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當李洛,薑青娥的目光投向那四星院的光幕時,這座聖盃空間內其他的視線,同樣是在聚焦而來。

因為也開始有著許多學府回過神來,他們發現,原來這此前不顯山不露水的聖玄星學府,竟然不知不覺間,已經取得了兩枚神樹金徽。

如果再讓他們取得一枚,豈不是就要奠定勝局了?

畢竟就算是聖盃戰的下半場,那也隻是獲勝者取得三枚神樹金徽而已。

所以一旦聖玄星學府在院級賽就取得三枚神樹金徽,他們就已經算是立於不敗之地。

“這聖玄星學府也不愧是東域神州頂尖的聖學府,如此底蘊,不可小覷。”

“之前還以為在院級賽中,那聖明王學府可能會取得兩枚神樹金徽,冇想到最終卻是聖玄星學府。”

“而且現在聖玄星學府在四星院院級賽中還未曾完全被淘汰,我記得他們最強的四星院學員,應該是那個叫做宮神鈞的學員,此人是大夏皇室之人,據說實力,天賦皆是超絕。”

“嗯,他這一路而來,也是戰績彪悍,未曾一敗,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恐怕四星院院級賽,就要在他與聖明王學府的藍瀾之間誕生了。”

“倒是希望是藍瀾取勝,不然此次的聖盃戰,就要提前出現結果了,而我們這些學府,也就徹底冇了機會。”

想找個人一起聊角色侃劇情?那就來-起點-讀書呀,懂你的人正在那裡等你

當李洛,薑青娥的目光投向那四星院的光幕時,這座聖盃空間內其他的視線,同樣是在聚焦而來。

因為也開始有著許多學府回過神來,他們發現,原來這此前不顯山不露水的聖玄星學府,竟然不知不覺間,已經取得了兩枚神樹金徽。

如果再讓他們取得一枚,豈不是就要奠定勝局了?

畢竟就算是聖盃戰的下半場,那也隻是獲勝者取得三枚神樹金徽而已。

所以一旦聖玄星學府在院級賽就取得三枚神樹金徽,他們就已經算是立於不敗之地。

“這聖玄星學府也不愧是東域神州頂尖的聖學府,如此底蘊,不可小覷。”

“之前還以為在院級賽中,那聖明王學府可能會取得兩枚神樹金徽,冇想到最終卻是聖玄星學府。”

“而且現在聖玄星學府在四星院院級賽中還未曾完全被淘汰,我記得他們最強的四星院學員,應該是那個叫做宮神鈞的學員,此人是大夏皇室之人,據說實力,天賦皆是超絕。”

“嗯,他這一路而來,也是戰績彪悍,未曾一敗,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恐怕四星院院級賽,就要在他與聖明王學府的藍瀾之間誕生了。”

“倒是希望是藍瀾取勝,不然此次的聖盃戰,就要提前出現結果了,而我們這些學府,也就徹底冇了機會。”

“當李洛,薑青娥的目光投向那四星院的光幕時,這座聖盃空間內其他的視線,同樣是在聚焦而來。

因為也開始有著許多學府回過神來,他們發現,原來這此前不顯山不露水的聖玄星學府,竟然不知不覺間,已經取得了兩枚神樹金徽。

如果再讓他們取得一枚,豈不是就要奠定勝局了?

畢竟就算是聖盃戰的下半場,那也隻是獲勝者取得三枚神樹金徽而已。

所以一旦聖玄星學府在院級賽就取得三枚神樹金徽,他們就已經算是立於不敗之地。

“這聖玄星學府也不愧是東域神州頂尖的聖學府,如此底蘊,不可小覷。”

“之前還以為在院級賽中,那聖明王學府可能會取得兩枚神樹金徽,冇想到最終卻是聖玄星學府。”

“而且現在聖玄星學府在四星院院級賽中還未曾完全被淘汰,我記得他們最強的四星院學員,應該是那個叫做宮神鈞的學員,此人是大夏皇室之人,據說實力,天賦皆是超絕。”

“嗯,他這一路而來,也是戰績彪悍,未曾一敗,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恐怕四星院院級賽,就要在他與聖明王學府的藍瀾之間誕生了。”

“倒是希望是藍瀾取勝,不然此次的聖盃戰,就要提前出現結果了,而我們這些學府,也就徹底冇了機會。”

“當李洛,薑青娥的目光投向那四星院的光幕時,這座聖盃空間內其他的視線,同樣是在聚焦而來。

因為也開始有著許多學府回過神來,他們發現,原來這此前不顯山不露水的聖玄星學府,竟然不知不覺間,已經取得了兩枚神樹金徽。

如果再讓他們取得一枚,豈不是就要奠定勝局了?

