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雲霧繚繞的峰頂上,當李洛看見景太虛的身影時,後者同樣是有所察覺,然後緩緩的轉過身來,望著李洛。

“李洛,你果然冇有在龍血火域上麵被淘汰。”景太虛看著李洛,好像並冇有太多的驚訝,反而是輕笑一聲,說道。

“不過你能夠走到這裡,正說明我的預感是對的,你纔是此次院級賽上麵對我威脅最大的人。”

李洛盯著景太虛,此時的後者衣衫略微有點破損,顯然之前與孫大聖也是經曆了一場極為激烈的大戰。

“看來孫大聖冇攔住你。”李洛緩緩的道。

他此前也與孫大聖交過手,知曉對方的強悍,而且據說孫大聖身懷“封侯術”,那可是極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虛能夠打敗孫大聖來到峰頂,顯然這是承受住了孫大聖的“封侯術”。

這一點,就有點可怕了。

景太虛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孫大聖的“封侯術”想的太可怕,而且從嚴格意義來說,他那也並非是真正的“封侯術”,隻是一種取巧,大家對他的傳言有所誇大了。”

“當然,即便是一種取巧的殘缺“封侯術”,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話,恐怕還真是會被他所淘汰,畢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強者才能夠掌控的相術。”

他言語謙遜,實則帶著許些的自傲

書友們個個都是人才!快來起%點讀書一起討論吧

雲霧繚繞的峰頂上,當李洛看見景太虛的身影時,後者同樣是有所察覺,然後緩緩的轉過身來,望著李洛。

“李洛,你果然冇有在龍血火域上麵被淘汰。”景太虛看著李洛,好像並冇有太多的驚訝,反而是輕笑一聲,說道。

“不過你能夠走到這裡,正說明我的預感是對的,你纔是此次院級賽上麵對我威脅最大的人。”

李洛盯著景太虛,此時的後者衣衫略微有點破損,顯然之前與孫大聖也是經曆了一場極為激烈的大戰。

“看來孫大聖冇攔住你。”李洛緩緩的道。

他此前也與孫大聖交過手,知曉對方的強悍,而且據說孫大聖身懷“封侯術”,那可是極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虛能夠打敗孫大聖來到峰頂,顯然這是承受住了孫大聖的“封侯術”。

這一點,就有點可怕了。

景太虛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孫大聖的“封侯術”想的太可怕,而且從嚴格意義來說,他那也並非是真正的“封侯術”,隻是一種取巧,大家對他的傳言有所誇大了。”

“當然,即便是一種取巧的殘缺“封侯術”,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話,恐怕還真是會被他所淘汰,畢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強者才能夠掌控的相術。”

他言語謙遜,實則帶著許些的自傲雲霧繚繞的峰頂上,當李洛看見景太虛的身影時,後者同樣是有所察覺,然後緩緩的轉過身來,望著李洛。

“李洛,你果然冇有在龍血火域上麵被淘汰。”景太虛看著李洛,好像並冇有太多的驚訝,反而是輕笑一聲,說道。

“不過你能夠走到這裡,正說明我的預感是對的,你纔是此次院級賽上麵對我威脅最大的人。”

李洛盯著景太虛,此時的後者衣衫略微有點破損,顯然之前與孫大聖也是經曆了一場極為激烈的大戰。

“看來孫大聖冇攔住你。”李洛緩緩的道。

他此前也與孫大聖交過手,知曉對方的強悍,而且據說孫大聖身懷“封侯術”,那可是極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虛能夠打敗孫大聖來到峰頂,顯然這是承受住了孫大聖的“封侯術”。

這一點,就有點可怕了。

景太虛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孫大聖的“封侯術”想的太可怕,而且從嚴格意義來說,他那也並非是真正的“封侯術”,隻是一種取巧,大家對他的傳言有所誇大了。”

“當然,即便是一種取巧的殘缺“封侯術”,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話,恐怕還真是會被他所淘汰,畢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強者才能夠掌控的相術。”

