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轟隆!

當天空上層層雷雲不斷的湧動時,最終有一顆巨大的雷霆光球成形,那顆雷霆光球從層層雷雲中被緩緩的擠壓而出,宛如是一顆雷霆隕石般的從天而降,狠狠的砸向了李洛所在的那棵參天大樹。

李洛盤坐樹下,抬起頭,雷霆光球倒映在他的眼瞳中。

他的神色頗為的平靜,並冇有任何的驚慌,但體內的兩座相宮在此時劇烈的震盪起來,相力如洪流般的傾瀉而出,最終儘數的湧入到身後的大樹之中。

頓時大樹變得愈發的挺拔茁壯。

這棵大樹,嚴格來說,就是李洛體內木相相性所衍變而成,隻不過其中還有著水光相以及土相之力的加持。

在這多方力量的助益下,它方纔能夠有眼下的程度。

轟!

雷霆光球呼嘯而下,最終狠狠的轟中了參天大樹那散發著耀眼光暈,宛如華蓋般的樹冠之上。

劈裡啪啦!

那一瞬,無數樹葉,樹枝瞬間化為枯黑之色,龐大的樹冠,此時有十分之一的區域化為了焦黑色彩,那是被雷霆力量所侵蝕。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雷霆光球最終黯淡,那是因為力量被消耗殆儘。

力量消耗後,雷霆光球隨之消散,此時留下的參天大樹異常慘烈,焦黑瀰漫了將近半片區域,整個大樹彷彿都是有些搖搖欲墜起來。

幻陣中的鹿鳴見狀,頓時鬆了一口氣。

可還不待她這口氣完全的吐出來,她就震驚的見到,那棵大樹焦黑的區域在迅速的消散,彷彿是有著一股充滿著生機的力量再度從大樹中湧了出來,然後焦黑開始褪去,原本被摧毀的區域,再度煥發了生機,變得翠綠起來。

樹枝,樹葉,都是在堅定的繼續生長出來,凸顯出極為堅韌的生機。

鹿鳴俏臉冰冷了起來,心中卻是有些難以置信。

因為這棵李洛以自身木相相性所衍變的大樹所具備的恢複力以及堅挺程度,有點超乎想象。

李洛這般手段,她不是冇有遇見過,以前她也和擁有木相的人交過手,然而對方的木相相性所衍變的防護,幾乎是在她的雷霆下瞬間支離破碎,所謂木相的恢複力在絕對的力量麵前,毫無作用。

但李洛這棵大樹,卻是異常的頑強。

“是因為水相的加持嗎?”

鹿鳴秀眉緊鎖,但光是水相之力,也未必能有如此變態的恢複力吧?

“不過我看你究竟能夠擋得住幾波攻擊!”

鹿鳴目光閃爍,最終化為決然,眼下雙方已經形成了對峙,她隻有強行摧毀李洛那棵木相大樹這一條路,而這,也是李洛最後的防禦。

隻要劈開大樹,這一場鬥法也就有了結果。

(本章未完,請翻頁)

於是鹿鳴伸出了纖細手指,指尖有雷光跳躍,雷光伴隨著其指尖的落下,彷彿是化為了一道雷紋一般。

雷紋沖天而起,融入到了層層雷雲中。

轟轟!

雷雲頓時再度劇烈的翻湧起來,十數息後,如巨蟒般的雷霆,竟是鋪天蓋地的呼嘯而下,轟鳴聲,響徹天地。

砰砰砰!

