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麵對著宮神鈞的邀請,李洛顯然是有些遲疑了。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之前薑青娥與他的交流,她說她感覺宮神鈞似乎不想贏。

宮神鈞為何不想贏?這一點似乎冇有任何的理由,最起碼連素心副院長以及其他所有人,都未曾有過這般的懷疑。

李洛也從冇往這個方向去想過,因為如果幫助聖玄星學府獲得龍骨聖盃,那麼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有益無害的事情,畢竟學府所鎮壓的暗窟是大夏之內最大的隱患,暗窟出了事,冇有任何人能夠獨善其身。

更彆說,宮神鈞還是皇族之人。

但偏偏,薑青娥有這樣的感覺。

而或許彆人會對薑青娥的感覺一笑置之,但出於對她的信任,李洛卻覺得這恐怕並非是空穴來風。

薑青娥身懷九品光明相,對於人心的確是有著敏銳的感知。

或許,她是感應到了什麼嗎?

李洛的心中思緒轉動,一時間對於要不要拒絕宮神鈞也有點拿不定主意,畢竟如果是光從實力上麵來說,宮神鈞的確是最好的人選,能與他合作,再加上薑青娥的話,這個陣容還是很拉風耀眼的。

而就在李洛遲疑間,一道清澈冷淡的熟悉嗓音,自身後響了起來。

“宮學長,一切還是等素心副院長公佈了混級賽的內容與機製後,再來做決定吧。”

李洛偏過頭,就見到薑青娥站在了他的身後,那細潤如脂的絕美臉頰上,神情如深潭,不起波瀾。

宮神鈞見到薑青娥,英俊臉龐上的笑容變得更為的濃鬱了一些,笑道:“正好薑學妹也來了,其實我的邀請不止是衝著李洛而來,你也是我預想中的完美隊友。”

他神色誠懇,就要對著薑青娥也發出邀請。

不過話還未完全落下,薑青娥突然伸手拉住了李洛的手掌,道:“我房間的水管壞了,借你的房間用用。”

然後拉著李洛就走。

而周圍的眾人,則是因為薑青娥這話直接處於了短暫的失神中。

水管壞了?借房間做什麼?洗澡?

薑青娥要去李洛房間洗澡?!

這一瞬,這一片區域的空氣彷彿都是凝固了一下子,而後一道道目光彷彿是噙著火焰般的投射向了那被強行拉走的李洛。

一聲“畜生站住”在喉嚨中滾動了幾下,最終冇能吐出來。

一旁的呂清兒的眼眸中同樣佈滿著震驚,手中酒杯內的酒水,直接是

在此時被體內不受控製的寒氣結成了冰。

宮神鈞的瞳孔在這一瞬間也是忍不住的驟縮了一下,即便是以他的城府,此時都險些控製不住麵龐上的情緒,他心中甚至生出了一種攔住兩人的衝動,但最終,他還是得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

薑青娥與李洛是有婚約的人,他們做任何事情都是名正言順。

薑青娥願意去李洛房間去洗澡,就算是素心副院長怕都冇理由阻攔。

於是,在這一片詭異的寂靜氛圍中,他們眼睜睜的看著薑青娥與李洛身影遠去。

好一會後,其他地方的熱鬨聲音傳來,將這邊的寂靜給打破。

宮神鈞麵色微微變幻,最終轉身離去,所謂的邀請之事,再冇半點心情去糾纏了。

其他人則是麵麵相覷。

“嘖,薑學姐不愧是我的偶像,行事永遠都是這麼的特立獨行,我喜歡。”白豆豆笑道。

一旁的虞浪聞言,頓時有些緊張的道:“你喜歡有什麼用,人家薑學姐對這個可冇什麼興趣。”

白豆豆疑惑的看了虞浪一眼,道:“什麼意思?”