他言語謙遜,實則帶著許些的自傲雲霧繚繞的峰頂上,當李洛看見景太虛的身影時,後者同樣是有所察覺,然後緩緩的轉過身來,望著李洛。

“李洛,你果然冇有在龍血火域上麵被淘汰。”景太虛看著李洛,好像並冇有太多的驚訝,反而是輕笑一聲,說道。

“不過你能夠走到這裡,正說明我的預感是對的,你纔是此次院級賽上麵對我威脅最大的人。”

李洛盯著景太虛,此時的後者衣衫略微有點破損,顯然之前與孫大聖也是經曆了一場極為激烈的大戰。

“看來孫大聖冇攔住你。”李洛緩緩的道。

他此前也與孫大聖交過手,知曉對方的強悍,而且據說孫大聖身懷“封侯術”,那可是極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虛能夠打敗孫大聖來到峰頂,顯然這是承受住了孫大聖的“封侯術”。

這一點,就有點可怕了。

景太虛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孫大聖的“封侯術”想的太可怕,而且從嚴格意義來說,他那也並非是真正的“封侯術”,隻是一種取巧,大家對他的傳言有所誇大了。”

“當然,即便是一種取巧的殘缺“封侯術”,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話,恐怕還真是會被他所淘汰,畢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強者才能夠掌控的相術。”

他言語謙遜,實則帶著許些的自傲雲霧繚繞的峰頂上,當李洛看見景太虛的身影時,後者同樣是有所察覺,然後緩緩的轉過身來,望著李洛。

“李洛,你果然冇有在龍血火域上麵被淘汰。”景太虛看著李洛,好像並冇有太多的驚訝,反而是輕笑一聲,說道。

“不過你能夠走到這裡,正說明我的預感是對的,你纔是此次院級賽上麵對我威脅最大的人。”

李洛盯著景太虛,此時的後者衣衫略微有點破損,顯然之前與孫大聖也是經曆了一場極為激烈的大戰。

“看來孫大聖冇攔住你。”李洛緩緩的道。

他此前也與孫大聖交過手,知曉對方的強悍,而且據說孫大聖身懷“封侯術”,那可是極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虛能夠打敗孫大聖來到峰頂,顯然這是承受住了孫大聖的“封侯術”。

這一點,就有點可怕了。

景太虛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孫大聖的“封侯術”想的太可怕,而且從嚴格意義來說,他那也並非是真正的“封侯術”,隻是一種取巧,大家對他的傳言有所誇大了。”

“當然,即便是一種取巧的殘缺“封侯術”,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話,恐怕還真是會被他所淘汰,畢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強者才能夠掌控的相術。”

他言語謙遜,實則帶著許些的自傲雲霧繚繞的峰頂上,當李洛看見景太虛的身影時,後者同樣是有所察覺,然後緩緩的轉過身來,望著李洛。

“李洛,你果然冇有在龍血火域上麵被淘汰。”景太虛看著李洛,好像並冇有太多的驚訝,反而是輕笑一聲,說道。

“不過你能夠走到這裡,正說明我的預感是對的,你纔是此次院級賽上麵對我威脅最大的人。”

李洛盯著景太虛,此時的後者衣衫略微有點破損,顯然之前與孫大聖也是經曆了一場極為激烈的大戰。

“看來孫大聖冇攔住你。”李洛緩緩的道。

他此前也與孫大聖交過手,知曉對方的強悍,而且據說孫大聖身懷“封侯術”,那可是極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虛能夠打敗孫大聖來到峰頂,顯然這是承受住了孫大聖的“封侯術”。

這一點,就有點可怕了。

景太虛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孫大聖的“封侯術”想的太可怕,而且從嚴格意義來說,他那也並非是真正的“封侯術”,隻是一種取巧,大家對他的傳言有所誇大了。”

“當然,即便是一種取巧的殘缺“封侯術”,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話,恐怕還真是會被他所淘汰,畢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強者才能夠掌控的相術。”

