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褐sè的水滴不斷的落在景太虛的身軀以及其背後的青sè風翼上,而在此時,景太虛的麵sè也是變得有些驚疑不定起來,因為他發現自己的身軀在此時變得越來越沉重。

飄渺如風的身法頓時受到了影響。

“這是重水術?”景太虛也是經驗豐富,很快就有所察覺,重水術乃是水相之力高度凝聚而化,擁有著相當古怪的重量,這種相術一般都是用來增幅攻擊時的力度,但他冇想到的是,李洛竟然另辟蹊徑,用此術來剋製他的身法速度。

不過重水術雖然具備著另類的重量,但也很容易就被震開化解。

所以景太虛幾乎是頃刻間運轉了體內的相力,試圖將那些落在身軀上的重水儘數的震散。

但很快讓得他錯愕的一幕出現了,隨著他相力的震動與驅散,他發現那褐sè的水滴依舊是牢牢的吸附在他的身體上,他的相力驅散效果,並冇有想象的那麼好。

“怎麼會?!”

景太虛異常的愕然。

這重水術,似乎有些不一般!竟然很難驅散?!

嗡!

而在景太虛試圖儘快化解身體上的褐sè水滴時,李洛卻是並冇有給他這個機會,他身影疾掠而出,終於是趁著景太虛身法速度被他限製的片刻間,接近了過去。

他眼神淩冽,手掌緊握玄象刀。

相力光環於刀身上浮現出來。

第一重象神力!

“虎將術,千流水刀術!”

可惜體內的相力泡儲存的相力此前在與鹿鳴交手時儘數的消耗,而這些短暫的時間中又無法補滿,不然現在的李洛的攻勢應該還能夠更強橫一分。

不過這也無所謂了,隨著如今他踏入化相段第三變,再加上赤紅龍珠的增幅,他的相力已經並不弱於景太虛的化相段第四變。

這一刀,璀璨耀眼。

吼!

一刀斬出,水光彷彿是劈開了虛空。

有著若有若無的虎嘯聲響徹,這是虎將術的標誌,不過這並非是真正的虎嘯,而是因為這道相術帶動了天地能量的碰撞,彼此撞擊,摩擦所發出的聲響。

這般聲音有點類似虎嘯之音,所以這一類的相術,方纔被冠以虎將術之名。

波光粼粼的刀光彷彿是浪潮滾滾而來,在景太虛的眼瞳中急速的放大,而他明白,這一次李洛的攻擊,他已經是無法避開了。

不過,景太虛倒也並未顯露驚慌之sè,他那英俊的麵龐,依舊平靜。

先前以身法避開李洛的攻擊,隻不過想要消耗後者的相力,同時逼得

後者出現破綻而已。

正麵碰撞,他並不忌憚李洛。

呼。

景太虛深吸一口氣,手掌緊握青sè芭蕉扇,扇麵之上有光紋若隱若現,而天地間的風能量也是在此時受到了引動,急速的彙聚而來。

風靈使所化的神秘光影,也猶如是風之精靈一般,盤踞在芭蕉扇上,吞吐著龐大的風能量。

顯然,景太虛也並不敢小覷李洛這驚人一刀,所以將自身手段也皆是祭了出來。

“虎將術,大風掌印!”

伴隨著景太虛芭蕉扇的扇下,頓時風聲大作,其中還夾雜著模糊不清的虎嘯之聲,下一瞬,一道巨大的青光掌印爆發而出,那青光掌印內似是包裹著風暴,任何被吸入其中的物質都被生生的絞碎。

嗡!

青光掌印與李洛那一記如波浪般的水線刀光悍然相撞。

轟轟!

極其驚人的能量風暴於山巔炸開,這一刻,連山巔之外的雲霧都是受到了波及,滾滾退散。

山巔那些巨石,紛紛化為碎石,激射而開。

而在能量衝擊波爆發時,李洛身體之上有水相之力流淌,彷彿是化為了一層紗衣。

虎將術,重水紗衣。

重水紗衣流淌,將那些爆發而來的相力衝擊儘數吸收,而李洛則是握著玄象刀,身影再度掠出,直接是欺近了景太虛,刀光帶起森寒的氣息以及極為霸道的力量,連綿不斷的斬去。

鐺!鐺!

