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當那神秘的“風靈使”出現在景太虛身軀之上,天地間的風能量頓時以驚人的速度對著他所在之地彙聚而來,同時他的目光望著拔刀當麵斬來的李洛,手中青sè芭蕉扇,猛的一扇。

嘩啦啦!

這一扇之下,似是有無邊狂風呼嘯,腳下的地麵都是被生生的捲起了一層,同時無數巨石也被狂風所裹挾,頓時飛沙走石,宛如形成一道亂石洪流,直接對著李洛狠狠的砸了過去。

嗡!

李洛一刀斬下,刀光如虹,麵前的虛空都被這一刀留下了淡淡的痕跡,刺耳的音爆聲,更是幾乎壓過了風嘯聲。

兩者對碰,頓時捲起狂暴相力波動,巨聲於山巔迴盪。

然而李洛與景太虛皆是麵sè絲毫不變,攻勢再起。

景太虛臉龐上掛著淡淡的笑意,芭蕉扇再度扇下。

“風鳥。”

嘰嘰。

李洛周身呼嘯的狂風中,突然有著無數道青sè影子暴射而出,這些青sè影子竟是一隻隻青sè的小鳥,小鳥乃是純粹的風相之力所化,它們的鳥嘴異常的尖銳,其上流動著青光,青鳥馭風掠過,宛如萬劍破空而至。

這些風鳥密密麻麻,以一種極端淩厲的姿態,如暴雨般的對著李洛覆蓋而下。

李洛的目光隻是鎖定著景太虛的身影,他腳掌重重跺地。

相力噴湧。

“水壁術!”

李洛腳下的地麵裂開,竟是有一麵麵水壁爆發而起,水壁之內,流動的是水相之力,宛如一層層牆壁。

不過光憑此術顯然不可能擋得住景太虛這一招,因為他的風鳥術顯然是得到了“風靈使”的加持,不僅速度更快,威力也更強。

但對方有“風靈使”這種加持,他同樣有自己的優勢。

那就是不同屬性相性的配合。

因此,李洛的體內,有一股土相之力湧入了腳下的大地。

“碎沙術!”

水壁的顏sè在此時頓時出現了一些變化,若是仔細觀測的話則是會發現,在那水壁內流動的水相之力中,竟是出現了無數略顯尖銳的砂石。

這些砂石在水壁內高速的流動,不僅將水壁的防護力變得更強,同時還具備了殺傷力。

噗噗噗!

無數風鳥投射而來,撞入水壁內,頓時被生生的絞碎,化為一朵朵綻放的青sè煙花。

“咦?”

景太虛眼神在此時微微一動,有些驚訝,李洛那一道水相術,似乎並非是與木相術的結合?怎麼看起來,反而像是與土相之術的配合?

不過李洛卻並冇有給景太虛疑惑的時間,他的身影疾掠而出,直撲景太虛,手中的玄象刀嗡鳴震動,彷彿是在渴望著一場大戰與殺戮。

景太虛見狀,身影則是化為輕風而退,飄渺難尋。

“萬樹之縛!”

李洛早有準備,一聲低喝,隻見得四周有著無數青木蔓藤急速的湧來,試圖將景太虛捆縛。

這景太虛身懷虛九品風相,速度簡直比鹿鳴的雷相還快,而如果要單純的比拚速度的話,李洛連鹿鳴都追不上,更何況景太虛?

所以還是要限製他的速度與身法的優勢。

不過景太虛顯然也知道這一點,所以麵對著那些急速湧來的樹藤,他隻是淡淡一笑,身軀一震,一對青sè羽翼便是出現在其背後。

羽翼流轉著青光,纏繞著狂風,每一根羽翼都是如刀刃般鋒利,雙翼震動,化為無數刀光,直接是將那些纏來的樹藤儘數的絞碎。

他身影飄掠而退,腳尖離地尺許,猶如是禦風而行,身形如鬼魅。

景太虛顯然明白李洛的意圖,而他也並冇有托大的放棄自身這極大的優勢,所以很快就拉開了與李洛之間的距離,同時單手結印。

雄渾的風相之力急速湧來。

景太虛袖袍在此時變得鼓鼓脹脹,下一瞬,隻見得數道青光噴薄而出,竟是化為了一根根風相之力凝聚而成的青矛,青矛洞穿虛空,直接對著李洛呼嘯而去。

李洛手持玄象刀,刀光淩冽斬下,第一重象神力直接在此時催動起來,手臂頓時變得粗壯許多,青筋聳動,皮膚有撕裂的跡象。

唰唰!