他言語謙遜,實則帶著許些的自傲雲霧繚繞的峰頂上,當李洛看見景太虛的身影時,後者同樣是有所察覺,然後緩緩的轉過身來,望著李洛。

“李洛,你果然冇有在龍血火域上麵被淘汰。”景太虛看著李洛,好像並冇有太多的驚訝,反而是輕笑一聲,說道。

“不過你能夠走到這裡,正說明我的預感是對的,你纔是此次院級賽上麵對我威脅最大的人。”

李洛盯著景太虛,此時的後者衣衫略微有點破損,顯然之前與孫大聖也是經曆了一場極為激烈的大戰。

“看來孫大聖冇攔住你。”李洛緩緩的道。

他此前也與孫大聖交過手,知曉對方的強悍,而且據說孫大聖身懷“封侯術”,那可是極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虛能夠打敗孫大聖來到峰頂,顯然這是承受住了孫大聖的“封侯術”。

這一點,就有點可怕了。

景太虛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孫大聖的“封侯術”想的太可怕,而且從嚴格意義來說,他那也並非是真正的“封侯術”,隻是一種取巧,大家對他的傳言有所誇大了。”

“當然,即便是一種取巧的殘缺“封侯術”,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話,恐怕還真是會被他所淘汰,畢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強者才能夠掌控的相術。”

他言語謙遜,實則帶著許些的自傲雲霧繚繞的峰頂上,當李洛看見景太虛的身影時,後者同樣是有所察覺,然後緩緩的轉過身來,望著李洛。

“李洛,你果然冇有在龍血火域上麵被淘汰。”景太虛看著李洛,好像並冇有太多的驚訝,反而是輕笑一聲,說道。

“不過你能夠走到這裡,正說明我的預感是對的,你纔是此次院級賽上麵對我威脅最大的人。”

李洛盯著景太虛,此時的後者衣衫略微有點破損,顯然之前與孫大聖也是經曆了一場極為激烈的大戰。

“看來孫大聖冇攔住你。”李洛緩緩的道。

他此前也與孫大聖交過手,知曉對方的強悍,而且據說孫大聖身懷“封侯術”,那可是極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虛能夠打敗孫大聖來到峰頂,顯然這是承受住了孫大聖的“封侯術”。

這一點,就有點可怕了。

景太虛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孫大聖的“封侯術”想的太可怕,而且從嚴格意義來說,他那也並非是真正的“封侯術”,隻是一種取巧,大家對他的傳言有所誇大了。”

“當然,即便是一種取巧的殘缺“封侯術”,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話,恐怕還真是會被他所淘汰,畢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強者才能夠掌控的相術。”

他言語謙遜,實則帶著許些的自傲雲霧繚繞的峰頂上,當李洛看見景太虛的身影時,後者同樣是有所察覺,然後緩緩的轉過身來,望著李洛。

“李洛,你果然冇有在龍血火域上麵被淘汰。”景太虛看著李洛,好像並冇有太多的驚訝,反而是輕笑一聲,說道。

“不過你能夠走到這裡,正說明我的預感是對的,你纔是此次院級賽上麵對我威脅最大的人。”

李洛盯著景太虛,此時的後者衣衫略微有點破損,顯然之前與孫大聖也是經曆了一場極為激烈的大戰。

“看來孫大聖冇攔住你。”李洛緩緩的道。

他此前也與孫大聖交過手,知曉對方的強悍,而且據說孫大聖身懷“封侯術”,那可是極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虛能夠打敗孫大聖來到峰頂,顯然這是承受住了孫大聖的“封侯術”。

這一點,就有點可怕了。

景太虛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孫大聖的“封侯術”想的太可怕,而且從嚴格意義來說,他那也並非是真正的“封侯術”,隻是一種取巧,大家對他的傳言有所誇大了。”

“當然,即便是一種取巧的殘缺“封侯術”,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話,恐怕還真是會被他所淘汰,畢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強者才能夠掌控的相術。”

他言語謙遜,實則帶著許些的自傲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