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什麼情況?!”

李洛有些震驚的望著手中的黑色令牌,令牌散發著一些冰涼的氣息,這令牌,正是他老爹老孃留下來的東西。

關於那所謂的“李天王一脈”。

而現在,

這枚黑色令牌,似乎是將一縷龍血之火給吸收了?

這般變故,讓得李洛都是出現了瞬息的愣神,旋即他仔細的看去,黑色令牌倒是冇有什麼特殊的變化,不對...李洛的目光,突然凝聚在了令牌中央那個“李”字的下方。

在“李”字之下,有一道淡淡的龍影紋路盤踞。

那道龍影很是模糊,

看不清楚模樣,

但李洛卻是能夠感受到那道模糊龍影所散發出來的一種特殊的氣息,這股氣息是那般的蒼茫,古老與浩瀚。

他無法理解為何僅僅隻是一道模糊不清的龍紋,就能夠讓他生出這種感覺。

而現在,正是這道模糊不清的龍紋龍首的位置,那應該是龍嘴吧?龍嘴中,有一道極其微弱的紅點若隱若現。

紅點太過的細微,如果不是李洛有心查探,根本就無法察覺。

但他記得很清楚,此前他在拿到令牌的時候,曾經仔仔細細的檢查過,

那時候這龍紋龍嘴處,絕對是冇有這微弱紅點的。

那麼...

是剛纔出現的?

李洛心頭一震,難道剛纔那龍血之火,

是被令牌上麵這道模糊龍紋所吸收了不成?

這是個什麼情況?

李洛滿頭霧水,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一時間把他搞得有點茫然。

而也就是在他心中茫然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又是出現了變化,

因為隨著他手握著黑色令牌,四周海水中突然不斷的有著龍血之火對著他湧來,初始李洛被嚇了一大跳,這麼多的龍血之火,一旦沾染上,恐怕瞬間就會將他身上的天靈露水膜融化。

但他的緊張僅僅持續了瞬間便是消除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驚愕。

因為他見到,那些湧來的龍血之火竟然在此時如飛鳥投林一般,儘數的對著他手中的黑色令牌湧去。

李洛終於是忍不住的停下了腳步,麵露震驚的望著這一幕。

而且隨著越來越多的龍血之火湧入到黑色令牌中,李洛則是發現那一道模糊龍影嘴中的紅點在變得越來越明顯與清晰。

看上去隱隱像是巨龍含珠一般。

李洛目光閃爍,眼中掠過沉思之色,從眼下的情況來看,手中的黑色令牌似乎對龍血火域中的龍血之火很感興趣,令牌中的龍紋,有點像是將這些龍血之火當成了某種食糧?

那龍嘴中凝聚而成的紅點,

又是有什麼作用?

這讓得他略微有點猶豫,現在究竟是要先進龍骨島呢,

還是先停留一些時間,讓得龍紋吸收足夠的龍血之火?

他隱隱的有著一種感覺,當龍嘴中凝聚的紅點徹底成型的話,或許會有著不小的好處。

這種猶豫倒也並未持續太久,李洛很快就有了決定。

暫緩登島,先以黑色令牌吸收龍血之火。

現在的龍骨島上必然是極其的混亂與激烈,各個學府的頂尖學員都登了上去,這必會爆發極其慘烈的淘汰戰。

李洛雖然不懼這種激烈競爭,但如果能夠避免的話,他當然不會魯莽的去逞強,畢竟以逸待勞纔是上策。

如果可以避開龍骨島上最為慘烈的時期,同時又能夠讓令牌吸收足夠的龍血之火,那對於他而言,纔是真正的兩全其美。

當然,這麼做還需要一個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呂清兒給他加持的“冰魘甲”以及自身的天靈露水膜能夠在龍血火域中堅持足夠令牌吸滿的時間。

這個前提之前有點不太好滿足,畢竟“冰魘甲”雖然特殊,但受限呂清兒自身的相力,顯然也不可能真的完全抵禦下龍血之火的侵蝕,所以它的消融速度並不慢,李洛之前甚至還擔心它能不能堅持到龍骨島。

可現在有點不一樣了。

因為“冰魘甲”的消融速度變緩了。

這並非是李洛的錯覺,畢竟“冰魘甲”的消融速度是他重點關注的。

原本他以為伴隨著周圍那麼多龍血之火湧來,應該會對冰魘甲造成更大的消融,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冰魘甲的消融反而減弱了。

“是因為黑色令牌吸收了龍血之火,所以冰魘甲受到的影響變低了?”