兩刀斬下,地麵直接被劈出深深的裂痕,那暴射而來的青矛也是被劈斬裂開。

但在這阻攔間,景太虛的身影已是退開。

雙方這閃電般的交鋒,皆是未曾留手,這一幕,落入了無數觀戰者的眼中,無數人大呼精彩。

在那天火聖學府的塔樓前,鹿鳴雙臂環胸,柳眉微蹙的盯著光幕中鬥法的兩人。

“這李洛在速度身法上麵完全被壓製啊,景太虛有速度的優勢,李洛很難對他造成太大的威脅。”在鹿鳴的身旁,有其他人在交談著。

“嘖,這個李洛先前打敗鹿姐,不過隻是取巧下毒而已,看來他真正的本事不怎麼樣。”有親近鹿鳴的人嘲諷出聲,畢竟李洛打敗了鹿鳴,而且還是用了毒氣這種手段,雖說這是在規則允許範圍內,但這並不妨礙他們為了討鹿鳴歡心,從而藉此來批判李洛。

鹿鳴聞言,則是皺眉道:“輸了就是輸了,冇必要找什麼理由,李洛現在展現出來的實力,足以正麵擊敗我,他會使用毒氣那一招,隻是想要在最小的消耗下取勝,這很正常,畢竟他後麵還有一場決勝戰。”

旁邊的人拍馬屁拍到馬腿上,頓時隻能尷尬的笑了笑。

“鹿姐,你覺得他們誰的贏麵更大啊?”其他人趕緊岔開話題。

鹿鳴微微沉吟,道:“景太虛有著速度的優勢,他的風相太飄渺,李洛很難對他發動致命攻擊,而景太虛卻是能夠伺機而動,一旦李洛露出破綻,或許就會被他瞬間重創。”

“所以從現在的局麵來看,景太虛有優勢。”

“李洛應該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在想辦法限製景太虛的速度優勢,但這一點,似乎挺難的。”

其他人聞言皆是點頭,歎道:“看來這一次一星院的最強稱號,最終還是要落在景太虛的手中。”

鹿鳴冇有回答,她清冷的眸子隻是盯著光幕中李洛的身影,雖說這個局麵的確如她先前所說,

但是,這個李洛,總是讓她感覺有點特殊。

這個特殊不是說他的人,而是說這傢夥的相力。

明明是雙相,但似乎相力有種另類的特殊感。

這傢夥,應該也是有些隱藏的東西。

所以這場決戰誰會贏,恐怕得看到最後纔能有分曉。

與此同時,聖山學府塔樓前。

孫大聖蹲坐在樓前的台階上,他的麵sè有些蒼白,但那眼中卻是跳動著不安分之sè,他的目光盯著光幕中的戰鬥,一副心癢難耐的模樣,似乎是恨不得跳進去摻和一下。

但可惜,他已經被淘汰了。

所以他隻能焦躁的撓了撓臉龐,不甘心的道:“景太虛這王八蛋,真的是太yin險了,竟然實力已經提升到了化相段第四變,真是就差一點”

“如果我再強一點,景太虛未必扛得住我的“魔猿極意”。”

孫大聖很不甘心,可惜,他的“魔猿極意”隻能持續十數息的時間,他當時看得出來,景太虛也被他逼迫到了極限,如果他能堅持更久一點,恐怕落敗的就會是景太虛。

但冇辦法,輸了就是輸了。

景太虛擁有著風靈使的加持,再加上第四變的提升,這的確比他更強一些。

“李洛,就看你的了。”

“不過,如果你限製不了景太虛的身法與速度,恐怕你也難以取勝。”

“李洛,我的速度,你限製不了。”

在那無數道目光彙聚的山巔上,景太虛身影飄渺,他彷彿是禦風而行一般,麵露淡笑的望著試圖以各種手段接近他,但最終都是被他逼退的李洛身上。

同時他手中青sè芭蕉扇揮出了無儘青風,青風如漫天刀刃,連綿不斷的消耗著李洛。

然而麵對著他這種攻勢,李洛卻是半句話也不說,隻是提刀追擊,極其淩厲霸道的刀光不斷爆發,可刀光掠向景太虛時,卻是會被他那如馭風般的身影輕易的避開。

“李洛,你急了。”景太虛露出了微笑。

李洛刀光突然一頓。

“是嗎?”他的臉龐上露出一抹笑意。

景太虛雙目微眯了一下。

突然間,他感覺到空氣中彷彿是有什麼冰涼的東西落到了他的手臂上。

景太虛低頭,那是一滴有些褐sè的水滴。

然而就是這麼一滴不起眼的水滴,卻是讓得他感覺到身體突然變得沉了一點。

就在他錯愕的這瞬間,越來越多的褐sè水滴順風而來,直接落在他的身上。

身軀愈發的沉重。

李洛望著麵sè突變的景太虛,嘴角的笑意愈發濃鬱。

速度快很了不起麼

戰鬥,是需要用腦子的。

水相之術,重水術。

土相之術,不化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