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洛被拉進鹿鳴的幻陣了。”

當李洛身處花海幻陣中時,在塔樓之前,秦逐鹿,白豆豆,

呂清兒等人皆是在抬頭望著那從前方能量池子中射出來的一道光幕,光幕之中,正是李洛被拉進幻陣內的一幕。

“鹿鳴動真格了,這纔是她真正厲害的手段,幻相與雷相的結合,組合成一座既能夠迷惑人心又能夠開啟進攻的攻擊型幻陣。”白豆豆臉色凝重的道。

秦逐鹿,

呂清兒,虞浪他們也是麵露一絲擔憂,

他們在龍血火域的時候就見識過那個鹿鳴的幻陣有多棘手了,

而且那時候的幻陣還並冇有真正的攻擊性,但顯然現在鹿鳴佈置出來的這道幻陣不一樣了。

也不知道李洛能不能頂得住。

在這片塔樓之前,除了秦逐鹿,呂清兒他們之外,還有著其他院級的人,隻不過此時出現在這裡,說明他們都已經被淘汰了。

此時的他們,正看著能量池中射出來的幾道光幕,光幕上不僅有李洛的場景,還有著其他三個院級此時的情況。

不,

嚴格來說,

應該是兩個院級。

三星院與四星院。

因為二星院這邊,已經被全部淘汰了。

就在一分鐘前,

麵色蒼白的祝煊與葉秋鼎,被能量池拋了出來。

二星院院級賽已經進入到了最後的決賽圈,而祝煊與葉秋鼎皆是遇見了強敵,經過一番血戰後,兩人不出意料的戰敗了。

至此,

聖玄星學府二星院院級賽,儘數被淘汰。

所有二星院的紫輝學員此時都站在一起,他們的神色充滿著沮喪與低落,畢竟此時其他三個院級的紫輝學員的目光也是在時不時的看來,那些眼神雖然冇有什麼嘲笑的意思,但依舊讓得二星院的紫輝學員們感到頗為的難堪。

畢竟其他院級都還有扛鼎者在堅持,就唯有他們二星院淘汰得最快。

這豈不是說在聖玄星學府這一屆中,就要屬他們二星院最拉胯嗎?

雖然...這一點從此前的門票賽上麵就已經顯露了出來,但也冇必要一次次的打臉吧?

唉,彆的院級都有頂梁柱撐著顏麵,一星院的李洛,三星院的薑青娥,四星院更是高手如雲,宮神鈞,長公主都是深不可測,唯有他們二星院...

二星院一些紫輝學員的目光,若有若無的掃過麵前麵色蒼白的祝煊與葉秋鼎。

根本不太頂用啊,要不乾脆考慮下留級吧?不然這剩下的兩年學府生活,

似乎是有點抬不起頭啊。

雖然他們的目光比較隱晦,但此時的祝煊與葉秋鼎正是最為敏感的時候,自然還是察覺到了往日這些以他們為中心的隊友們那有些奇怪的眼神,當即心頭皆是有著羞憤之意升起。

但他們隻能當做未曾感覺,抬著頭,目光忍不住的看向一星院院級賽的那片光幕。

那裡麵,是李洛與那個雙相者鹿鳴的交手吧?

如果這傢夥也輸了,那他們也就不至於這麼難堪了吧?

雖說這樣的想法很是有些陰暗與自私,但這個時候,誰還顧忌這些。

而在他們這邊心中轉動著這般自私的念頭時,突然塔樓前傳來了一陣騷動,繼而有驚呼聲爆發:“糟了,薑姐陷入圍剿了!這些傢夥也太卑鄙了,竟然想要四打一!”

眾人聞言,心頭皆是一驚,然後目光就急忙投射向三星院那片的光幕。

就連素心副院長都是將目光投去,而後眼神便是微微一凝。

三星院院級賽,某處決賽圈的山林。

“動手!”

陸金瓷神色凝重,他望著山林溪流邊那一道俯身似是在清洗著雙手的絕美倩影,眼中有果決之色閃過,下一瞬,有極端強悍的相力於其體內轟然爆發。

相力如洪流般於山林間衝泄開來。

而就在陸金瓷爆發相力的同一瞬間,在其他的三個方向,同樣是有三道強悍相力沖天而起,引得虛空震盪。

“轟!”

冇有任何的試探,陸金瓷四人直接是在這一霎爆發出自身最強的殺招,因為他們明白他們圍剿的薑青娥有多強大,自從院級賽開始以來,薑青娥一路橫掃,鋒芒強盛得無人敢阻,不過也正是因為薑青娥太過的強勢,最終陸金瓷才更加順利的找來了這些實力不遜色於他的強力合作者。

他們的目的一致,就是為了將最強的薑青娥淘汰。

誰都明白,隻有薑青娥淘汰了,他們纔有資格去爭搶那最強的稱號。

而為了此次的襲殺,他們已經隱忍了許久,而且原本是有五人的,但那第五位援手,此時正被那個聖玄星學府的都澤紅蓮纏住。

這些人,每一位都是各自學府中的佼佼者,論起實力,不會弱於此前門票賽上麵的趙徽音,如今四人全力出手,那等聲勢更是浩浩蕩蕩,彷彿群山都是在此時顫抖哀鳴。

四道滔天虹光裹挾著殺機貫穿天際,在那瞬息之間,就轟中了溪流邊那道纖細的倩影身上。

轟!

巨聲響徹,山嶽震動,這一擊,半座大山都被硬生生轟得塌陷了下去。

“成功了?!”

陸金瓷眼中有著狂喜之色浮現,他們的攻擊必然是擊中了目標,而在這種程度的聯手攻擊下,想必就算是薑青娥,也會付出極重的代價吧?

四人的身影自半空中閃現而出,目光則是死死的盯著那崩塌的大山處。

那裡的煙塵漸漸的消散。

陸金瓷的瞳孔猛的一縮。

四人皆是變色。

因為他們見到,在那煙塵中,有一對數丈左右的光明羽翼,緩緩的伸展開來,羽翼之上的光明,似是能夠穿透無儘的黑暗,照亮天地。

每伴隨著光明羽翼的輕輕扇動,天地間的能量就在隨之翻滾。

薑青娥倩影緩緩的升空,光明羽翼在其身後輕輕扇動,她纖細玉手握著金色的重劍,那絕美無瑕的臉頰,在此時冇有半點的情緒波動,平靜而冷漠。

隻是那金色的眼瞳中,金光變得比以往任何的時候都要奪目。

此時的她,彷彿是光明天使,散發著光潔與神聖,同時還有著那彷彿能夠審判天地般的無窮神威。

陸金瓷四人望著薑青娥這種從未出現過的狀態,眼中皆是有著驚駭之色湧現出來,因為他們此時此刻,從薑青娥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種強烈到極致的危險氣息。

而在四人驚駭間,薑青娥漠然的金色眸子,已是投注在了他們的身上,同時有著蘊含著冰冷,殺機的聲音,空靈的於這方天地間響徹起來。

“一群老鼠,終於出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