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當薑青娥陷入圍攻的時候,李洛也是落入到了鹿鳴的幻境中,隻不過比起薑青娥那邊驚天動地的聲勢,他這邊則是顯得平淡了許多。

絢爛的花海中,李洛眉頭微皺的望著天空上不斷彙聚的烏雲,他能夠感覺到其中似乎是有著極其狂暴的力量在凝聚,那是雷相之力。

顯然,鹿鳴在藉助著幻陣的掩護,正在醞釀著極強的殺招。

李洛倒也並冇有坐以待斃,他手持玄象刀,一刀斬出,道道刀光憑空出現,裹挾著淩厲至極的力量,直衝而起,斬向了那些彙聚的烏雲。

咻!

刀光掠過烏雲,卻是直接穿透了過去,並冇有造成任何的影響。

“是幻象。”

李洛眉頭皺起,天空上這看似鋪天蓋地的烏雲,實則大部分是幻象,這是鹿鳴故意用來混淆他的視線,讓得他根本分不出真正的雷雲在哪。

“真是棘手。”

李洛忍不住的感歎一聲,這鹿鳴的幻雷雙相,真的是運用得爐火純青,這一手幻陣,足以讓很多人都是束手無策。

而在李洛停手的時候,天空上的雷雲也是變得愈發的狂躁,轟隆隆的雷鳴聲響徹不休。

“要來了。”李洛目光一閃,有所感應。

轟隆!

而就在他心中的念頭剛剛落下時,天空上的一片雷雲便是猛的一震,下一瞬,一道雷光從天而降,直接精準無比的對著李洛狠狠的劈下。

雷霆劃過虛空,彷彿連空氣都變得焦臭了起來。

李洛不敢輕視,身體的水相之力運轉而起,迅速的化為了一層水衣,將他儘數的覆蓋。

重水紗衣。

與此同時,他手持直刀,水芒於刀身上高速的流轉,體內相力爆發,一道凶悍刀光沖天而起,猶如海麵上湧動的一條波濤,直接與那雷霆相撞。

然而撞擊的瞬間,刀光又是穿透出去。

李洛眼神一凝,又是幻象,鹿鳴這是想要用這種幻象來將他的相力消耗乾淨?

轟轟轟!

而此時,三道雷霆同時的暴射而出,在李洛的眼瞳中急速的放大。

這三道雷霆,也是幻象嗎?

李洛難以分辨,但他卻不敢忽視,畢竟這三道雷霆中隻要有一道

是真的,這轟在了他的身體上,恐怕會相當的不好受。

這鹿鳴,真是將虛虛實實演繹得淋漓儘致。

李洛屈指一彈,八角金盾閃現而出,迎上了三道雷霆。

轟轟!

三道雷霆轟在了金盾上,剛開始的兩道並冇有對金盾造成任何的損傷,而是在接觸的瞬間就自動消散,顯然,這是幻象所化,可隨著第三道雷霆的落下,金盾之上散發的能量光芒瞬間被擊潰,金盾之上出現了大片的焦黑之sè,隨後冒騰著黑煙,墜落在了李洛腳邊。

李洛迅速的將能量耗儘的八角金盾收起,畢竟隻是白眼寶具,冇辦法支撐太久。

但他也徹底明白了鹿鳴的心思,身處這幻陣之中,一切的攻勢皆是虛虛實實,讓你防不勝防,一旦你心生鬆懈,那麼可能就會迎來致命一擊。

可若是時刻緊繃心神,那麼對自身也是極大的消耗,隨著時間持續下去,狀態也會迅速的下滑,那個時候鹿鳴就可以以逸待勞,輕鬆的將自己收拾。

李洛望著天空吞吐著雷霆的雷雲,眼中掠過思索之sè。

這個局,可真是不好破。

除非以絕對的實力,硬生生的破陣而出,而李洛想要做到這一點,除非是藉助三尾天狼的力量,但還是那句話,如果連在這裡都要動用這種力量,往後的路還怎麼走?

李洛凝視著漫天的雷雲,突然一笑,道:“要比拚消耗的話,其實你未必就比得過我。”

鹿鳴是幻雷雙相,但可彆忘了,他李洛明麵上顯露的可是水相與木相,或許從相性的攻擊性來說,水木二相比雷相之類要差一些,但水相與木相的優勢,同樣也是雷相所不具備的。

那就是水相的連綿,木相的恢複。

李洛直接於花海中盤膝而坐,他運轉體內的木相之力,然後將手掌伸入地麵。

“古樹之庇。”他低聲自語。

下一瞬,大地上,有一株樹苗破地而出。

隨著木相之力的灌注,那一株樹苗迅速的成長起來,短短不過十數息的時間,便是化為了一株茂密的大樹,而且其生長速度還未停止。

而對於李洛的舉動,幻陣中的鹿鳴顯然也是有所察覺,當即直接引發雷霆轟下,想要將李洛催生而出的大樹轟滅。

但李洛此時手中的玄象刀脫手而出,化為一道流光盤旋上方,將那些轟來的雷

霆儘數的接下。

隻不過隨著雷霆的加劇,玄象刀上麵覆蓋的相力也是在迅速的消退。

李洛神sè不變,他體內的水光相力,木土相力全部湧入到了這一棵大樹之內,水相之力加速大樹的成長,而水相之力中還蘊含著一些光明相力,這更是讓得這棵大樹以驚人的速度變得偉岸起來。

而樹木需要土地的加持,才能夠更為的穩固,不懼風暴。

所以那些土相之力的存在,讓得這棵大樹愈發的堅挺。

短短不過數分鐘的時間,一棵參天大樹憑空而生,李洛盤坐於樹下,巨大的樹冠蔓延開來,將他庇護在其下,而大樹的樹葉皆是閃爍著能量光澤,若是從高空俯視下來,彷彿是巨大的傘蓋,保護住了李洛。

幻陣中,當鹿鳴發現李洛直接催生出了一棵大樹來作為防禦手段時,也是不免感到驚愕,旋即她柳眉就緊蹙了起來,這個李洛,還真是不好對付呢。

原本是打算將他拖入幻陣消耗,可現在這傢夥竟然以不變應萬變,直接以木相之力催生大樹為防禦,擺明是要硬抗她的所有雷擊,如此一來,她那虛虛實實的雷霆攻勢也就冇了什麼作用。

可這樣,不就變成了彼此相力間的消耗了嗎?

鹿鳴一開始可隻是想消耗李洛,卻並不想被對方所消耗。

畢竟,李洛身懷水相,持久力本就是他所擅長的。

鹿鳴眸光閃爍,旋即俏臉微冷。

既然如此,那就放棄消耗戰,直接凝聚力量,以短暫而狂暴的攻勢,將李洛這棵引以為屏障的大樹摧毀。

同為雙相者,她還是雙七品相,相力又比李洛更高一級,她就不信,李洛再怎麼持久,難道還能扛得住不成?

心中這般想著,鹿鳴再不猶豫,纖細雙手閃電般的結印。

轟轟!

天空上的雷雲迅速出現了變化,雷雲開始收縮,同時變得更為的暗沉,在那雷雲之中,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越來越狂暴的力量在散發出來。

李洛同樣是有所感應,他抬起頭,望著那層層雷雲,雙目微眯了一下。

“不搞虛虛實實的把戲了嗎?”

他笑了笑,卻是臨危不懼。

“那就來試試,你這雷霆,能不能劈開我這棵大樹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