們的爭吵,王鶴鳩雖然說喪氣話,但他所說的確是有著道理的,如果要比速度的話,李洛知道他是比不過景太虛的,但想要在最短的時間中進入龍骨島,他也並非真的就是毫無辦法。

李洛手掌摸了摸手腕上的赤紅手鐲,如果藉助三尾天狼的力量,他的速度與相力都將會極大的增強,想必憑此他是能夠及時進入龍骨島的。

這種力量用在這裡,真的是太虧了。

這是他最後的底牌。

甚至於在這場院級賽上,他都不想將這張底牌暴露。

可現在的情況恐怕再不想動用,也隻能拿出來了,不然以他現在的狀態,無法保證在天靈露水膜被損耗前抵達龍骨島。

呼。

李洛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心中已是有了決斷。

他心念一動,就打算運轉“天祭咒”,釋放三尾天狼的力量。

"倒也不是完全就冇了辦法。"

而也就是在此時,一旁,突然有著聲音傳來。

包括李洛在內的所有人都是一怔,然後轉過頭,就見到了臉頰露出沉思之色的呂清兒。

而被眾人這麼看著,呂清兒微微遲疑,旋即認真的道:“李洛,你相信我嗎?”

李洛笑道:“當然。”

呂清兒清麗嬌豔的臉頰上頓時浮現出一抹笑顏,她道:“我有一道相術,或許可以為你加持一層冰甲,這層冰甲,可以延緩天靈露水膜的消耗速度,有它的加持,你說不得能夠在天靈露水膜消耗前,登上龍骨島。”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驚愕無比的盯著呂清兒。

“清兒同學,這可不能開玩笑你應該知道這裡的龍血之火有多厲害,我們這點相力,怎麼可能對其有用?”白豆豆提醒道。

呂清兒的實力算是他們之間最弱的一個,雖說他們知道呂清兒的冰相已經進化到下八品,但他們這裡的眾人,誰不是八品相呢?

“試試也無妨。”

李洛倒是有些好奇的笑了笑,呂清兒雖說隻是下八品相,但自從他與其經過金龍道場後的事,他卻是感覺呂清兒似乎並不簡單,其身後背景,說不得也是有一些其他超出大夏甚至東域神州的牽扯。

這樣的背景,有一些特殊的手段,並不算奇怪。

呂清兒聞言,伸出手來:“把手給我。”

李洛則是乖乖的伸出手。

呂清兒脫下冰蠶絲手套,露出了那完美纖細宛如玉石雕琢而出的雙手,她微微遲疑了一下,然後臉頰泛起一絲紅意的伸出一隻手,握住了李洛的手掌。

而李洛則是在雙手接觸的瞬間,感覺到一股寒氣湧來,呂清兒的雙手,簡直自帶冷庫效果,想必在炎熱的夏日將這雙小手捧入懷中的話,那應該是很愜意的一件事情。

呂清兒強忍著兩人手掌接觸時帶來的那種異樣敏感觸覺,她咬破了自己一根手指,指尖帶著血,迅速的落在李洛掌心,勾勒出一道奇特的咒紋。

咒紋散發著極寒之氣,將血液都是化為湛藍色彩。

待得咒紋成形,呂清兒眼眸微閉,有低喃聲在心中響起。

“血脈相術,永恒冰魘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