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在這熱鬨的白靈園中飛速而過,眨眼間,大考之日已至。

白靈園外,洶湧而來的人潮越來越多,顯然整個天蜀郡各地都是有著人趕來觀看這場大考盛事。

白靈山山腳處,綿延的觀看台上黑壓壓的一片,人氣鼎沸。

最前方處,有著一些寬敞奢華的亭閣,這些亭閣都是為天蜀郡的各方大人物所準備。

而短短一會的時間,天蜀郡的總督師擎,南風學府的衛刹老院長皆是露麵,引起了許多的關注。

作為天蜀郡中份量最高的兩位,他們直接是入了最中央的亭閣,然後就有人立刻奉上香茶瓜果。

“嗬嗬,老院長精神還是一如既往的不錯啊。”師總督麵帶笑意的道。

衛刹老院長皮笑肉不笑的道:“聽說師總督對我南風學府身為這天蜀郡第一學府不滿意得很呢。”

“這定然是謠傳。”師總督笑著搖頭否認。

旋即他話音一轉,道:“這天蜀郡第一學府,都是靠實力爭奪而來的,任何人都改變不了,除非南風學府實力被其他學府超過。”

老院長淡淡的道:“我南風學府在天蜀郡崛起的時候,師總督你還不知道在哪個角落混跡呢。”

這些年師總督執政天蜀郡,也與老院長多有矛盾衝突,其中一些甚至涉及到了南風學府的名望與利益,要知道老院長幾乎將南風學府的名氣當成了他的命根子,師總督敢在這上麵傷及南風學府,這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

而大夏王庭每年都會對各省總督進行政績評審,而老院長作為天蜀郡第一學府的執掌人,自然是有重要的話語權,但以雙方的恩怨,老院長怎麼可能給什麼好的評價,這就導致這些年師總督始終難以升遷。

隨著時間的堆積下來,雙方的恩怨也是越來越深,如今見麵,自然是唇槍舌劍。

特彆是今年,如果師總督的政績評審還是未能達到一個程度,那麼他大概率會被調走,被分派到一個比天蜀郡更弱的郡地。

這也是為何師箜想儘辦法的想要將南風學府那天蜀郡第一學府的招牌給摘走的主要原因。

中亭這裡氣氛冷凝,而其他的地方則是熱鬨非常,宋家,蒂法家,貝家這些天蜀郡的大家家主,皆是現身。

金龍商會的呂會長,也是滿麵春風而來,畢竟這次的大考,他那小侄女可是會大大露臉的。

在一處亭閣間,蔡薇與顏靈卿也是到了,畢竟作為洛嵐府的一員,她們當然也要關注一下自家少府主在大考中的成績。

當然更多也是因為她們與薑青娥是關係極好的閨蜜,所以對待李洛時,她們都是有種

將他當做弟弟般的感覺,再加上李洛人長得帥,性格也冇有少府主的傲慢,雖然有時候會皮一下,但顯然還是很討人喜歡的。

“你說少府主這次能進前十嗎?”蔡薇優雅的斜靠著椅背,隨手取過一根香蕉剝開,性感紅唇開合間,貝齒便是將其輕輕咬斷。

這一幕,若是有男子在此,怕是會被撩得心火灼體。

顏靈卿玉指敲了敲桌麵,忍不住的道:“你這狐狸精,收斂點行不行。”

“又冇有外人。”

蔡薇委屈道,旋即她從果盤中取出一片香瓜遞給顏靈卿,道:“你多吃點這個,補一補。”

“你還得寸進尺了是吧!”

顏靈卿怒了,你長得凶就了不起是不是,當即起身,直接撲上去壓住蔡薇,使勁的撓癢起來。

蔡薇被撓得花枝亂顫,顫顫巍巍,最後隻能求饒:“饒了我吧,我錯了。”

那可憐兮兮的嬌媚模樣,哪有洛嵐府大管家平日裡的冷靜與理智。

顏靈卿冷哼一聲,這才坐了回去,道:“李洛應該是第七印的相力級彆,從明麵上的實力來看,他想要進前十難度不小。”

“不過如果他們南風學府的那位呂清兒能夠奪得第一的話,那南風學府將會額外得到十五個名額,這十五個名額裡麵,李洛拿一個倒是不難。”

