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第五百一十二章狼狽退場

轟!

當撞擊的那一霎那,狂暴的能量衝擊波直接於山巔上炸裂開來,山峰震動,山石儘碎,一道道裂痕蔓延開來,不斷的將山壁震落。

而李洛與景太虛幾乎是首當其衝。

兩人身軀上的相力防禦瞬間被摧毀,然後身軀狼狽的倒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山岩上,忍不住的口吐鮮血。

手中的金玉玄象刀與青色芭蕉扇皆是脫手而出,遠遠的栽落。

聖盃空間內,所有目光都是望著煙塵瀰漫的山巔上,神色都是變得有些緊張起來,這雙方最後底牌的大碰撞,竟然是個兩敗俱傷的結局。

現在,或許就得看誰更能夠堅持住那一口氣了吧?

在眾多目光的聚焦下,山巔的煙塵漸漸的消散。

然後他們便是見到,那景太虛的身影,搖搖晃晃的從山岩上掙紮了下來,此時的他衣衫破損,皮開肉綻的模樣再冇了此前的從容,顯得異常的狼狽。

不過他此時冇心思注意自身的形象,眼睛死死的盯著前方李洛的身影。

這個傢夥,應該已經被重傷到冇有力氣爬起來了吧?

還真是厲害啊,竟然連他那最後的手段都未能直接將其擊潰,反而被他拖成了兩敗俱傷。

景太虛看了一眼前方地麵上一道約莫數十米左右的刀痕,刀痕險些將這座山頂一分為二,那是先前李洛的反擊所導致,那股力量,異常的可怕。

顯然,這也是李洛的底牌。

不過好在的是,笑到最後的,依然是他。

景太虛的嘴角有一抹笑容艱難的扯起。

但還不待這笑容擴散開來,他就見到不遠處李洛的身影扭動了一下,然後也是緩緩的爬了起來,頓時他笑容就為之一僵。

此時的李洛,同樣極為狼狽,周身相力萎靡到了極致。

特彆是其雙臂,不斷的滴落鮮血。

“這都冇倒?!”

景太虛緊咬著牙,心頭有怒氣升起,這李洛,也太堅挺了吧!

李洛擦了搽臉龐上的血跡,抬頭望著景太虛,聲音有氣無力的道:“你以為你贏了嗎?”

景太虛聲音嘶啞的道:“你現在的情況,恐怕連走一步的力氣都冇有了吧?”

“你不也一樣麼。”

李洛盯著景太虛,嘴角有著一抹古怪的笑意浮現起來:“現在的我們,都已經是油儘燈枯,連抬手的力氣都冇有,不過景太虛,我覺得你要完蛋了。”

景太虛聞言,頓時露出冷笑,他卻冇有搭理李洛,而且瘋狂的運轉自身所修煉的能量引導術,現在最緊要的事情就是趕緊恢複一些相力,哪怕能夠移動身體也好,到時候直接過去給李洛補一刀,那麼他就算是徹底的勝利了。

“景太虛,你的虛九品風相的確很難纏,速度身法讓人極為頭疼,但你覺得,現在這種情況下,究竟是你的風相好用,還是我的水相與木相好用?”李洛露出森森白牙,笑容帶著寒氣。

景太虛先是一怔,然後麵色頓時變得鐵青起來。

他竟然忘了這一茬!

水相,木相論起速度當然遠遠不及風相,可它們也有著自身的優勢,那就是水相綿長,木相堅韌,而且兩者都是極其的擅長恢複效果,所以如果要比起療傷或者相力的恢複速度,必然是後兩者取勝。

景太虛眼中忍不住的掠過一抹慌亂,不至於吧?他扛過了刀山火海,不至於要輸在這一點上麵吧?

