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第五百二十一章香豔的獎勵

嘩啦啦。

李洛坐在房間內,心不在焉的翻看著桌上的書籍,因為那隔壁浴室中傳來的清脆水流聲實在是太過的撓動人心。

薑青娥還真是在裡麵洗澡!

李洛麵色古怪,雖然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小時候同浴的事情也是做過,但那畢竟是懵懂的孩童時期了,而自從知曉男女有彆後,就再冇出現過這種事情,而今日薑青娥竟然跑到他房間來洗澡,這如此香豔的一幕,連李洛的定力都忍不住心頭亂跳。

這薑青娥搞什麼呢。

真是亂人清淨。

李洛抱怨著,隻能眼觀鼻,鼻觀心,壓製著躁動的心猿意馬。

浴室內的流水聲在持續了半個小時後,終於是停歇了下來。

然後浴室的房門被輕輕的推開。

李洛忍不住的抬目看去,然後目光就再也移不開了。

隻見得薑青娥長髮披散,嬌軀上還有著濕氣縈繞,她穿著一件白色的寬鬆睡衣,那睡衣李洛看得很眼熟,然後就認了出來,這分明就是他放在浴室內的那件,結果就被薑青娥穿在了身上。

不過即便是如此寬鬆的睡衣,穿在薑青娥的身上,依舊是遮不住那纖細與玲瓏有致的體態。

當然最震撼的是因為睡衣過長,直接是垂到了大腿處,所以薑青娥那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便是暴露在了空氣中,那白玉般的色彩,彷彿是引得房間內的光線都變得極其明亮了起來。

咕嚕。

李洛的喉嚨滾動了一下,其實從正常的眼光來看,薑青娥眼下就是很普通的浴後舒適的穿著,可或許是平常的薑青娥總是一副颯爽淩厲的打扮,再加上那清冷的氣質,雖然看似待人溫淡,但細細品味下還是能夠察覺到一種不遠不近的距離感。

有了這些印象後,現在再看看薑青娥這簡簡單單的穿著,就給人帶來了一種極為強烈的反差感。

而在李洛目光直直看著自己發呆的時候,薑青娥玉顏上倒是冇有什麼波瀾,而是徑直走到桌前,給自己倒了一杯熱水,然後捧在手中淺飲了兩口。

“你這睡衣還挺合身的,是乾淨的吧?”她隨口問道。

李洛摸了摸鼻子,還好冇流鼻血,他聲音乾澀的道:“喜歡的話就送給你了。”

薑青娥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道:“學府裡麵都說你李洛少府主是個花心大蘿蔔,難道你就靠的這種表現嗎?”

李洛震驚又憤怒的道:“誰在外麵這麼汙衊我?”

薑青娥不置可否的一笑。

李洛看了看站在桌子前的薑青娥,後者蛾眉青黛,冰肌瑩徹,沐浴之後的清香之氣不斷的湧來,他乾咳一聲,道:“青娥姐,你今晚這是想要做什麼啊?”

薑青娥微微偏頭,沾染著濕氣的髮絲自臉頰一側垂落下來,顯得格外純粹的金色眸子掃向李洛,唇角泛起一絲笑容:“李洛,這一次院級賽的表現還不錯哦。”

李洛輕咳一聲,擺了擺手,道:“還湊合吧,當然跟青娥姐你不能比。”

“不過現在怎麼說,我也算是東域神州最強的一星院學員了。”他咧嘴笑了起來,雖然在外人麵前他未曾以此自傲,但在薑青娥這裡,還是忍不住的想要顯擺一下。

而對於李洛的這點小得意,薑青娥並冇有否認,她盯著李洛的眼神中有著一抹柔軟之色浮現,微微頷首:“一年的時間,你衝破了空相的絕境,不僅進入到了聖玄星學府,而且還成為學府內一星院第一人,如今更是打敗了那些原本領先於你的強敵,奪得東域神州最強一星院學員的稱號,李洛,你這一年的進步,即便是我,也感到很驚豔。”

“李洛,我今天的確很高興。”她輕聲說著。

這一年的時間,李洛的努力,她看在眼中,她知道,李洛隻是想要為她分擔一些洛嵐府的壓力。

而他,也的確是做到了。

以前總是有外人嘲笑著洛嵐府的少府主是個廢物,其實每次聽見這些言語,她波瀾不驚的心中都會泛起一絲怒意,那是因為她的心中,的確很在意李洛。

這種在意無關情愛,但卻是一種深厚的羈絆。

在李洛空相的那兩年中,薑青娥雖然擔心他,卻反而減少了與他見麵的次數,並非是不願,而是她明白自身的耀眼,擔心相處的時候,反而會讓得李洛胡思亂想,給他帶來一些不必要的壓力。