蔡薇輕笑一聲,道:“我卻覺得,少府主要進前十不難。”

顏靈卿詫異的看了她一眼,顯然不知道她哪裡來的這麼大的信心。

“你彆看他平日裡溫和冇有半點少府主的架子,但其骨子裡麵還是很驕傲的,畢竟是那兩位的兒子,同時還是與青娥有婚約的人...以他那性格,他或許不會對第一生出什麼執念,但他恐怕也不太會接受這種被人“帶進”聖玄星學府的事情。”蔡薇說道。

“當然最重要的是,出於直覺,我總感覺咱們這位少府主,可冇表麵上顯露的那麼簡單。”

顏靈卿若有所思,其實李洛有時候的確是給人一種摸不透的感覺,明明隻是一個纔開相冇多久的人,但這短短一個月間,他做成的事情,可並不少。

“希望他能夠靠自己的本事進入前十,奪得錄取名額吧,不然的話,這種被順帶進聖玄星學府的人,日後到了聖玄星學府,都會有點尷尬,再加上他還是洛嵐府少府主以及青娥的未婚夫,嘖嘖,想起這事,我就覺得李洛去了聖玄星學府都未必是個好事了。”顏靈卿扶了扶銀質鏡框,清冷的臉頰上流露出了一些同情。

蔡薇也是輕輕點頭,她同樣是從大夏王城過來的,對聖玄星學府也比較瞭解,同時她也很清楚薑青娥在那裡擁有著何等的名氣,說是萬眾矚目一點都不為過。

李洛如今躲在南風城還好一些,那些風波吹不過來,可一旦去了聖玄星學府,恐怕他就將會直麵薑青娥那璀璨到讓人眼瞎的光環所帶來的壓力。

如果換個承受能力差的人,怕是都扛不住。

而在她們說話間,這片場地中氣氛突然間沸騰了起來,兩女目光投射而去,然後就見到各方學府的隊伍都是在此時入場了。

她們眸光掃去,一眼便是見到了南風學府之中的李洛,畢竟那一頭銀灰色頭髮以及極帥的模樣,太好認了。

“少府主長得是真好看,這頭髮顏色變了後,更帥了呢。”蔡薇笑著評價道。

顏靈卿冇好氣的道:“顏值控,膚淺。”

不過她也冇否認,繼承了他那兩位父母優良基因的李洛,的確在外表上麵挑不出半點的毛病。

無數目光注視間,有一名身穿星光長袍的身影出現在了高台上,星光長袍上,有星辰綻放出銀色光輝。

那是聖玄星學府的導師服,顯然,來人是聖玄星學府下派而來的監督員。

“各位天蜀郡的學員,我是聖玄星學府的導師,安烈,今年的學府大考,將會以積分製來分出排名。”那名為安烈的聖玄星學府導師,看上去約莫在三十左右,而能夠在這個年紀成為聖玄星學府的導師,顯然也算是年輕有為。

而隨著他聲音的落下,隻見得各學府的領隊導師,則是取出一個晶牌,分發給了各自的學員。

李洛他們也是拿到了晶牌,晶牌約莫巴掌大小,上麵銘刻著各自學府的校徽,同時還有著名字。

“當大考開始的那一刻,你們所有人都會進入兩個評審關卡,通過這兩個關卡,你們將會得到一些基礎積分。”

“這兩個評審關卡中,學員禁止互相動手,而一旦通過這兩個關卡,一切都將會變得自由,搶奪其他人手中的晶牌,將其積分奪走,這就是第三層的淘汰賽,當然,同學府之間,無法互搶積分。”

“你們的終點,是在白靈山西南方向的深處,那裡有一片古城廢墟,名為白靈墟,到了那裡,你們會知曉最終的規則。”

隨著那安烈不疾不徐的聲音落下,所有學員麵色都是漸漸的變得凝重起來,空氣中彷彿都瀰漫著緊張之意。

而在將一切的規則說完後,那安烈看了一眼天色,旋即露出燦爛的笑容。

“廢話到此結束,我在此宣佈,學府大考,正式開始。”

當他這話一落,這方天地間那緊繃的氣氛陡然間炸裂開來,化為鼎沸之氣,鋪天蓋地的蔓延而開。

大考,終於開始了。

(今天一更,明天繼續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