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四章金龍寶行在這大夏國內,有各方豪強,諸多勢力,可其中,有兩大特殊勢力處於絕對的中立之勢,而且不論是各大府甚至於大夏皇室,都不會輕易的招惹。

一為聖玄星學府,二為金龍寶行。

聖玄星學府就不必多說,可謂是大夏國內無數少年少女的終極夢想,每年自其中走出來的年輕俊傑,不論是皇室,還是各方勢力,都是對其趨之若鶩。

而金龍寶行,則是經營存取各種物品以及拍賣,兌換等業務,其財力之雄厚,足以讓無數勢力為之眼紅,但從未有人真的敢打它的主意,因為金龍寶行勢力之龐大,遠超大夏國任何勢力的想象,在這大夏國內的寶行,不過隻是其分支之一而已。

真正的金龍寶行,在那大夏國外更為遼闊浩瀚的地方,依舊名頭顯赫,而金龍寶行出品的金龍票,更是號稱有人的地方,就可兌換出等額的天量金。

南風城身為天蜀郡的郡城,自然也有著金龍寶行的存在,而且還位於城中央最為豪華的地段。

當李洛走下車輦,望著眼前那座金碧輝煌的建築時,即便不是第一次所見,但也不免嘖嘖讚歎一聲,光是一座郡城中的分行,就是這般的氣派,這金龍寶行的財力,當真是讓人難以想象。

與這種龐然大物比起來,就算是洛嵐府,都顯得有些渺小。

薑青娥對此倒是表現平淡,眸光未曾多看,直接是邁步對著寶行內而去,李洛見狀則是連忙跟上。

進了氣派異常的寶行內,薑青娥取出一張金色的票單,遞給了一名侍女,那侍女仔細的檢查了一番,連忙恭敬的將兩人迎入了貴賓室。

兩人在貴賓室等待了片刻,便是見到一名珠光寶氣,十指皆是帶著不同色澤的寶石戒指的中年胖子麵帶喜慶笑容的走了進來。

“嗬嗬,原來是洛嵐府的少府主與薑小姐大駕光臨,當真是讓我寶行蓬蓽生輝啊。”不得不說,能在這金龍寶行做事的人,的確是八麵玲瓏,對方既然認出了李洛,自然也明白他如今的處境,可卻並冇有展現出絲毫的怠慢,甚至連稱呼順序,都將李洛擺在了前麵。

“這是金龍寶行在天蜀郡的呂會長。”薑青娥顯然是認識對方,順便給李洛介紹了一下。

“呂會長,帶我們去取貨吧。”

介紹完後,薑青娥便是展現出了雷厲風行的行事風格。

呂會長笑著點點頭,轉身在前引路,三人一路穿行過重重門禁,最後似是深入到了地下。

在呂會長的指引下,最後三人來到了一座完全封閉的房間內,房間石牆幽黑光滑,彷彿是鏡麵一般。

呂會長伸出手掌,在那光滑石牆上輕輕拍了拍,頓時牆麵開始裂開,有一方不知是何金屬所製的鐵箱緩緩的凸顯而出。

“兩位,這就是當初兩位府主在這裡所留之物,開啟的話,需要少府主親自來此,然後以鮮血為鑰匙。”呂會長笑著說了一聲,然後便是自覺的退出了房間。

李洛則是望著麵前的保險箱,一時間有些出神,他不知道老爹老孃搞這麼神秘,究竟是給他留了什麼東西。

不過不知為何,他冥冥間覺得,似乎這東西對於他而言極為的重要,說不得,就會改變他的未來。

於是,他深吸一口氣,上前兩步,伸出手掌按在了那保險箱上,頓時感覺到指尖一疼,似是有一滴鮮血被汲取而進,吸入到了保險箱內。

哢嚓哢嚓!

下一刻,那宛如一體般的保險箱內頓時傳出了機械般的聲音,緊接著箱子表麵有淡淡的光澤浮現,然後便是直接從中間緩緩的裂開。

隨著保險箱的裂開,其內的景象終於是落入了李洛的眼中。

那是一顆漆黑的水晶球,水晶球極為光滑,倒映著李洛的麵龐,隱隱的顯得有些神秘。

“這是”李洛眨了眨眼睛。

“先收起來吧,師父師孃說過,讓你十七歲生日的時候再打開。”薑青娥遞過來一個手提箱。

李洛點點頭,小心翼翼的將那黑色水晶球取出,放入箱子中,然後用力的握緊,同時眼睛似是有點濕潤。

“怎麼了?”薑青娥疑惑的看來。

“我有預感,我快要翻身了,激動的。”

李洛晃了晃手提箱,對著薑青娥鄭重的道:“你等著,我一定會退婚成功的!”

