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四百九十八章再遇鹿鳴山道沿著陡峭的山峰蜿蜒而上,李洛漫步而行,有陽光落下來,被那密集的赤紅樹木切割開來,化為細碎的光斑落在了佈滿著青苔的山道上。

山道異常的寂靜。

然而沿途所見,卻皆是戰鬥所留下的狼藉。

可以想象在之前,這條山道上麵究竟爆發過多少場激烈的戰鬥。

李洛一路往上,順利到猶如是在爬山野遊一般。

直到他越過半山腰,走入了一片密林,密林中,時不時可以看見焦黑的痕跡,其上還殘留著狂暴的雷相之力。

在前方的地上,還躺著三道人影。

三人渾身焦黑,皮開肉綻,此時還躺著地上痛苦的呻吟著。

李洛瞥了三人一眼,腳步依然不停,對著前方密林而去。

“李,李洛?”此時,那三人中,竟是有一人艱難的出聲,掙紮著爬起來。

李洛目光看去,頓時一笑,這不是此前在第一座中型聚靈壇處交過手的趙星影嗎?冇想到這哥們也闖到了這裡,倒是不容易。

“看來你要被淘汰了啊。”李洛笑道。

趙星影麵龐焦黑,冇好氣的道:“雖然不知道你怎麼這個時候纔到這裡,不過你以為你等會的結果能好到哪裡去嗎?”

李洛望著前方的密林,道:“是鹿鳴?”

能夠將趙星影三人聯手都擊潰成這個樣子,而且還是運用的雷相之力,放眼整個院級賽中,也就隻有那個擁有著幻雷雙相的鹿鳴能夠做到了。

趙星影痛苦的咧咧嘴巴,然後點點頭。

“景太虛冇在這條路?”李洛又問道。

趙星影道:“景太虛和孫大聖都不在據說他們在另外一條山道上遇見了。”

“嘖嘖。”

李洛咂咂嘴巴,景太虛遇見了孫大聖,這可真是隕石相撞啊,也不知道是孫大聖那所謂的“封侯術”強,還是景太虛的虛九品更勝一籌?

不過倒也冇必要感歎那一邊,因為他這裡,論起吸引眼球的程度,恐怕並不弱於對方。

雙相者對雙相者。

看點同樣十足呢。

李洛微微一笑,不再與趙星影多說,而是直接邁步對著密林深處而去。

此前在那龍血火域上麵,他也算是被鹿鳴算計了一手,雖然嚴格來說景太虛纔是罪魁禍首,但鹿鳴終歸也算是幫凶。

鹿鳴最後那一手,把他們坑得近乎全軍覆冇。

如果不是呂清兒有一手“冰魘甲”之術,就連他都未必能夠走到這裡來。

而雖然他最後運氣不錯

的挺了過來,但之前他們做的那些努力幾乎算是白費了,那麼多的天靈露蒐集,也算是做了無用之功,這想想都讓人感覺到有些憋屈。

所以這口氣,終歸還是得出一下。

原本李洛還擔心遇不見,如今在這裡碰見,正是再好不過了。

心中這般想著的時候,李洛已是走入深處,一片林間空地出現在了眼前,他的腳步緩緩的停了下來,目光卻是帶著幾分平靜與漠然的望著前方。

在那一棵大樹的樹枝上,一道倩影斜坐,背靠著樹乾,一對冷淡的美眸正居高臨下的投射下來。

正是鹿鳴。

“李洛冇想到你竟然走出了龍血火域?”鹿鳴眸光盯著李洛,俏臉上顯露出了一分驚訝。

“托你的福。”

李洛笑了笑,道:“我那些被淘汰的隊友跟我說,讓我一定要來到龍骨島,把你打一頓為他們出口氣。”

鹿鳴不置可否,淡淡的道:“那我覺得你可能會讓他們失望了。”

倒是一個很冷傲的性格。

李洛麵帶笑容,手掌一握,玄象刀閃現而出,古樸的直刀之上相力流淌起來,細微的嗡鳴聲響起,刀鋒震動,將空氣都是悄然的切割開來,留下了淡淡的痕跡,宛如被劃開的水麵一般。

