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當藍瀾的身後出現那道神秘的巨影時,不僅宮神鈞麵色凝重,眼有躊躇之色,在那聖盃空間內,無數道視線也是浮現出了敬畏之色。

即便是隔著光幕觀看,但在場的人彷彿都依稀能夠感受到此時此刻那方天地間湧動的恐怖威壓。

“這纔是真正的封侯術。”

孫大聖望著這一幕,也是麵色複雜的感歎了一聲,他所掌握的那一道封侯術並不完整,再加上他自身的實力不過隻是相師境,這與藍瀾這種天罡將階的強者差距太大,所以後者此時所施展的這道“封侯術”,與他之間,可謂是天差地彆。

不過孫大聖倒也並未沮喪,眼中依舊充滿著鬥誌,因為他知道,藍瀾隻是實力比他更強一些而已,如果當他也是達到天罡將階,他的實力未必就會比現在的藍瀾弱。

“以藍瀾的實力,施展出這一道“明王經”,恐怕就算是天相境的強者,都需得暫避鋒芒。”

聖玄星學府這邊,長公主臉蛋佈滿著凝重,道:“我此前遇見他,他施展的“明王影”還冇有現在這麼清晰。”

李洛也是緊緊的盯著藍瀾身後的那道神秘巨影,天罡將階的對決,這在平日裡可不多見,畢竟這種級彆的強者,放在大夏任何地方都絕對算得上是一流人物。

比如他們洛嵐府,也就唯有三大供奉擁有著

想找個人一起聊角色侃劇情?那就來-起點-讀書呀,懂你的人正在那裡等你

當藍瀾的身後出現那道神秘的巨影時,不僅宮神鈞麵色凝重,眼有躊躇之色,在那聖盃空間內,無數道視線也是浮現出了敬畏之色。

即便是隔著光幕觀看,但在場的人彷彿都依稀能夠感受到此時此刻那方天地間湧動的恐怖威壓。

“這纔是真正的封侯術。”

孫大聖望著這一幕,也是麵色複雜的感歎了一聲,他所掌握的那一道封侯術並不完整,再加上他自身的實力不過隻是相師境,這與藍瀾這種天罡將階的強者差距太大,所以後者此時所施展的這道“封侯術”,與他之間,可謂是天差地彆。

不過孫大聖倒也並未沮喪,眼中依舊充滿著鬥誌,因為他知道,藍瀾隻是實力比他更強一些而已,如果當他也是達到天罡將階,他的實力未必就會比現在的藍瀾弱。

“以藍瀾的實力,施展出這一道“明王經”,恐怕就算是天相境的強者,都需得暫避鋒芒。”

聖玄星學府這邊,長公主臉蛋佈滿著凝重,道:“我此前遇見他,他施展的“明王影”還冇有現在這麼清晰。”

李洛也是緊緊的盯著藍瀾身後的那道神秘巨影,天罡將階的對決,這在平日裡可不多見,畢竟這種級彆的強者,放在大夏任何地方都絕對算得上是一流人物。

比如他們洛嵐府,也就唯有三大供奉擁有著當藍瀾的身後出現那道神秘的巨影時,不僅宮神鈞麵色凝重,眼有躊躇之色,在那聖盃空間內,無數道視線也是浮現出了敬畏之色。

即便是隔著光幕觀看,但在場的人彷彿都依稀能夠感受到此時此刻那方天地間湧動的恐怖威壓。

“這纔是真正的封侯術。”

孫大聖望著這一幕,也是麵色複雜的感歎了一聲,他所掌握的那一道封侯術並不完整,再加上他自身的實力不過隻是相師境,這與藍瀾這種天罡將階的強者差距太大,所以後者此時所施展的這道“封侯術”,與他之間,可謂是天差地彆。

不過孫大聖倒也並未沮喪,眼中依舊充滿著鬥誌,因為他知道,藍瀾隻是實力比他更強一些而已,如果當他也是達到天罡將階,他的實力未必就會比現在的藍瀾弱。

“以藍瀾的實力,施展出這一道“明王經”,恐怕就算是天相境的強者,都需得暫避鋒芒。”

聖玄星學府這邊,長公主臉蛋佈滿著凝重,道:“我此前遇見他,他施展的“明王影”還冇有現在這麼清晰。”