“”

薑青娥懶得理他,直接轉身對著地庫密室外走去,她知道此時李洛心情有些激盪,所以不皮兩下不舒服。

兩人出了地庫,而在這裡,再度見到等待的呂會長,不過這一次,在他的身旁,還俏生生的立著一名少女。

少女穿著青衣,嬌軀欣長,模樣極為清麗,青絲如瀑般的垂至那如柳葉般纖細的小腰間,她的眼睛明亮幽深,她的肌膚最引人注意,那是一種雪白的晶瑩感,彷彿是真正的冰肌玉骨一般。

另外,她的雙手帶著宛如蠶絲般的纖薄手套,而即便有手套遮掩,依舊能夠感受到那玉指的纖細修長,想必若是能夠摘掉手套的話,那一對玉手,定然會讓人垂涎而流連。

論起顏值氣質,眼前的少女,比此前所見的蒂法晴顯然要高一些。

不過當李洛見到她時,麵色卻微不可察的不自然了一下,然後迅速的恢複平常。

“嗬嗬,這位是鄙人的小侄女,呂清兒,如今也在南風學府修行,對薑小姐倒是崇拜得很,一定要纏著跟來見一下,還望薑小姐莫要見怪。”呂會長衝著薑青娥拱了拱手,滿臉笑容。

“見過薑學姐。”那呂清兒對著薑青娥落落大方的行了一禮。

薑青娥打量了一下呂清兒,螓首微點,道:“既然你也在南風學府修行,那與李洛應該是相識吧?”

呂清兒眸光看了一眼旁邊的李洛,淺笑著輕點了螓首,眸光幽深的道:“以前李洛指點過我相術,我一直很感謝他,隻是這兩年,他好像不太想見到我。”

李洛聞言頓時露出尷尬的笑容,連忙打著哈哈道:“冇有冇有,你可彆瞎說,隻是分屬兩院,難得遇見而已。”

他的心中,則是泛起一些無奈,眼前的呂清兒在南風學府中的名氣比起蒂法晴那金花可高了整整一個檔次,因為她不僅人漂亮,而且如今還是南風學府的新招牌,即便是在那人才輩出的一院中,都是妥妥的第一人。

以前李洛尚在一院時,那時眾多學員都還冇有開啟相宮,他在相術上的悟性天賦,無疑是讓得他成為了一院的翹楚,所以很多學員都會來請他指點,其中也包括了眼前的呂清兒。

兩人間的關係,在當時其實算是不錯的。

隻是後來出現了那些變故,再加上李洛被踢出一院,去了二院,雙方的關係就變得尷尬了許多。

當然最主要還是李洛這邊有些躲著呂清兒,這並非是討厭對方,隻是見麵了實在尷尬,畢竟以前他是一院第一人,而現在,呂清兒卻頂替了他的位置

李洛也是一個意氣少年,為了省了那種尷尬情景,所以在學府中,一般都是躲著呂清兒走。

隻是冇想到今天會在這裡碰見。

對於李洛這有些敷衍的話語,呂清兒不置可否,不過也並冇有多說什麼,而是將目光轉向薑青娥,輕聲微笑著與其交談起來。

最後他們將薑青娥,李洛送到了寶行大門處。

“嗬嗬,薑小姐,聽說這兩天洛嵐府會有些熱鬨。”離彆時,呂會長笑容滿麵,意有所指的道。

薑青娥神色平淡,道:“呂會長訊息真是靈通。”

“唉,真是可惜了。”

呂會長感歎了一聲,旋即道:“以後有什麼需要合作的地方,兩位可儘管來找我,我金龍寶行信奉和氣生財。”

一旁的李洛有些疑惑,但卻並冇有多問什麼,隻是跟隨著薑青娥上了車輦,迅速的離去。

呂會長摸了摸油膩膩的胖臉,看了一眼旁邊的呂清兒,發現她剪水雙瞳望著車輦離去的方向。

“咳。”

呂會長突然咳嗽了一聲,道:“我說丫頭,你,你不會對那李洛有意思吧?”

呂清兒白了呂會長一眼,聲音輕柔的道:“我隻是為李洛感到可惜而已,而且當初他的確指點了我的相術,對於李洛,我隻有以前的一些欣賞,如果不是空相的原因,他會是我在南風學府最大的競爭對手。”

呂會長拍了拍胸口,大鬆了一口氣的道:“那就好,那就好清兒啊,人家那是婚約在身的人,還是彆去理會了,以你的條件,這大夏什麼少年天才配不上?”

呂清兒搖搖頭,不理會自家二伯的自言自語,直接帶著香風轉身而去,留下在原地摸著腦袋憨笑的呂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