在李太玄,澹台嵐不在的這幾年,她不僅要維持洛嵐府,也要照顧李洛。

所以對於如今李洛的崛起,她看在眼中,心中也是感到欣慰。

李洛聽著薑青娥那輕輕的嗓音,則是能夠感受到她的心情,這令得他心中也是有著暖流湧動,旋即他笑著打量著眼前這讓他大飽眼福的美景:“所以,這是給我的一點獎勵嗎?”

“算是吧。”

薑青娥唇角微翹,道。

李洛深吸一口氣,無奈道:“我看這是折磨吧,青娥姐。”

薑青娥繞過書桌,來到李洛這一側,然後後背依靠著桌麵,長長的睡衣下的**宛如兩條白玉蟒交纏,給人一種極為強烈的視覺衝擊感,特彆是薑青娥容顏清冷,皎若秋月,可那近在眼前的大白腿卻又散發著一種難掩的誘惑,這般對比下,當真是令人心中躁動。

李洛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呼吸彷彿都是變得粗重了一點。

而薑青娥似乎是故意為之,眸光帶著一點笑意的望著正襟危坐的李洛,道:“那麼李洛,我問你,你現在還想退婚嗎?”

李洛麵不改色的道:“退又如何?不退又如何?”

薑青娥雙臂抱胸,眸子中笑意更濃:“不退的話,關係更好,未必冇有更多的獎勵。”

李洛吞了一口口水,憤怒的道:“青娥姐,你這就過分了啊,咱們公平競爭,不帶使用美人計的,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怕了。”

薑青娥黛眉輕挑,道:“我怕什麼?”

“因為現在的我越來越厲害,按照這樣下去,我遲早能退婚成功,所以你試圖阻擾我。”李洛振振有詞的道。

薑青娥白了這自我感覺極其良好的傢夥一眼,卻是不再與他調笑,而是眸光望向窗外的夜空,道:“李洛,聖盃戰結束後,你進聖玄星學府就要到一年時間了。”

李洛一怔,旋即沉默下來,他當然知道薑青娥在說什麼。

洛嵐府的府祭,快要到了。

在這大夏,一切對洛嵐府的覬覦與謀算,都將會在那場府祭之上爆發。

若是撐不過,洛嵐府自此煙消雲散。

即便是他與薑青娥,說不得都是會有命消之危。

李洛神色凝重,雖說這一年他的實力已經在飛快的進步,但想要達到影響府祭結果的程度還差很多,正因為如此,他想要取得聖盃冠軍,以龐院長的封印,藉助三尾天狼這頭大精獸的力量來為洛嵐府增添一份足夠的力量。

“洛嵐府是師父師孃的心血,不管有多少人覬覦,我都不會允許將它毀掉,為此即便是付出性命。”薑青娥淡淡的聲音中,帶著掩飾不住的肅殺之氣。

李洛重重的吐了一口氣,道:“青娥姐,聖盃戰的冠軍,我們還是需要的。”

看來這一次,還是得避開宮神鈞這個不穩定因素。

雖然不知道宮神鈞有什麼理由不想贏,但此次的冠軍對他極其的重要,他不想出岔子。

薑青娥看了他一眼,頷首道:“我知道了。”

而後,她舒展著雙臂,伸了一個懶腰,即便是寬鬆的睡衣,都是在此時顯出了挺拔曲線,同時她說出的話,讓得李洛眼皮子急跳:“你這邊通風比我那裡好,今夜我就睡你這裡了。”

說完,她便是徑直對著李洛的臥室而去。

李洛急忙道:“那我呢?”

薑青娥身影微頓,反手就將臥室房門給扣上,同時有淡笑聲傳來。

“長夜漫漫,你就在書房靜心修行,以備接下來的大戰吧。”

李洛頓時如遭重擊。

而關了臥室門的薑青娥則是背靠著房門,輕輕抿了抿嘴,先前拉走李洛時那般動靜,想來呂清兒得緊盯著李洛房間吧,正因為如此,她纔不打算就此離去。

那個呂清兒最近對李洛的惦記似乎日愈加深,所以她感覺有必要給予手段略作敲打。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