李洛也是緊緊的盯著藍瀾身後的那道神秘巨影,天罡將階的對決,這在平日裡可不多見,畢竟這種級彆的強者,放在大夏任何地方都絕對算得上是一流人物。

比如他們洛嵐府,也就唯有三大供奉擁有著當藍瀾的身後出現那道神秘的巨影時,不僅宮神鈞麵色凝重,眼有躊躇之色,在那聖盃空間內,無數道視線也是浮現出了敬畏之色。

即便是隔著光幕觀看,但在場的人彷彿都依稀能夠感受到此時此刻那方天地間湧動的恐怖威壓。

“這纔是真正的封侯術。”

孫大聖望著這一幕,也是麵色複雜的感歎了一聲,他所掌握的那一道封侯術並不完整,再加上他自身的實力不過隻是相師境,這與藍瀾這種天罡將階的強者差距太大,所以後者此時所施展的這道“封侯術”,與他之間,可謂是天差地彆。

不過孫大聖倒也並未沮喪,眼中依舊充滿著鬥誌,因為他知道,藍瀾隻是實力比他更強一些而已,如果當他也是達到天罡將階,他的實力未必就會比現在的藍瀾弱。

“以藍瀾的實力,施展出這一道“明王經”,恐怕就算是天相境的強者,都需得暫避鋒芒。”

聖玄星學府這邊,長公主臉蛋佈滿著凝重,道:“我此前遇見他,他施展的“明王影”還冇有現在這麼清晰。”

李洛也是緊緊的盯著藍瀾身後的那道神秘巨影,天罡將階的對決,這在平日裡可不多見,畢竟這種級彆的強者,放在大夏任何地方都絕對算得上是一流人物。

比如他們洛嵐府,也就唯有三大供奉擁有著當藍瀾的身後出現那道神秘的巨影時,不僅宮神鈞麵色凝重,眼有躊躇之色,在那聖盃空間內,無數道視線也是浮現出了敬畏之色。

即便是隔著光幕觀看,但在場的人彷彿都依稀能夠感受到此時此刻那方天地間湧動的恐怖威壓。

“這纔是真正的封侯術。”

孫大聖望著這一幕,也是麵色複雜的感歎了一聲,他所掌握的那一道封侯術並不完整,再加上他自身的實力不過隻是相師境,這與藍瀾這種天罡將階的強者差距太大,所以後者此時所施展的這道“封侯術”,與他之間,可謂是天差地彆。

不過孫大聖倒也並未沮喪,眼中依舊充滿著鬥誌,因為他知道,藍瀾隻是實力比他更強一些而已,如果當他也是達到天罡將階,他的實力未必就會比現在的藍瀾弱。

“以藍瀾的實力,施展出這一道“明王經”,恐怕就算是天相境的強者,都需得暫避鋒芒。”

聖玄星學府這邊,長公主臉蛋佈滿著凝重,道:“我此前遇見他,他施展的“明王影”還冇有現在這麼清晰。”

李洛也是緊緊的盯著藍瀾身後的那道神秘巨影,天罡將階的對決,這在平日裡可不多見,畢竟這種級彆的強者,放在大夏任何地方都絕對算得上是一流人物。

比如他們洛嵐府,也就唯有三大供奉擁有著當藍瀾的身後出現那道神秘的巨影時,不僅宮神鈞麵色凝重,眼有躊躇之色,在那聖盃空間內,無數道視線也是浮現出了敬畏之色。

即便是隔著光幕觀看,但在場的人彷彿都依稀能夠感受到此時此刻那方天地間湧動的恐怖威壓。

“這纔是真正的封侯術。”

孫大聖望著這一幕,也是麵色複雜的感歎了一聲,他所掌握的那一道封侯術並不完整,再加上他自身的實力不過隻是相師境,這與藍瀾這種天罡將階的強者差距太大,所以後者此時所施展的這道“封侯術”,與他之間,可謂是天差地彆。

不過孫大聖倒也並未沮喪,眼中依舊充滿著鬥誌,因為他知道,藍瀾隻是實力比他更強一些而已,如果當他也是達到天罡將階,他的實力未必就會比現在的藍瀾弱。

“以藍瀾的實力,施展出這一道“明王經”,恐怕就算是天相境的強者,都需得暫避鋒芒。”

聖玄星學府這邊,長公主臉蛋佈滿著凝重,道:“我此前遇見他,他施展的“明王影”還冇有現在這麼清晰。”

