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我靠,李洛有點猛啊,難道他也達到化相段第四變了嗎?!”

聖玄星學府塔樓前,虞浪望著那片光幕中李洛暴漲的相力波動,雖然他冇辦法親身體驗感受李洛所散發的相力威壓,但從那股聲勢來看,顯然已經是開始在與景太虛不相上下。

“不,嚴格意義來說,李洛的相力等級應該是化相段第三變,此時他的相力暴漲這麼多,是因為他吞服了那一顆赤紅珠子的原因。”白豆豆仔細的看了一會,說道。

“這種提升應該隻是暫時的,不過用來應對這場決戰想必是夠了。”

“這樣纔算得上是真正東域神州一星院中最強的戰鬥。”秦逐鹿咧嘴笑道,他的眼神中充滿著熾熱戰意以及嚮往,這種戰鬥纔是他所期盼的,但是可惜,他不得不承認,現在的他已經被李洛,景太虛甩到了身後。

不過他相信這隻是暫時的,等此次聖盃戰結束後,他將要申請常駐暗窟,隻有在那種時刻都有著生命之危的險地中,才能夠將一個人的潛力完全的爆發出來。

他的修煉,還不夠狠。

“也不知道李洛能不能打得贏景太虛,這可是最後一步了,如果取勝的話,這一屆最強一星院的稱號,就將落到我們聖玄星學府手中。”伊粒沙感歎道。

呂清兒也是仰起修長白皙的脖頸,水靈眼眸凝視著光幕中對峙的兩道身影,道:“李洛一定會贏的。”

“那可不一定,景太虛太強了。”一旁的王鶴鳩有點酸酸的說道。

呂清兒淡淡一笑,道:“在剛進入聖玄星學府時,你們也覺得李洛不可能成為一星院第一人,但現在呢?”

王鶴鳩啞然,悻悻的道:“你也太盲目了,李洛這次遇見的可是景太虛,那是我們這些人能比的嗎?”

“景太虛又如何?不過是虛九品罷了,他不會是李洛所遇見的最強敵人,隻是他不斷攀登路上的一個磨練者而已,打敗他,李洛就將會走得更遠。”

“我親眼看見了他從那幾乎絕境的“空相”中爬起來,景太虛再強,還能比“空相”帶來的絕望更強嗎?”

“李洛能夠打敗“空相”的絕境,為何又會怕一個景太虛?而且景太虛如今能夠領先李洛半步,不過也是因為李洛當初被空相耽擱了一些時間而已。”呂清兒聲音清冷,然而那其中卻是蘊含著對李洛極為強烈的信心。

這些信心並非是憑空而來,而是她親眼見證著

李洛從那南風學府的空相絕境中一步步的走出,最後來到了聖玄星學府,甚至還成為了新生中的第一人。

這樣的人,在呂清兒心中的優秀,無人可比。

這下子,所有人都冇話說了,連王鶴鳩,都澤北軒都是沉默了下來,因為呂清兒說的很對,李洛見證過真正的絕境,那個所謂的空相,足以讓任何人喪失希望,但他卻是生生的從那絕境中爬了起來。

或許,也正是他的這種心性,才能夠讓得他在新生中脫穎而出。

他們往日裡隻是見到李洛溫和笑容上的隨性,但卻冇能見到那笑容下的少年所擁有的韌性。

當呂清兒他們在爭執的時候,李洛卻是在感受著體內流動的雄渾相力,那股相力比起片刻之前,強悍了數倍不止。

自身化相段第三變的提升。

以及赤紅龍珠提供的能量增幅,這是額外的收穫,原本李洛以為它隻是單純的後天之相的煉製材料,但在獲得後,他進行了一些探索,從而發現了赤紅龍珠另外的一重功效,隻不過這種提升終歸是藉助外力,所以有著時間的限製,一旦等他將龍珠取出來後,增幅也就會隨之消失。

不過不管如何,現在的他,從相力雄厚的角度,恐怕並不弱於景太虛這真正的化相段第四變。

這場決戰,算是真正的來到了相同的起跑線。

倒是配得上決戰的氛圍了。

嗡。

李洛手掌緊握玄象刀,體內相力流淌而出,刀身嗡鳴震動間,一道明亮的相力光環便是於刀身上浮現出來,他這是直接催動了合一境的雙相之力。

顯然,麵對著景太虛這種強敵,李洛並不打算有任何的試探,那是毫無意義的事情。

咻。

刀尖處,刀光水芒吞吐著浮現,刀光隨意的劃過,地麵直接被切割出光滑如鏡的痕跡,顯然,伴隨著李洛此次實力的提升,他這水芒術也是顯得愈發的霸道。

切割力,穿透力皆是殺傷力十足。

李洛抬頭,投向景太虛的眼神,在此時變得極其的冷冽以及冰寒。

轟!

下一瞬,他的身影直接是暴射而出,刺眼的刀光猶如海麵滾動的波浪,裹挾著逼人的寒氣以及殺機,毫不留情的對著景太虛當

頭劈斬而下。

刀光未落,腳下的地麵已經開始迅速的裂開。

而麵對著李洛的進攻,景太虛臉龐上則是帶著淡淡的笑意,他顯然並冇有任何退縮的道理,他手掌緊握那柄青sè芭蕉扇,芭蕉扇上麵流動著狂風,嗚嗚風聲不聽,而在扇柄的位置,有一道淡淡的金眼浮現。

顯然,這青sè芭蕉扇就是景太虛的武器,同時也是一柄金眼寶具。

隻是讓得李洛意外的是,這傢夥不是號稱聖明王的槍麼?拿個芭蕉扇是怎麼回事。

“李洛,你的雙相之力我已經見識過了。”

“我覺得,或許也該讓你見識一下,九品相性的威能吧?”

景太虛笑了笑,風相之力在他的周身狂湧,狂風攪動雲層,直接是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龍捲風暴,而這一刻,天地間的風能量也是在以景太虛為源頭,急速的湧來。

甚至,在景太虛的身上,似是出現了一道淡淡虛影,虛影極為神妙,其上流轉著青光,那是極端純粹的風相之力。

李洛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純粹的風相之力。

而當那道虛影出現時,李洛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天地間對著景太虛湧去的風能量變得愈發的磅礴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那道神秘虛影的影響。

“這是九品風相方纔能夠具備的神秘特性,風靈使?”李洛眼神變得凝重起來。

所謂九品特性,據說是唯有九品相才能夠誕生與具備的特性,這種特效能夠增強相力之中所蘊含的靈性,同時加大其主人與天地間能量的感知,助其能夠更輕易的引動天地能量。

而且,在風靈使的加持下,景太虛施展的任何風屬性相術,威力都將會獲得一定程度的增強。

所以這種特性,也被稱為九品靈使,這是獨屬於九品相性的能力,就如同雙相者的雙相之力一般。

對於這種特殊的特性,李洛不算太陌生,因為他在薑青娥的身上見過,隻不過薑青娥的光明靈使,比這景太虛耀眼璀璨太多。

隻是讓得李洛有點冇想到的是,他以為九品靈使需要真九品相性才能夠誕生,結果這傢夥的虛九品,竟然也有嗎?

這下子,倒是更有意思了。

雙相之力與九品靈使間的對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