而身法速度受到重水術乾擾的景太虛無法避開,於是他便是手持著青sè芭蕉扇,也是捲起瞭如刀鋒般淩厲的狂風,毫不退縮的與李洛對砍了起來。

短短不過十數息的時間,雙方便是你來我來的互攻了數十回合。

招招凶險狠辣。

李洛身體表麵的重水紗衣漸漸的被撕裂。

而景太虛背後的青sè風翼,也是被斬得七零八落。

雙方眼神都是露出凶狠之意,冇有半點退縮,隻是以攻對攻,彼此體內的相力都是在此時催動到了極致,相力碰撞間,宛如是引得驚雷陣陣。

而在場外,各個塔樓前,無數道目光都是在盯著兩人的交鋒。

雖說論起相力磅礴程度,李洛與景太虛這兩個一星院的學員遠遠比不上其他三個院級,但這之中的凶險與激烈,卻是並不遜sè。

能夠在這個場合進行著最後的決戰,足以說明李洛與景太虛的優秀。

甚至說他們是東域神州上麵最出sè的年輕人也並不為過。

所以他們之間的爭鬥,絕對算得上是精彩。

隻是這兩人間的勝負如何,還猶未可知。

聖明王學府塔樓前。

一身白袍,白髮飄揚的郭九鳳負手而立,他那深邃如淵的目光望著一星院的光幕中,有些訝異的道:“這個聖玄星學府的李洛倒是有點出人意料,竟然能夠將景太虛逼到這一步。”

在郭九鳳身旁,還有著聖明王學府的其他紫輝導師,身為東道主,他們能夠進入聖盃空間的人數顯然也比其他學府更多。

此時一名紫輝導師道:“這個李洛也是雙相,能夠走到這裡倒是不足為奇,不過他能做到這一步也算是極限了,他想要打敗景太虛,可能性不高。”

“畢竟景太虛那一手,恐怕化相段第四變中,冇有幾個人能夠接得下來。”

郭九鳳點點頭,他同樣知曉景太虛的底牌殺招,所以對景太虛這邊倒是冇有太多的擔心。

他的目光不由轉向了三星院光幕那邊,有些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道:“這個薑青娥竟然強到了這種程度,我們所有人都低估了她。”

一旁的紫輝導師聞言也是苦笑一聲,他的視線投向那邊的光幕,那邊的動靜,比起李洛,景太虛這邊可謂是強盛了太多太多,磅礴相力滾滾席捲,一座座山嶽在那等能量衝擊下不斷的崩塌。

整片大地,滿目瘡痍。

而恐怖衝擊波的源頭,便是源於那一場四對一的圍攻。

可即便是四打一,但現在的局麵是陸金瓷四人根本就冇有取得半點的優勢。

麵對著四人傾儘全力的圍攻,那道絕美的倩影揮灑著聖光,滾滾聖炎鋪天蓋地的席捲而過,每當那重劍揮下時,天空彷彿都是被割裂了。

無數道視線帶著濃濃的驚豔,望著那道令人目眩神迷的天使身影。

這是整個院級賽中,為數不多最令人記憶深刻的一幕。

所有人都為薑青娥展現出來的驚人實力而悚然,甚至連一些四星院中的佼佼者,都是麵露凝重,眼中散發著深深的忌憚。

同時還有更多的目光投向薑青娥的身後,那裡有一道光影,隻不過光影極為的清晰,光影背生四翼,神聖光潔,其模樣與薑青娥完全相似,看似虛幻,卻清晰得栩栩如生。

天地間的能量被攪動,最後被那道四翼光影儘數的吸收,而後又化為滾滾光明相力,源源不斷的湧入薑青娥的體內。

正是這道四翼光影的存在,薑青娥方纔能夠憑藉一人之力,將陸金瓷這四人壓製得毫無脾氣。

因為那是

真正的九品光明靈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