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呂清兒心中的低喃聲響起時,李洛掌心的冰藍色咒紋突然間爆發出璀璨的光芒,隻見得一縷縷冰藍色的光線以其掌心為源頭,陡然席捲而出。

冰藍色的光線很快的覆蓋了李洛的身軀,

漸漸的化為了一具冰藍色的戰甲。

戰甲之上,勾勒著奇特的暗紅色紋路,同時有一種極致的冰寒之意散發出來,這種寒氣一出現,所有人都感覺到四周那狂躁的溫度彷彿都是漸漸的受到了一些壓製。

不過這種壓製隻是極其短暫的,很快燥熱之氣席捲而來,李洛身軀上的那冰藍色戰甲,

就開始有了一點融化的跡象。

但眾人卻是發現,

雖然冰藍色戰甲在融化,

但戰甲下麵所覆蓋的天靈露水膜消融的速度,卻是在此時有所減緩。

秦逐鹿,白豆豆等人皆是瞪大了眼睛。

竟然還真的有用?

呂清兒這是什麼相術?竟然承受得住這裡的龍血之火的侵蝕?

這怎麼可能呢?!

而在他們震驚的目光中,呂清兒俏臉上的血色卻是在此時消退殆儘,她嬌軀微微搖晃,然後被白豆豆趕緊扶住。

“李洛,我隻能做到這種程度了,這具“冰魘甲”能夠幫你緩解龍血之火對天靈露水膜的消融,想來這可以為你爭取一些時間,但至於能不能支撐到龍骨島,我也不太確定。”呂清兒好聽的嗓音都是在此時變得虛弱了許多。

李洛怔怔的看著身體上的奇特冰甲,他是真冇想到呂清兒還有這般手段。

他能夠感受得出來,這所謂的冰魘甲,絕非是普通的相術。

他怔了數息,便是迅速回過神,

衝著呂清兒露出驚歎的笑容:“你這一手,

真是來得太及時了!”

他的心中的確滿是驚喜,

有了呂清兒的出手,

他那三尾天狼的底牌就可以繼續藏下去,以作奇招之用。

這可真是意外的收穫。

望著驚喜的李洛,呂清兒唇角也是泛起一抹笑意,這道獨特的相術,是她修煉了許久才成功的,而之前對於她選擇這道相術,魚紅溪其實是有些不解與不滿的,因為以呂清兒如今的實力,修行一道血脈相術就已經是極限了,所以她原本可以選擇其他對她的修行更加有利的血脈相術。

隻是呂清兒執意,最終魚紅溪也就隻能依了她。

而如今,她所準備的這道相術,則是起到了她想要的結果。

所以此時的呂清兒,心中也是頗為的滿足。

“不過我現在的相力,施展這麼一道相術就已經是極限了,無法再給其他人也加持。”呂清兒有些歉意的看向其他人。

秦逐鹿他們倒是搖了搖頭,道:“現在這局麵,

能把李洛送進去,就已經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李洛,你趕緊走吧,不要浪費時間了。”

白豆豆則是催促道,這“冰魘甲”顯然也是無法持續太久,隻能取得稍作緩解的作用,所以李洛必須抓緊一切的時間立即趕路,否則到時候功虧一簣,這纔是讓人難受的事情。

王鶴鳩一臉的鬱悶,原以為好不容易湊齊了天靈露,他能夠去龍骨島上大顯身手露個臉,結果在這半途就要被淘汰,隻能眼看著李洛一個人去進行最後的決戰。

“李洛,加油,希望你能夠打敗那個景太虛給我們出口氣。”伊粒沙笑道。

李洛也明白如今時間緊迫,所以麵對著眾人期盼的目光,他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

“我會的。”

聲音落下,有相力自他的體內爆發而起,旋即他的身影直接轉身掠出,腳掌踩在水麵上時,水相之力引動浪潮,猶如是彈簧一般,猛的一彈,就令得他的身影縱躍了出去。

一躍之下,便是上百米,如此速度雖然不及景太虛的飛天,但也算是極其的迅速了。

身影掠出了半晌,李洛轉過頭看了一眼遠處的後方,卻是見到呂清兒,秦逐鹿,白豆豆他們的身影漸漸的被火焰所覆蓋,而後有一道道流光沖天而起,那是被淘汰的標誌。

李洛凝視了數秒,然後轉過頭,俊朗的麵龐冇有波瀾,而那一對眼眸之中,卻是有著許些煞氣在流轉。

景太虛。

不,還有鹿鳴。

雖然景太虛是主謀,但既然鹿鳴幫忙出了手,不管她的目的究竟是什麼,那也算是結了一個梁子,此後遇見,也就不必再多說什麼,這個場子是必須得找回來的。

不然真是對不住被淘汰的幾個同伴了。

李洛身影急速前行,身體上那一層“冰魘甲”也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開始漸漸的融化,不過在其未完全融化之前,其內的天靈露水膜的損耗速度,卻是被降到了最低。

“從冰魘甲消融的速度來看,應該能夠堅持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後,天靈露水膜則是會繼續損耗。

一旦在此之前,他無法進入到龍骨島的話,此處的龍血之火,依舊會將他淘汰。

“希望能夠趕得上吧。”

李洛自語,繼續加速前行。

在那趕路的沿途上,還能夠遇見其他學府的學員,而當他們見到火急火燎的李洛後,都是一愣,然後他們就發現了李洛身體外處於黯淡狀態的天靈露水膜,當即眼中便是有著幸災樂禍之色湧現出來。

這李洛原來是不知道怎麼把天靈露水膜搞壞了麼,怪不得這麼急,如果到時候這傢夥趕不上,豈不是就要率先被淘汰了?

對此,其他學府的人都是樂見其成,畢竟李洛也算是奪冠大熱門,他在龍血火域中被淘汰,他們也會少一個有力的競爭對手。

而對於沿途的那些視線,李洛卻是毫不理會,隻是全速趕路。

如此直到一個時辰後。

冰魘甲徹底消融。

天靈露水膜的消融速度開始加快。

李洛眼神微凝,不過這也是在意料之中,所以他並未驚慌,體內兩座相宮中,相力如洪流般的流淌出來,他的速度催動到了極致。

“應該可以!”

“李洛,你不能放棄!”

李洛心跳如捶鼓,精神高度的集中,他也不想這麼窩囊的被淘汰。

轟!

而就在他凝聚心神的全速衝擊時,腳下的海麵突有火浪突然的衝出,李洛身影一閃,靈活的將其避開,但卻見到有一道龍血之火對著手腕處衝了過去,彷彿是被什麼引動了一般。

李洛頓時一驚,那裡是空間球!

這寶貝可彆被搞壞了,不然裡麵儲存的東西都得掉出來。

但此時已是來不及反應,他隻能眼睜睜的見到一道龍血之火撞擊上了手腕上佩戴的空間球。

而就在李洛做著空間球破碎的準備時,他卻是驚訝的發現,空間球完好無損,那擊中空間球的龍血之火,則是直接詭異的消失了。

李洛身影不停,但麵龐上卻佈滿著驚愕之意。

因為他感應到,空間球內有細微的震動傳出來。

有什麼東西,把那龍血之火給吸收了。

李洛微微遲疑,然後伸手抹過空間球,頓時有一物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那是一枚黑色的令牌。

令牌上麵,那個古老的“李”字,正在閃爍著神秘的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