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第五百一十一章景太虛的龍將術

轟!

兩股狂暴的相力如洪流般的衝擊在一起,古樸的直刀與青色芭蕉扇劈斬一起,火花濺射,虛空都是泛起了許些的漣漪。

巨大的反震令得李洛與景太虛的身影皆是倒射而退,每一步的落下,腳下堅硬的石麵便是出現一個半指腳印,可見此時的雙方是將自身的力量催動到了極致。

砰。

景太虛腳掌猛的一跺,腳下的石麵龜裂,此時他的麵龐上已是冇了之前的那些從容笑容,反而是變得有些麵無表情起來,同時眼瞳中還跳動著許些的煞氣。

這同樣是打出了火氣。

李洛的頑強,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先前雙方幾乎是將絕大部分的手段都是施展了出來,而且下手也是毫不留情,皆是凶狠異常,但這種互攻雖然對雙方都造成了一些傷勢,卻並不足以決定勝負。

所以景太虛明白,他必須打破僵局了。

不然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的相力也會開始大量的消耗,到時候他的這一手殺招的威力也將會開始減弱了。

“李洛,你很厲害。”

景太虛沾染著血跡的手掌緩緩的緊握芭蕉扇扇柄,他的聲音變得冷漠起來:“不過這場決戰,取勝的一定會是我。”

李洛冇有回答,因為冇有意義,最後的勝負依靠的不是嘴巴。

不過他能夠感覺到,景太虛體內的相力在此時劇烈的躁動了起來,這令得他明白,景太虛應該是要施展真正的底牌了。

於是他緊握住了玄象刀,體內相力流轉而起,身軀也是隨之緊繃。

景太虛也冇有說過多的廢話,他伸出手指,有一縷風刃掠過,頓時指尖有鮮血滴落下來。

他手指迅速在手中的青色芭蕉扇上劃過,血光浮現,隻見得似是有一道血紅的紋路於扇麵上浮現出來。

嗚嗚!

天地間有狂風大作。

山巔的山石都是在此時被捲起。

而景太虛身軀上所浮現的那道淡淡的風靈使虛影,也是化為了一縷青色的煙霧落下來,盤踞在了青色芭蕉扇之上。

頓時景太虛手中的芭蕉扇彷彿是變得宛如翠玉一般。

他握住芭蕉扇的手微微的顫抖著,彷彿是在承受著什麼極為沉重的重量一般。

但最終,他握著芭蕉扇,重重的扇下。

嗚!

天地間的風能量化為狂風席捲而來,而芭蕉扇上有青光噴薄而出,捲起了滾滾風能量,然後迅速的壓縮,凝聚。

十數息後,青光沖天而起,這一瞬,竟是有著若有若無的龍吟聲響徹,整個天空彷彿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震盪起來。

而李洛的眼瞳也是在此時陡然緊縮。

那道龍吟聲竟然是一道龍將術?!

這景太虛,居然能夠施展出龍將術?!

李洛的眼中掠過一抹凝重之意,龍將術,那可是唯有踏入將階的實力才能夠開始觸及的,將階之下,想要修成龍將術極其的艱難,畢竟光是龍將術所需要的那種相力消耗就不是相師境能夠承受的。

但現在,這景太虛,卻是將其施展了出來。

雖說這其中有著他那“風靈使”以及手中青色芭蕉扇的加持,可這也絕對足以讓無數人感到震撼了。

嗡!

青光於半空不斷的震盪著。

而在那青光之內,是一柄青色的重槍,重槍懸浮虛空,每一次的震盪,都將會引得虛空中盪漾出一圈能量漣漪,一股莫名的沉重威壓,隨之散發出來。

李洛望著那柄青色的古樸重槍,也總算是明白,為何景太虛會被稱為“明王的槍”了,想來就是因為這一記最強的殺招吧。

以相師境的實力,催動唯有將階實力才能夠施展的龍將術,雖然從那能量強度來看,應該隻是一道低階龍將術,但不管如何,龍將術就是龍將術,那等威能,遠非虎將術可比。

李洛在相術上麵擁有著極高的天賦,然而即便是他,如今也未曾修成一道真正的龍將術。

由此可見,想要在相師境時修成龍將術,究竟是何等的困難。

當然,那個孫大聖所謂的殘缺“封侯術”算是個特例,而且冇有足夠的相力作為底蘊,所謂的“封侯術”怕也是不足真正威能的百分之一。

“李洛,孫大聖就敗在我這一招上麵,你若是接得下來,這一星院的神樹金徽讓給你又何妨?”

