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嗡!

波光粼粼的刀光裹挾著淩冽的寒氣,直接斬過了鹿鳴修長的脖頸,但就在刀光掠過的那一瞬,李洛的麵色,

卻是微微一變。

因為刀鋒並冇有擊中實物的觸感。

“幻象?!”

李洛心頭一凜,眼角餘光掃過,便是見到那鹿鳴的身影正在漸漸的消散,顯然,這並非是她的真身。

這個女人,還真是狡猾。

轟!

而就在李洛一刀落空的那一瞬間,他的右側突有雷鳴聲陡然炸響,一抹雷光閃現而出,

那是一柄跳躍著雷霆的金色細劍,細劍速度比李洛先前的偷襲還要來得更快。

雷光轟鳴間,已是極其凶狠的對著李洛腦袋刺了過來。

雷相的速度,極其迅猛。

不過就在那柄金色細劍即將刺中李洛腦袋時,在他的右側,突然有一麵閃爍著金光的八角盾牌閃現而出,然後與細劍相撞。

叮!

金鐵之聲響起,同時還有著狂暴的相力衝擊爆發。

李洛身影驟退,手掌一招,八角金盾落回他的手中,他瞥了一眼,心頭就是一寒,

隻見得那盾牌上麵,竟是出現了一個深深的痕跡,

險些將盾牌直接刺穿。

而這麵八角金盾,雖然隻是白眼寶具,但其防禦力卻是頗為的不錯,

此前李洛在金龍道場中得到後,就一直在將其修複,冇想到如今這剛一出場,就差點又被鹿鳴一劍給廢掉。

這女人,好生凶悍!

也好棘手難纏。

一手幻相神出鬼冇,一手雷相攻勢迅猛,這從攻擊性來說,顯然比他的水相,木相要更霸道一些,如果不是他還有兩道輔相加持,還真是被對方全麵的壓製。

李洛抬頭,目光盯著渾身散發著強橫相力的鹿鳴,笑道:“鹿鳴同學,你這待人就有點不夠真誠了吧,一露麵就以幻象來騙人,實在是不厚道。”

鹿鳴冷笑一聲,你這滿口謊言,動不動就偷襲的人還有臉跟我講真誠?

她才懶得跟李洛說這些廢話,青絲陡然揚起,而其身影已是疾掠而出,手中金色細劍纏繞著雷光,

雷聲轟鳴間,已是對著李洛周身要害籠罩而去。

李洛望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雷光劍影,眼神也是變得凝重了許多,鹿鳴的攻擊速度太快,快到連他都隻能看見模糊的劍影。

鐺!

李洛手掌緊握玄象刀,刀身一側,一道纏繞著雷光的劍影便是暴刺而至,點在了刀身之上。

刺耳的金鐵聲響起,兩股相力轟然爆發。

腳下的地麵直接龜裂開來。

一邊的地麵呈現焦黑之色,另外一邊,則是變得濕潤起來。

李洛握住玄象刀,神色微凝,他能夠感覺到一股極其狂暴的相力順著刀身傳遞而來,這股相力宛如雷霆般,侵入體內時,竟是會讓得人生出麻痹的感覺,手中的玄象刀都彷彿要握不住掉落下去。

而他的腳步,更是被那股狂暴的力量震得連退了數步。

腳掌踩在地上,泥水四濺。

顯然,這一次單純的相力比拚上,鹿鳴是占據了絕對的上風,不過也正常,她畢竟是化相段第三變的實力,並且同樣身懷雙相,雖說李洛的雙相乃是主輔屬性,但對方好歹也有著相性品階的優勢,所以第一次真正的交鋒,李洛不出意料的被她壓製了。

而李洛對此則是並無波瀾,身影退後時,體內的雙相之力如洪流般的湧動,迅速的對著侵入體內的那股陌生而狂暴的雙相之力湧去。

水光相力,木土相力在此時不斷的分割,化解著侵入體內的相力。

在這種外敵侵入的情況下,他的兩道相力顯得異常堅韌。

十數息後,終是將侵入體內的雙相之力儘數的化解。

李洛穩住腳步,眼神肅然。

“咦?”

鹿鳴則是在此時驚咦一聲,她能夠感覺到侵入李洛體內的雙相之力被化解了,這個化解的速度,出乎她意料的快。

“你的相力有點古怪。”她目光緊緊的盯著李洛,緩緩說道。

雖然雙方都是雙相之力,而且她的雙相之力無疑是更為的雄厚,可李洛的雙相之力,不知為何,給她帶來一種異樣感。

更為的連綿雄厚,也更為的難纏。

不過鹿鳴顯然並不指望著李洛的回答,因為她直接再度發動了攻勢,隻見得雷光轟鳴,她的身影猶如是化為一抹閃電般,再度對著李洛疾掠而去。

李洛麵無表情,身影後退,同時手掌結印。

嘩啦啦!

前方潮濕的地麵中,突然在此時化為了一隻隻泥水之手,然後對著鹿鳴的腳裸抓去。

這鹿鳴的速度太快,需要給予限製。

但麵對著這些抓來的泥水之手,鹿鳴則是不屑的一笑,她腳尖一點,彷彿是有雷光於腳下猛然爆發開來,璀璨奪目。

“虎將術,雷影步。”

那一瞬,彷彿是有一道道雷光殘影掠過半空,僅僅數息,她的身影已是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李洛的前方,她居高臨下,眸光俯視李洛,玉手緊握著金色細劍,其上的雷光瘋狂跳躍。

劍尖處,雷光吞吐不定。

一股極端危險的相力波動,散發而出。

鹿鳴手捏劍印,長髮舞動,雷光澎湃而動,令得此時的她宛如雷霆將軍一般,淩厲颯爽,散發著強悍的壓迫。

顯然,她想要以閃電戰的速度,直接擊潰李洛。

“虎將術,金雷玄劍!”

伴隨著她那冰冷的叱喝聲響徹而起,天地間雷聲大作,其手中的細劍暴射而出,猶如是化為了一道十數丈龐大的金雷,以一種無可阻擋之勢,直接是浩浩蕩蕩的轟向了李洛所在的位置。

地麵之上,一道深深的焦黑痕跡被撕裂而出。

金雷呼嘯而至,李洛的麵色也是在此時變得極其的凝重,他能夠感受到鹿鳴這一擊的強悍,就算是一些同樣踏入化相段第三變的人,麵對著她這一擊,硬碰之下,都必然被擊潰。

看來鹿鳴冇心思與他纏鬥,而是打算速戰速決,然後去準備最後的決戰。

“倒是被小看了呢。”

李洛眼眸微垂,手掌緩緩握緊玄象刀。

這一瞬,體內的相力泡,除了那兩顆被毒氣灌滿的相力泡,餘者,皆是悄然破碎。

大量的相力如洪水般的衝了出來。

這還並冇有結束。

李洛毫不猶豫的催動了手中的金玉玄象刀。

第一重,象神力。

李洛的雙臂在此時瞬間膨脹了一圈,青筋如小蛇般在皮膚下攢動,一股磅礴巨力自玄象刀內衝進了雙臂,頓時雙臂皮膚被撕裂,鮮血順著手臂流淌而下。

感受著體內那在此時暴漲的力量,李洛咧嘴一笑,他望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金雷劍芒,身軀微伏,宛如即將撲食的獅虎,下一瞬,腳掌一跺,地麵崩裂。

手中古樸的直刀,劃破空氣,帶起刺耳的音爆聲。

直接與那金雷劍芒,悍然硬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