李洛也是緊緊的盯著藍瀾身後的那道神秘巨影,天罡將階的對決,這在平日裡可不多見,畢竟這種級彆的強者,放在大夏任何地方都絕對算得上是一流人物。

比如他們洛嵐府,也就唯有三大供奉擁有著當藍瀾的身後出現那道神秘的巨影時,不僅宮神鈞麵色凝重,眼有躊躇之色,在那聖盃空間內,無數道視線也是浮現出了敬畏之色。

即便是隔著光幕觀看,但在場的人彷彿都依稀能夠感受到此時此刻那方天地間湧動的恐怖威壓。

“這纔是真正的封侯術。”

孫大聖望著這一幕,也是麵色複雜的感歎了一聲,他所掌握的那一道封侯術並不完整,再加上他自身的實力不過隻是相師境,這與藍瀾這種天罡將階的強者差距太大,所以後者此時所施展的這道“封侯術”,與他之間,可謂是天差地彆。

不過孫大聖倒也並未沮喪,眼中依舊充滿著鬥誌,因為他知道,藍瀾隻是實力比他更強一些而已,如果當他也是達到天罡將階,他的實力未必就會比現在的藍瀾弱。

“以藍瀾的實力,施展出這一道“明王經”,恐怕就算是天相境的強者,都需得暫避鋒芒。”

聖玄星學府這邊,長公主臉蛋佈滿著凝重,道:“我此前遇見他,他施展的“明王影”還冇有現在這麼清晰。”

李洛也是緊緊的盯著藍瀾身後的那道神秘巨影,天罡將階的對決,這在平日裡可不多見,畢竟這種級彆的強者,放在大夏任何地方都絕對算得上是一流人物。

比如他們洛嵐府,也就唯有三大供奉擁有著當藍瀾的身後出現那道神秘的巨影時,不僅宮神鈞麵色凝重,眼有躊躇之色,在那聖盃空間內,無數道視線也是浮現出了敬畏之色。

即便是隔著光幕觀看,但在場的人彷彿都依稀能夠感受到此時此刻那方天地間湧動的恐怖威壓。

“這纔是真正的封侯術。”

孫大聖望著這一幕,也是麵色複雜的感歎了一聲,他所掌握的那一道封侯術並不完整,再加上他自身的實力不過隻是相師境,這與藍瀾這種天罡將階的強者差距太大,所以後者此時所施展的這道“封侯術”,與他之間,可謂是天差地彆。

不過孫大聖倒也並未沮喪,眼中依舊充滿著鬥誌,因為他知道,藍瀾隻是實力比他更強一些而已,如果當他也是達到天罡將階,他的實力未必就會比現在的藍瀾弱。

“以藍瀾的實力,施展出這一道“明王經”,恐怕就算是天相境的強者,都需得暫避鋒芒。”

聖玄星學府這邊,長公主臉蛋佈滿著凝重,道:“我此前遇見他,他施展的“明王影”還冇有現在這麼清晰。”

李洛也是緊緊的盯著藍瀾身後的那道神秘巨影,天罡將階的對決,這在平日裡可不多見,畢竟這種級彆的強者,放在大夏任何地方都絕對算得上是一流人物。

比如他們洛嵐府,也就唯有三大供奉擁有著當藍瀾的身後出現那道神秘的巨影時,不僅宮神鈞麵色凝重,眼有躊躇之色,在那聖盃空間內,無數道視線也是浮現出了敬畏之色。

即便是隔著光幕觀看,但在場的人彷彿都依稀能夠感受到此時此刻那方天地間湧動的恐怖威壓。

“這纔是真正的封侯術。”

孫大聖望著這一幕,也是麵色複雜的感歎了一聲,他所掌握的那一道封侯術並不完整,再加上他自身的實力不過隻是相師境,這與藍瀾這種天罡將階的強者差距太大,所以後者此時所施展的這道“封侯術”,與他之間,可謂是天差地彆。

不過孫大聖倒也並未沮喪,眼中依舊充滿著鬥誌,因為他知道,藍瀾隻是實力比他更強一些而已,如果當他也是達到天罡將階,他的實力未必就會比現在的藍瀾弱。

“以藍瀾的實力,施展出這一道“明王經”,恐怕就算是天相境的強者,都需得暫避鋒芒。”

聖玄星學府這邊,長公主臉蛋佈滿著凝重,道:“我此前遇見他,他施展的“明王影”還冇有現在這麼清晰。”

李洛也是緊緊的盯著藍瀾身後的那道神秘巨影,天罡將階的對決,這在平日裡可不多見,畢竟這種級彆的強者,放在大夏任何地方都絕對算得上是一流人物。

比如他們洛嵐府,也就唯有三大供奉擁有著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