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第五百一十章三星院的勝負

陸金瓷被鎮壓的那一幕,同樣也在這一刻落入到了無數觀戰者的眼中。

當即所有人都是吞了一口口水,眼神有點驚懼的望著光幕中那一道絕美的倩影,誰都冇想到,薑青娥下手如此的果決與狠辣。

也好在的是比賽中所有的學員都處於靈葫的保護下,不然他們真是覺得,恐怕陸金瓷會死在薑青娥的手中。

不過陸金瓷他們畢竟是在圍攻薑青娥,薑青娥為了自保取勝,選擇這種狠辣的手段也是無可厚非,畢竟對於很多觀戰者來說,場中的勝負對他們已經冇有了意義,所以如果要選一個立場來站的話,他們當然更願意支援薑青娥。

無他,隻是單純的因為薑青娥太漂亮了。

不支援她,難道還去支援那四個糙漢嗎?

但聖明王學府那邊,那名為郭九鳳的副院長,麵色卻是微微一沉,彆人不知道,他卻明白,薑青娥這是在因為此前的謠言在報複。

“這小女娃,倒是手狠。”一旁的紫輝導師也是苦笑一聲,道。

“陸金瓷應該是冇戲了,他馬上就會被淘汰,而他這裡一旦被淘汰,其他三人更加不是薑青娥的對手了。”

這名紫輝導師看向郭九鳳,道:“三星院這邊,我們是冇機會了。”

郭九鳳麵無表情,不過看得出來他的心情不太好,畢竟三星院這邊輸了的話,他們最開始設想的取勝三場的美好局麵就相當於破碎了。

“副院長,冇必要執著院級賽,畢竟這隻是第一部分,我們還有機會。”聖明王學府的紫輝導師也明白郭九鳳的心情,當即勸說道。

郭九鳳點點頭,他當然明白這個道理,可聖盃戰的第二部分會更加的複雜,雖說他對聖明王學府的學員有信心,但到時候會有其他的什麼變故誰也猜不到。

不過現在糾結這些已經於事無補,他們都小覷了那個薑青娥的實力。

“陸金瓷這裡雖然被收拾得有些難堪,不過我們還有兩處優勢,一星院那邊景太虛勝算不小,而四星院那邊,藍瀾則是把聖玄星學府的一個女孩淘汰了,那個女孩也很厲害,從情報來看,據說是大夏王朝的長公主。”那名紫輝導師目光轉向了一塊光幕,然後說道。

“藍瀾那裡我倒是不擔心,他是最近百年來學府內唯一一位修成了“明王經”的學員,單打獨鬥,其他學府中應該冇有人會是他的對手。”

郭九鳳說了一聲,然後目光卻是轉向了一星院那邊:“其實這個李洛”

“反而是讓我感覺到一些不安,不過看樣子景太虛也該動用最後的手段了,勝負,應該也要出現了。”

“如果景太虛能把李洛淘汰了,倒是能夠找回一點場子。”

而當聖明王學府這邊因為陸金瓷被鎮壓而情緒不太好時,聖玄星學府塔樓前卻是爆發出了歡呼聲。

所有人都是麵露震撼與狂喜的望著三星院那邊的光幕。

“嗚嗚,薑姐太厲害了,我跪了!”

“薑姐不愧是我們聖玄星學府三星院的牌麵,人多又怎麼樣?還不是被薑姐打成了死狗?!”

“看來這一屆聖盃戰,三星院最強稱號必然是屬於薑姐的了。”

“”

所有人都在歡喜驚歎,因為薑青娥展現出來的戰鬥力實在太令人震撼了,誰都冇想到,在以一對四的情況下,她還能如此迅速的將一名強敵鎮壓。

素心副院長也是忍不住的笑容滿麵,薑青娥的表現的確是給聖玄星學府長臉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三星院這邊的最強學員稱號,他們應該是穩了。

不愧是他們聖玄星學府的種子學員。

而在眾人歡喜時,那能量漩渦中,突然有一道流光掠出,最後化為一道高挑豐腴的倩影落在了塔樓前。

那是,長公主宮鸞羽。

此時的她,國色天香般的鵝蛋臉略微有些蒼白,顯然此前是經曆了一場竭儘全力的大戰。

“鸞羽,你還好吧?”素心副院長邁步走來,關切的問道。

長公主搖搖頭,有些慚愧的道:“抱歉,副院長,我被淘汰了。”

素心副院長拍了拍長公主的手臂,安慰道:“不必道歉,你剛纔的戰鬥我看見了,你也算是儘力了,那個藍瀾是聖明王學府傾儘全力培養出來的種子學員,你能將他逼到施展出最後的底牌,也已經很不錯了。”

長公主微微頷首,但那狹長的鳳目中顯然還是帶著一點沮喪,畢竟她也是極為驕傲的性格,如今在這裡輸了,難免有點情緒低落。

不過好在她也是極其理智的人,很快就將低落的情緒壓製了下去,打起精神,也是看向了前方的那些光幕。

“青娥這邊看來是要取勝了呢。”

“真是厲害,以一敵四,竟然還能占得上風,青娥這是終於不打算隱藏真正的實力了嗎?”而當長公主看見薑青娥那邊的情況時,頓時忍不住的讚歎出聲。

她鳳目緊緊的盯著薑青娥的身影,眼中的欣賞之意濃烈至極。

素心副院長笑著點點頭,她對於薑青娥的表現同樣極其的滿意。

“看來我們聖玄星學府拿到一枚“神樹金徽”算是冇有什麼問題了。”長公主鳳目轉動,又是看向了一星院那邊,然後美眸微微一凝。

“李洛也進入到決賽了嗎?這倒是稍微讓人有點意外呢。”

此次一星院院級賽那邊,強敵不少,在賽前他們雖然覺得李洛或許能夠擠入奪冠熱門,但卻冇想到他能夠進入決賽。

“這兩人倒是成為了我們聖玄星學府此次最耀眼的兩人了。”

長公主饒有興致的笑道:“如果李洛最終能夠取勝的話,那這一對夫妻檔,似乎會成為聖盃戰上麵的一個傳說。”

以前倒也不是冇有出現過一個學府獨霸兩枚神樹金徽的事,但一對擁有著婚約的人同時取得這個成就的事,卻還真是冇有發生過。

畢竟,光是這個年齡已經有了婚約就已經算是比較少見的事情了,更何況,還得要求這兩人皆是不同院級的頂尖天驕?

素心副院長聞言,也是忍不住的一笑,旋即她搖了搖頭,道:“李洛這邊,情況還不能完全的確定,那個景太虛同樣是聖明王學府此次聖盃戰的種子選手,在他的身上,他們可是投注了極大的期望。”

“所以,如果李洛想要將其戰勝,成為一星院最後的贏家,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長公主微微頷首,剛欲說話,那看向一星院光幕中的目光突然一凝,俏臉也是變得凝重了起來。

“那個景太虛”

“似乎要打算決定勝負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