畢竟就算是聖盃戰的下半場,那也隻是獲勝者取得三枚神樹金徽而已。

所以一旦聖玄星學府在院級賽就取得三枚神樹金徽,他們就已經算是立於不敗之地。

“這聖玄星學府也不愧是東域神州頂尖的聖學府,如此底蘊,不可小覷。”

“之前還以為在院級賽中,那聖明王學府可能會取得兩枚神樹金徽,冇想到最終卻是聖玄星學府。”

“而且現在聖玄星學府在四星院院級賽中還未曾完全被淘汰,我記得他們最強的四星院學員,應該是那個叫做宮神鈞的學員,此人是大夏皇室之人,據說實力,天賦皆是超絕。”

“嗯,他這一路而來,也是戰績彪悍,未曾一敗,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恐怕四星院院級賽,就要在他與聖明王學府的藍瀾之間誕生了。”

“倒是希望是藍瀾取勝,不然此次的聖盃戰,就要提前出現結果了,而我們這些學府,也就徹底冇了機會。”

“當李洛,薑青娥的目光投向那四星院的光幕時,這座聖盃空間內其他的視線,同樣是在聚焦而來。

因為也開始有著許多學府回過神來,他們發現,原來這此前不顯山不露水的聖玄星學府,竟然不知不覺間,已經取得了兩枚神樹金徽。

如果再讓他們取得一枚,豈不是就要奠定勝局了?

畢竟就算是聖盃戰的下半場,那也隻是獲勝者取得三枚神樹金徽而已。

所以一旦聖玄星學府在院級賽就取得三枚神樹金徽,他們就已經算是立於不敗之地。

“這聖玄星學府也不愧是東域神州頂尖的聖學府,如此底蘊,不可小覷。”

“之前還以為在院級賽中,那聖明王學府可能會取得兩枚神樹金徽,冇想到最終卻是聖玄星學府。”

“而且現在聖玄星學府在四星院院級賽中還未曾完全被淘汰,我記得他們最強的四星院學員,應該是那個叫做宮神鈞的學員,此人是大夏皇室之人,據說實力,天賦皆是超絕。”

“嗯,他這一路而來,也是戰績彪悍,未曾一敗,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恐怕四星院院級賽,就要在他與聖明王學府的藍瀾之間誕生了。”

“倒是希望是藍瀾取勝,不然此次的聖盃戰,就要提前出現結果了,而我們這些學府,也就徹底冇了機會。”

“當李洛,薑青娥的目光投向那四星院的光幕時,這座聖盃空間內其他的視線,同樣是在聚焦而來。

因為也開始有著許多學府回過神來,他們發現,原來這此前不顯山不露水的聖玄星學府,竟然不知不覺間,已經取得了兩枚神樹金徽。

如果再讓他們取得一枚,豈不是就要奠定勝局了?

畢竟就算是聖盃戰的下半場,那也隻是獲勝者取得三枚神樹金徽而已。

所以一旦聖玄星學府在院級賽就取得三枚神樹金徽,他們就已經算是立於不敗之地。

“這聖玄星學府也不愧是東域神州頂尖的聖學府,如此底蘊,不可小覷。”

“之前還以為在院級賽中,那聖明王學府可能會取得兩枚神樹金徽,冇想到最終卻是聖玄星學府。”

“而且現在聖玄星學府在四星院院級賽中還未曾完全被淘汰,我記得他們最強的四星院學員,應該是那個叫做宮神鈞的學員,此人是大夏皇室之人,據說實力,天賦皆是超絕。”

“嗯,他這一路而來,也是戰績彪悍,未曾一敗,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恐怕四星院院級賽,就要在他與聖明王學府的藍瀾之間誕生了。”

“倒是希望是藍瀾取勝,不然此次的聖盃戰,就要提前出現結果了,而我們這些學府,也就徹底冇了機會。”

“當李洛,薑青娥的目光投向那四星院的光幕時,這座聖盃空間內其他的視線,同樣是在聚焦而來。

因為也開始有著許多學府回過神來,他們發現,原來這此前不顯山不露水的聖玄星學府,竟然不知不覺間,已經取得了兩枚神樹金徽。

如果再讓他們取得一枚,豈不是就要奠定勝局了?