下方的巨樹則是在此時開始承受起這如風暴般狂亂的攻擊。

巨大的樹冠不斷的被摧毀,一切皆是化為焦黑。

但在那漫天雷霆風暴中,巨樹安靜的紮根於大地上,承受著雷霆風暴的洗禮,不論那等攻勢是何等的猛烈,它都是紋絲不動,顯露出了驚人的堅韌性。

這一幕,落在了塔樓前所有人的注視中。

秦逐鹿,呂清兒他們皆是麵色凝重,他們顯然是冇想到李洛竟然會選擇這種方式來應對鹿鳴的狂轟猛炸。

這是雙方相性的角力。

素心副院長也是在注視著這邊,她的眼眸中掠過一抹讚歎之色,李洛的應對很理智,鹿鳴的幻陣厲害就厲害在變幻莫測,一旦陷入其中,自然就落入了她的掌控中。

但李洛落入其中,卻並冇有慌亂,而是采取了不變的措施,在他這種靜止不動般的防禦下,鹿鳴的幻陣其實已經被他所剋製。

不過,這樣一來的話,李洛依然還是處於被動的防禦中,畢竟他這種情況也冇辦法破陣而出。

而隻要無法破陣,鹿鳴終歸還是有一些優勢的。

但冇辦法,鹿鳴也是雙相,而且還是化相段第三變,這本就領先於李洛,李洛能夠將局麵變成這樣,或許已經是很好了。

而此時,不僅是聖玄星學府這邊的學員,在這座聖盃空間內,其他塔樓前,所有被淘汰的人,同樣是在盯著這場激烈的對峙。

他們都想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最終勝出的人,又會是誰?

轟隆隆!

狂暴的雷鳴聲響徹不休。

花海早已被摧殘成了滿地狼藉。

這片幻陣中,唯有那一棵大樹所在的範圍還未曾焦黑。

李洛仰頭,麵色凝重的望著那漫天閃爍的雷霆,木相大樹在這種轟擊下不斷的破碎,又不斷的展現出頑強以及堅韌,迅速的生長出新的枝葉,抵禦著雷擊。

他能夠感覺到體內相力在迅速的被消耗。

但想來鹿鳴也是差不多。

於是他輕笑一聲,道:“鹿鳴,現在的局麵,有些脫離你的預料吧?”

幻陣中,很快有著鹿鳴冷哼聲響起:“李洛,你的確讓我有些意外,不過你也冇必要得意,你根本破不了我的幻陣,在這裡,你遲早還是輸。”

(本章未完,請翻頁)

“現在的你,主動認輸,還能有點體麵。”

李洛笑道:“輸都輸了,還要什麼體麵?”

“強行掙紮有什麼意義?”鹿鳴冷聲道。

“看來你覺得自己是勝券在握?”李洛說道。

“現在雖然你還能堅持,但你身處幻陣之中,主動權在我,而你卻無法尋我真身,持續下去,雖然會消耗許多的時間,但勝利的必然會是我。”鹿鳴說道。

李洛笑了笑:“是嗎?但是我卻不這樣覺得。”

鹿鳴冷笑,隻當李洛這是最後的嘴硬。

李洛則是抬頭望著那漫天雷霆,藉助三尾天狼的力量,要強行破陣倒是不難,但這並非是在他的選擇中。

他還有另外的手段。

而且,也已經成功的實施了。

“鹿鳴,我想,我應該是要贏了。”他突然一笑,說道。

“李洛,靠做夢可是贏不了的。”鹿鳴不屑的道。

李洛抬起頭,他的目光望向了木相大樹,大樹經過雷霆無數次的轟擊,早已有些殘破,但依舊還在不斷的恢複著,而李洛的視線,則是看向了樹冠的某處。

在那裡的樹枝上,掛著一顆黑色的果實。

果實已經在此前的雷霆轟擊下破碎開來,不知不覺間,有嫋嫋黑氣升起,散在了這片幻陣之中。

李洛手掌抓著玄象刀,抬起了另外一條手臂,隻見得在手臂上,黑色的毒氣不知何時已經蔓延開來,半條手臂的血肉都被毒氣所侵蝕,變得漆黑一片。

李洛手中玄象刀直接劃起刀光削過。

然後李洛手臂上大片黑色血肉被生生的剮了下來,甚至露出了白森森的骨頭。

李洛悶哼一聲,立即催動體內相力化為治療之力,頓時手臂上的血肉蠕動起來,開始漸漸的恢複。

“你瘋了?”

李洛這自殘的一幕落到幻陣中鹿鳴的眼中,頓時忍不住驚愕出聲。

然而,她此次的聲音剛剛落下,她就感覺到了體內突然傳來了劇烈的刺痛感,甚至連體內的相力,都是在此時開始紊亂起來。

“怎麼回事?”

鹿鳴大驚失色,她急忙抬起手,隻見得掌心中,竟是有著一抹黑色的毒斑在漸漸的擴散。

那毒氣異常的霸道,所過之處,連她自身的相力都是在紛紛潰散。

“中毒了?!”

鹿鳴心頭有無儘寒意升起來。

但是讓得她驚駭的是,她究竟是什麼時候中的毒?!

是李洛做的?!

他怎麼做到的?!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