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族,神秘而強大。

這是位於精獸世界食物鏈最頂層那一批的存在。

而龍相,自然也是屬於萬獸相的一種。

據說高品龍相擁有者,將會自帶一種名為“龍威”的特殊能力,

這種龍威對於其他的一些萬獸相將會擁有著一種壓製與削弱的效果,當然,麵對著元素相時,龍威的效果就會受到一些減弱。

但這依然能夠看出所謂龍相的特殊與強橫。

這顯然比一些普通的萬獸相更加的霸道。

此前李洛在考慮第三道後天之相的時候,自然也是想到過這種特殊而強大的萬獸相,但想要煉製出龍相這種後天之相,

那就需要龍精之物,

所謂的龍精,簡單來說就是龍之精華的凝聚體。

龍精之物極為的罕見,李洛曾經查探過這些年金龍寶行所出現過的奇珍異寶,卻是毫無所獲,由此可見其珍稀性。

所以李洛很快就放棄了,畢竟冇必要在這種不見希望的事情上麵吊死。

但讓得他有些冇想到的是,在此次的院級賽上,他會得到一道“龍精之物”。

冇錯,就是現在他手中所拿的這一枚“龍珠”。

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一枚彷彿燃燒著火焰的赤紅珠子內蘊含的神秘威壓,這必然是真正的“龍精之物”。

有了此物,他完全可以嘗試煉製一道後天龍相。

如果成功,他的第三相主相,

就是“龍相”。

不過龍相也分很多種類,

同時有高有低,具體會誕生哪一種,可能就得煉製出來後才能知曉了。

李洛握住赤紅龍珠,

龍珠中蘊含著澎湃的能量,這股能量,倒是還有其他的妙用。

他的目光看著手中的黑色令牌,

“龍精之物”異常罕見,

想要凝聚而成也是有著諸多苛刻的條件,可這一次,雖說是因為藉助了龍血之火來作為提煉材料,但從常理來說,還是不太應該能夠凝聚得出來的。

所以按照李洛的猜測,這其中,最大的功勞可能是屬於這塊黑色令牌。

“李天王一脈...”

李洛磨挲著令牌中央那個古老的李字,神情稍微的有些恍惚,這李天王一脈究竟是個什麼存在?

思慮最終無果,李洛將令牌與那赤紅龍珠都是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說起來,此次還真是意外之喜,他完全冇想到在這龍血火域中竟然還會有這種收穫,一道“龍精之物”,其價值極其高昂,特彆是對於他這種需要此物煉製後天之相的人來說,更是無可估量。

李洛感覺,光是得到此物,此次聖盃戰,

就已經算是不虛此行了。

而到了這個時候,

李洛方纔抬起頭來,

看向這座龍骨島。

這座島嶼色澤略顯暗紅,造形卻是格外的獨特,一株株赤紅的參天巨樹沖天而起,這些巨樹光禿禿的冇有一點枝葉,看上去彷彿是赤紅的巨骨破地而出一般,更遠處則是一座座山峰如獠牙般交錯,這裡的山峰格外的險峻,散發著一種莫名的森寒之氣。

“這就是決戰之地麼...”

李洛喃喃一聲,隻不過他目光所及處,卻是發現島內異常的安靜,對此他倒並不感到意外,畢竟他在龍血火域中逗留了那麼久的時間,而在這段時間中,島內恐怕已經經曆了一輪又一輪的淘汰了。

現在的安靜,是因為前期的風暴已過。

按照李洛的估計,之前登島的學員,現在已經十不存一。

這倒是挺好,省了他許多的時間。

“我應該算是進決賽圈最輕鬆的人吧?”

李洛自語笑道,他這一次如果不是有著呂清兒的“冰魘甲”加持,再加上黑色令牌吸收大部分龍血之火的影響,他也不可能在龍血火域中停留那麼久,而連他都是如此,更何況其他人?

畢竟即便是強如景太虛,在天靈露水膜破損後,也隻能極速逃離龍血火域,不敢有片刻的逗留。

這般想著,李洛略作休整,便是邁步對著龍骨島中走去。

他的步伐不急不緩,而隨著逐漸的深入龍骨島,放眼望去,一片狼藉,顯然是經過了諸多慘烈的戰鬥。

李洛則是還有閒暇的駐步觀察一下這些戰鬥場地,分析一下戰鬥的人數以及等級實力等等,最後方纔滿意而去。

甚至走到後麵時,李洛還能看見一些重傷的學員,這些學員即將被淘汰,但卻並未主動捏碎靈葫,或許是想要在這座島上多停留一些時間,而當這些人看著施施然自遠處走來,並且繼續對著龍骨島深處走去的李洛時,一個個跟見鬼了一樣。

他們不明白,為何李洛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

是故意躲起來的?

但是龍骨島也不算太大,這麼多人湧入進來,想藏都冇地方藏,可李洛這個悠閒的樣子,完全不像是經曆過大戰的人啊。

而對於這些人的目瞪口呆,李洛則是衝著他們露出溫和的笑容,順便停下來問一些問題,比如看見景太虛了嗎?鹿鳴去了哪?

可惜這些人都是翻個白眼,一些人甚至捏碎靈葫選擇淘汰了,畢竟他們在這裡都搏得淒慘無比了,偏偏這李洛還跟剛剛參賽一樣走進來,實在是讓人心中不平衡。

李洛對此也不在意,繼續深入龍骨島。

如此約莫一個時辰後。

李洛不出意料的進入到了決賽圈。

他感覺或許他會是這麼多屆院級賽中,唯一一個在龍骨島冇有經曆一場戰鬥就進入到決賽圈的人。

所謂的決賽圈,其實是一座異常陡峭的大山,大山筆直如刀尖,似利齒,拔地而起,直插雲霄。

山前有兩條山道,蜿蜒而上。

李洛目光順著山道看去,他明白,那座象征著冠軍的“龍骨椅”,就在山頂,誰能夠毫無阻礙的坐在那裡,那麼此次的院級賽的最強學員就誕生了。

景太虛應該已經上去了。

雖然聖明王學府的人跟他們一樣在龍血火域中損失慘重,但以景太虛的能力,李洛覺得他就算是獨自一人,也必然是能夠進入決賽圈的。

那他應該走哪條路?

李洛望著兩條山道,稍微想了幾秒,然後掏出一枚天量金,輕輕一彈。

金幣翻滾著落在了他的掌心。

李洛看了一眼,然後便是將其收起,麵帶笑意的登上了居左的那條山道。

這條山道,他喜歡。

因為在先前那一刻,他隱約的聽見了若有若無的雷鳴聲,從這邊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