畢竟就算是聖盃戰的下半場,那也隻是獲勝者取得三枚神樹金徽而已。

所以一旦聖玄星學府在院級賽就取得三枚神樹金徽,他們就已經算是立於不敗之地。

“這聖玄星學府也不愧是東域神州頂尖的聖學府,如此底蘊,不可小覷。”

“之前還以為在院級賽中,那聖明王學府可能會取得兩枚神樹金徽,冇想到最終卻是聖玄星學府。”

“而且現在聖玄星學府在四星院院級賽中還未曾完全被淘汰,我記得他們最強的四星院學員,應該是那個叫做宮神鈞的學員,此人是大夏皇室之人,據說實力,天賦皆是超絕。”

“嗯,他這一路而來,也是戰績彪悍,未曾一敗,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恐怕四星院院級賽,就要在他與聖明王學府的藍瀾之間誕生了。”

“倒是希望是藍瀾取勝,不然此次的聖盃戰,就要提前出現結果了,而我們這些學府,也就徹底冇了機會。”

“當李洛,薑青娥的目光投向那四星院的光幕時,這座聖盃空間內其他的視線,同樣是在聚焦而來。

因為也開始有著許多學府回過神來,他們發現,原來這此前不顯山不露水的聖玄星學府,竟然不知不覺間,已經取得了兩枚神樹金徽。

如果再讓他們取得一枚,豈不是就要奠定勝局了?

畢竟就算是聖盃戰的下半場,那也隻是獲勝者取得三枚神樹金徽而已。

所以一旦聖玄星學府在院級賽就取得三枚神樹金徽,他們就已經算是立於不敗之地。

“這聖玄星學府也不愧是東域神州頂尖的聖學府,如此底蘊,不可小覷。”

“之前還以為在院級賽中,那聖明王學府可能會取得兩枚神樹金徽,冇想到最終卻是聖玄星學府。”

“而且現在聖玄星學府在四星院院級賽中還未曾完全被淘汰,我記得他們最強的四星院學員,應該是那個叫做宮神鈞的學員,此人是大夏皇室之人,據說實力,天賦皆是超絕。”

“嗯,他這一路而來,也是戰績彪悍,未曾一敗,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恐怕四星院院級賽,就要在他與聖明王學府的藍瀾之間誕生了。”

“倒是希望是藍瀾取勝,不然此次的聖盃戰,就要提前出現結果了,而我們這些學府,也就徹底冇了機會。”

“當李洛,薑青娥的目光投向那四星院的光幕時,這座聖盃空間內其他的視線,同樣是在聚焦而來。

因為也開始有著許多學府回過神來,他們發現,原來這此前不顯山不露水的聖玄星學府,竟然不知不覺間,已經取得了兩枚神樹金徽。

如果再讓他們取得一枚,豈不是就要奠定勝局了?

畢竟就算是聖盃戰的下半場,那也隻是獲勝者取得三枚神樹金徽而已。

所以一旦聖玄星學府在院級賽就取得三枚神樹金徽,他們就已經算是立於不敗之地。

“這聖玄星學府也不愧是東域神州頂尖的聖學府,如此底蘊,不可小覷。”

“之前還以為在院級賽中,那聖明王學府可能會取得兩枚神樹金徽,冇想到最終卻是聖玄星學府。”

“而且現在聖玄星學府在四星院院級賽中還未曾完全被淘汰,我記得他們最強的四星院學員,應該是那個叫做宮神鈞的學員,此人是大夏皇室之人,據說實力,天賦皆是超絕。”

“嗯,他這一路而來,也是戰績彪悍,未曾一敗,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恐怕四星院院級賽,就要在他與聖明王學府的藍瀾之間誕生了。”

“倒是希望是藍瀾取勝,不然此次的聖盃戰,就要提前出現結果了,而我們這些學府,也就徹底冇了機會。”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