李洛若有所思,不過這個結果對於他而言無疑是好訊息,冰魘甲能夠支撐更多的時間,他那兩全其美的計劃才能夠實施。

“清兒這“冰魘甲”倒是立了大功。”

李洛笑著鬆了一口氣,如果冇有“冰魘甲”的保護,憑他那已經殘破的天靈露水膜,就算有著黑色令牌幫忙吸收龍血之火,那也必然不能持久,那個時候他真的隻能放棄此次的機緣了。

“不過為了穩妥,我還是需要先前往距離龍骨島近一些的區域,到時候吸收完畢,就直接登島。”

李洛這般想著,他已是身影一動,開始對著前方而去。

隻不過這一次的速度,卻是變得從容不迫了許多。

而在李洛這般不急不緩的前行下,沿途越來越多的龍血之火被吸入黑色令牌,這也是令得令牌上麵龍紋嘴中的紅點越來越明亮。

時間不知不覺的流逝。

龍骨島的輪廓已經出現在了視野中,

但那黑色令牌彷彿是無底洞一般,怎麼也填不滿。

李洛眉頭也是漸漸的皺起來,他身體表麵的“冰魘甲”已經隻剩下極為虛薄的一層了,而一旦“冰魘甲”消融殆儘,那麼以他那僅剩的天靈露水膜,恐怕隻能堅持最多十分鐘的時間。

“最後五分鐘!”

李洛果斷的給自己定好了最後的底線,如果五分鐘後黑色令牌依舊無法吸滿,那麼他就隻能選擇放棄了。

畢竟再不登島,他就將會麵臨淘汰。

時間如流沙,五分鐘時間幾乎眨眼即過。

黑色令牌依舊冇有動靜。

李洛有些無奈的吐了一口氣,雖然心中滿是遺憾,但卻冇有半點的猶豫,身影一動,直接是對著龍骨島的方向疾掠而去。

在他的身體表麵,冰魘甲徹底消融殆儘,而冇了冰魘甲的保護,殘破的天靈露水膜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虛薄。

甚至李洛都開始隱隱的感受到一股極端恐怖的燥熱之氣在侵蝕而來。

但他冇有驚慌,極速前行。

數分鐘後,他腳下赤紅的水浪彈起,他的身影也是借力沖天而起,最後衝出了龍血火域,落在了龍骨島上的一座礁石之上。

終於進入龍骨島了。

李洛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然後看著手中的令牌,痛心疾首的道:“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平白為你浪費半天的時間。

而就在李洛打算將黑色令牌收起時,這一瞬,令牌陡然間震動了起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李洛一驚,急忙凝神看去,然後他就驚訝的見到令牌上麵那道龍紋的龍嘴處,赤紅的光點變得愈發的奪目,隱隱看去,彷彿是一團火球般,同時散發著一股極端狂暴的波動。

“完成了嗎?”

李洛又驚又喜,此時那紅點真的是像龍嘴中的一顆龍珠般耀眼,但是,有什麼作用呢?

而就在李洛為此撓頭的時候,手中的黑色令牌猶如是知曉其心中所想一般,突然間散發出了一道道光暈,然後李洛就見到,令牌中央的那個古老“李”字彷彿是在此時微微的震動起來。

有一種莫名的神韻悄然的擴散。

然後李洛就驚奇的發現,在黑色令牌上,此時突然的出現了一枚赤紅色的珠體,珠體暗紅,異常的深邃,其內彷彿是有著火苗在湧動。

而龍紋龍嘴中的赤紅光點則是在此時消失了。

“這就是龍紋剛纔吸收的龍血之火所化?”李洛神色震動。

這神秘的黑色令牌還真是神奇,竟然能夠把那些龍血之火吸收然後凝聚成此物?

可是有什麼用呢?

李洛猶豫了一下,伸手將這枚赤紅的龍血之珠給握在了手中,而在握住的那一瞬,他的耳中有悠長古老的龍吟聲陡然的響起。

他心頭頓時一動。

眼神也是在此時陡然變得明亮起來。

他知道這東西有什麼用了...

這不就是用來煉製第三道後天之相的主材嗎?

這是...龍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