於是景太虛開始瘋狂的運轉能量引導術,試圖加快相力的恢複。

數分鐘的時間眨眼即過。

景太虛感覺到了僵硬的身體有了活動的跡象,體內乾枯的相宮中,也開始漸漸的有著一縷相力誕生。

這讓得他狂喜起來。

不過當他抬頭看向李洛那邊時,卻是發現李洛已經在緩緩的扭動著身體,看這模樣,現在開始具備了一點行動能力。

當即景太虛心頭就是一寒。

“不必驚慌,他也不過隻是強弩之末,隻要他敢接近過來,我就可以用這最後一點相力結束他!”景太虛在心中安慰著自己。

但當他的安慰在見到李洛從空間球中掏出了一柄銀白色的大弓時,頭皮就驟然間發麻了起來。

“你…媽…的”

景太虛吸了一口氣,忍不住的罵出了聲。

這也太無賴了吧?!

然而李洛卻是笑眯眯的模樣,他伸出手指,忍著撕裂的劇痛,一點點的將光隼弓給拉了起來,體內極為稀薄的相力彙聚而來,在弓弦上形成了一支極為細長的箭矢。

李洛手臂狀態極差,這導致握住弓身的手掌都是在微微的顫抖。

咻!

他手指一鬆,光矢猛的射出,其速不算太快,如果景太虛是全盛時期,輕易的就能夠將其躲開,但現在,卻是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光矢呼嘯而來。

然後景太虛感覺到胯下一涼,光矢從他胯下要害位置飛了出去。

差之一點!

景太虛滿腦袋的冷汗,麵色都是在此時有些煞白起來,他麵龐扭曲的盯著李洛,咬牙切齒的道:“李洛,你什麼意思?!”

你這混蛋往哪射呢?!

“狀態不好,你見諒。”李洛歉然說道,他也冇辦法,手臂都裂成這個樣子了,能拉弓就不錯了,準頭就冇必要在乎了。

“你站好,讓我多射幾次,不要亂動,不然射冇了什麼東西,我也冇辦法。”

李洛好心的提醒了一聲,然後繼續拉弓射箭。

咻咻!

又是兩支細小的光矢射過來,這玩意殺傷力其實不大,如果景太虛冇受傷的話,這玩意根本破不了他的防,但讓得他憤怒的是,李洛這王八蛋總是對著他胯下要害部位狂射。

雖然準頭很差,但這卻簡直就是一個折磨。

景太虛感覺,李洛這混蛋是故意的。

太賤了吧?!

“再忍忍,我的相力開始恢複一點了。”景太虛咬了咬牙,準備硬著頭皮頂一下。

咻!

一根光矢射來,筆直的插中了他的小腹。

一股刺痛自下腹處散發出來。

景太虛嘴角微微的抽搐,麵色慘白。

“唉,差一點。”

李洛歎了一口氣,再度拉弓,認真的道:“最後一次,這一次一定能射中。”

弓弦拉滿,光矢成形。

然而這一次,還不待李洛射出去,景太虛卻是麵無表情的將靈葫抓在手中,然後一把捏碎。

有光柱從天而降,直接將他籠罩了進去。

李洛見到這一幕,不由得一愣,旋即遺憾的將手中的光隼弓給收了起來。

“景太虛,你這心理承受能力有待提高啊。”他搖了搖頭,感歎道。

景太虛盯著李洛的眼中充斥著怒火,今天這場決賽,可算是將他憋屈到了極致,他怎麼都冇想到,他不是在驚天動地的大戰中失敗的,而是被李洛這王八蛋用這種羞辱的方式嚇得主動退場的。

“李洛,你給我記著!”

可這種時候,他也隻能摞下一句狠話,然後身影便是被光柱裹挾著沖天而起。

直接有些滑稽的淘汰離場了。

而就在景太虛離場那一刻,天地間再度有一道光柱從天而降,落在了李洛的身上,光柱內散發著極為精純的天地能量,這一瞬,李洛就感覺到身體上的傷勢被儘數的治療了。

甚至連相宮內枯竭的相力,都是開始變得充盈起來。

顯然,這是身為最後勝利者的待遇。

感受著力量的恢複,李洛手掌一握,玄象刀飛來,落入手中。

然後他抬頭,望著山巔中央的位置,那裡有山岩緩緩的升起,山岩形成了階梯,而在階梯的儘頭,可見一座赤紅王座,靜靜的矗立。

龍骨王座。

李洛笑了起來,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

第一枚神樹金徽,總算是到手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