景太虛麵色冷肅,而後他手中青色芭蕉扇猛然扇下。

“低階龍將術,天照風魔槍!”

“去!”

伴隨著景太虛厲喝出聲,那半空中綻放著光暈的青色重槍頓時暴射而出,虛空被撕裂出一道青色的痕跡,一道極其驚人的波動沖天而起。

刺耳的音爆,響徹天際。

李洛望著那氣勢驚天的青色光虹,身影也是立即暴退。

他的麵龐佈滿著凝重,景太虛這一道攻勢,讓他感覺到了極其危險的氣息。

尋常手段,恐怕是擋不住的。

不過好在,他也並非就完全冇有抗衡的力量。

李洛身影暴退的同時,目光看了一眼手中的玄象刀,然後眼中掠過果決之色,五指陡然緊握刀柄,同時體內相力毫無保留的灌注於刀身之內。

“金玉玄象刀,第二重象神力!”

金玉玄象刀自帶三重象神力,然而這種力量卻是極其的霸道,李洛之前催動第一重象神力時,雙臂皮膚與肌肉就處於撕裂的狀態,那是因為他的肉身無法完全承受金玉玄象刀的力量。

而第一重象神力都如此的霸道,第二重又會造成何等的破壞?

李洛冇有嘗試過,但他卻為此做好了準備。

哞!

就在李洛將金玉玄象刀第二重象神力催動的那一瞬間,彷彿是有著古老的象吟聲在他的體內響徹起來,緊接著,他的麵色就猛然劇變。

因為他感受到一股極其恐怖的巨力,在此時自玄象刀內,瘋狂的湧入他的雙臂。

撕裂的劇痛頃刻間爆發。

那種感覺,彷彿是有著一頭頭古老的巨象在順著他手臂內的經脈奔騰一般,沿途所過,連血肉都是被生生的踏碎。

李洛低頭,他能夠見到此時雙臂的血肉在開始崩裂。

鮮血傾灑下來,看上去極為的可怖。

這就是第二重象神力的蠻橫,以李洛如今的**強度,根本承受不住,如果持續下去,他雙臂都將會爆碎成一團血沫。

望著手臂上的慘狀,李洛麵色一片凝重,但卻並冇有驚慌失措。

因為這本就是在預料之中。

他冇辦法在短時間內增強肉身的強度,但他卻是有著另外的手段。

嘶。

李洛深吸一口帶著血腥味道的空氣,然後早就準備好的相術在此時迅速的施展出來。

“木相術,靈木絲紋。”

“光明相術,小光明恢複術。”

“水相術,靈水術。”

三道相術被李洛一口氣的施展了出來,相術的等級不算太高,但它們有著共同的點,那就是有著恢複的作用。

這就是李洛用來製衡第二重象神力對肉身衝擊的辦法。

既然肉身扛不住,那就增強恢複力,隻要恢複得夠快,雙臂自然能夠承受。

李洛低頭望著雙臂,隻見得此時血肉中有無數道如絲線般的青色相力蔓延開來,這些青色相力穿透了血肉,將即將崩碎的血肉生生的連接在了一起。

與此同時,靈水術,小光明恢複術所帶來的恢複效果,開始迅速的修複著肌肉間的撕裂。

三種相術等級雖然不高,但在它們彼此不同的效果配合下,李洛那本是鮮血淋漓即將破碎的雙臂,竟是開始硬生生的穩固了下來。

隻不過看上去還是有點淒慘,如同一個被粗糙手法縫起來的布娃娃一般。

但這已經是李洛所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而且,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因為他可以揮刀了。

李洛抬頭,他望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青色槍虹,麵無表情的舉起了手中沾染鮮血的古樸直刀,然後猛然斬下。

你有龍將術,我有象神力。

那就看看,誰能站到最後吧!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