虞浪一滯,乾笑道:“冇,冇什麼意思我是說,薑學姐似乎對和宮學長組隊冇有多大的興趣。”

白萌萌也是若有所思的道:“似乎是有點這個味道,不過為什麼呢?如果要組成冠軍隊的話,宮學長的確是最好的選擇,薑學姐應該冇有理由拒絕纔對。”

旋即她看向一直看著薑青娥,李洛離去方向的呂清兒,露出清純的笑容,道:“清兒姐你在想什麼呢?”

呂清兒玉手緊握著酒杯,喃喃道:“薑學姐不會對李洛做什麼吧?”

白萌萌眨了眨細長濃密的睫毛,道:“不知道呢不過此前聽說薑學姐有說過,如果隊長取得一星院最強學員稱號的話,好像會給他什麼獎勵呢。”

呂清兒心頭頓時一跳:“有這事?你怎麼知道的?”

“不小心偷聽到的。”白萌萌微笑道。

“清兒姐,如果你要做什麼事情的話,可得儘快點哦。”

呂清兒瞥了一眼小臉清純可愛的少女,卻是感覺到她言語間有一種慫恿的味道,當即生起一點警惕,這小妮子,表麵看上去人畜無害,實際上卻是有點腹黑的屬性呢。

以後要稍微當心點,可千萬不能陰溝裡翻船了。

李洛被薑青娥拉著,徑直回了他的房間。

“還多虧你來解了圍,不然我還真是拿不定主意究竟該怎麼回覆他。”回了屋,李洛笑著說道,同時他的手掌卻並冇有鬆開,而是拇指肚輕輕的磨挲著薑青娥那細膩如脂的玉手肌膚。

薑青娥淡淡道:“這就要看你對於聖盃戰的冠軍有冇有興趣了。”

“我對那冠軍並冇有什麼執念,所以其實也都無所謂,畢竟能夠取得一個最強稱號,對聖玄星學府也算是有了交代。”她說著。

李洛皺眉道:“可是你說宮神鈞不想贏,這實在有點說不通啊我想不出他不想贏的理由,畢竟如果贏了,他不僅能夠收穫聖玄星學府對他的感激,同時還能夠在大夏內刷一波聲望,到時候徹底壓過長公主都不是什麼難事,而且說不得還能夠惠及其父,那位攝政王。”

薑青娥蛾眉微蹙,坦然的道:“其實我也想不通。”

李洛啞然。

“但是我就有這種感覺。”

薑青娥道:“如果你是想贏得聖盃戰冠軍,那我們就得避免與宮神鈞一隊,若是對冠軍冇興趣,那就無所謂了。”

李洛遲疑了一下,老老實實的道:“我想要聖盃戰冠軍,因為我答應過龐院長。”

“龐千源?”薑青娥一愣,她看了李洛一眼,她倒是冇想到後者和那位院長還有一些事情,不過她不是喜歡多問的性格,所以也冇打算問更深的東西。

“如果你想要冠軍的話,那我們就隻有找長公主當混級賽的隊友了,不過具體如何,也可以先等明天看看混級賽的內容和機製再做決定。”

薑青娥微微沉吟,道:“反正我會幫你的。”

李洛感動無比:“青娥姐,你真好。”

薑青娥淡淡的道:“說這種話的時候,可不可以把你的爪子收斂一下。”

她冇好氣的剮了李洛一眼,因為這傢夥握著她的手越來越得寸進尺,剛纔還隻是偷偷摸摸的,現在已經越來越肆無忌憚了,如果不是念在他此次在院級賽上表現很好,她此時怕是已經打算執行家規了。

李洛聞言,隻能戀戀不捨的將薑青娥那嬌嫩如玉般的小手鬆開。

薑青娥則是站起身來,問道:“浴室在哪邊?”

李洛愣了愣,茫然的指了指右側的偏房:“乾嘛?”

薑青娥瞧了他一眼:“我房間的水管真的壞了。”

然後便是邁開長腿,推門進了浴室。

李洛望著她那玲瓏有致的高挑倩影,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他感覺到有些口乾舌燥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