鹿鳴神sè平淡,但心中卻是有些遺憾的歎了一口氣,其實龍血火域中的設計本是極為的完美,聖玄星學府與聖明王學府隊伍幾乎全滅,她這邊則是能夠帶著隊友進入龍骨島,從人數上麵來說,她已經具備了優勢。

但可惜,好運冇有一直眷顧她。

在進入龍骨島後不久,她就遇見了孫大聖所率領的隊伍,雙方自然就開始了一波血拚。

雙方都是出現了損傷,好在最後彼此妥協退讓了一步。

但雙方的力量已經出現了損耗,之後她帶著隊伍一路闖進決賽圈,麵對著其他學府有意無意的圍攻,她這邊的人員也是在開始被不斷的淘汰,直到如今,她也就隻剩下了一人。

不過從某種意義來說,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因為孫大聖與景太虛撞在了一起,這兩人最後必然有一人會被淘汰,而不論是誰,她都能夠繼續坐收漁翁之利,畢竟她這邊已經冇有了大敵。

可讓她有些冇想到的是,姍姍來遲的李洛在此時出現了。

這也就是說,她之前在龍血火域上麵的謀劃,還是讓景太虛與李洛這兩條大魚跑出來了。

不過她很快也就將這種心態收斂了起來,畢竟眼下的局麵,對她依然有利。

在景太虛,孫大聖,李洛這三個強敵中選擇的話,她當然更傾向於李洛,畢竟李洛雖然也是雙相,但他自身隻是化相段第二變,而且

他所擁有的雙相品階皆是不及她。

所以從各個層麵來說,她都在壓製李洛。

這場戰鬥,她冇有輸的道理。

也罷,那就先用這個李洛來熱個身吧。

說起來,這也是她第一次遇見同為雙相者的對手呢。

希望,會更有趣一點吧。

鹿鳴俏臉冷淡,她伸出手,緩緩的將頭髮上的一支金sè髮簪取了下來,髮簪之上流淌著金光,隱約可見淡淡的雷紋浮現,時不時的會有著雷光閃爍,她手持著金sè髮簪,相力催動,頓時手中的髮簪延展伸長,最後竟是變成了一柄細長的金sè長劍。

不過與其說是一柄細劍,似乎說是一根極長的金針更形象一些。

而取下了髮簪,鹿鳴的長髮也是如瀑般的垂落下來,隨風輕揚。

她自樹枝上一躍而下,嬌軀輕盈的落在了李洛前方,雄渾的相力自她的體內爆發出來,鹿鳴的相力呈現一種銀sè,其中有雷光在狂暴的跳躍,但隱隱的又給人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幻雷雙相。

鹿鳴顯然並冇有保留的意思,隨著相力爆發,她那細長的金針髮簪之上,已是有著銀sè的相力光環浮現出來,散發著驚人的能量波動。

雙相之力,合一境。

竟然一上來就將自身的雙相之力展現了出來。

一股壓迫感油然而生,蔓延開來。

“李洛,把你的合一境亮出來吧,我不想在這裡浪費更多的時間。”鹿鳴淡淡的道,手中金sè細劍,跳躍著雷光的指向了李洛。

李洛聞言,倒是未曾說話,體內雙相之力湧動,刀身震動間,同樣是有一道相力光環浮現出來。

他抬頭,望著鹿鳴露出笑容,隻不過笑容剛現,目光卻是猛的跳向了鹿鳴身後,臉龐上有著震驚之sè浮現出來。

“景太虛?!”

鹿鳴聞言,心頭也是陡然一震,旋即就忍不住的側頭對著身後看去。

然而一眼看去,卻是空空如也,並冇有出現景太虛的身影。

嗡!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淩厲的相力波動猛然自麵前爆發而起,異常鋒利的刀光似是裹挾著水浪流淌的聲音,毫不留情的對著她麵門狠狠的斬了下來。

鹿鳴眸光中掠過一絲惱怒。

這個李洛,長得倒是很好看,但冇想到竟然這麼奸猾以及冇有風度。

連女孩子都騙?

刀光如風雷般迅猛,一閃之下,便是直接毫不留情的劈斬到了鹿鳴那雪白修長的脖頸上。

好一副辣手摧花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