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二十六章

靈禹長老

兩日時間,眨眼即過。

聖盃空間,一座白玉石打造的圓形廣場處。

廣場四周,人聲鼎沸,所有參加聖盃戰的學員皆是齊聚於此,這些學員放在各自學府必然算是精英,而此時的他們,在這裡卻是隻能淪為一場看客,因為接下來混級賽的主角,並非是他們。

白玉廣場上,不斷的有著一支支小隊走入,而每當這些小隊出現時,都是會引來四周的一些歡呼喝彩聲。

“看來這是一個傳送奇陣。”

李洛看著腳下白玉地麵上若隱若現的光紋,這些光紋極其的複雜,同時又具備著某種規律,站在這裡,他能夠感覺到腳下石板中有一股細微的能量在流動。

一旁的薑青娥與長公主微微頷首。

兩女站在一起,無疑是場中最為亮眼的一角,畢竟薑青娥的名聲在這幾天早就傳遍了,三星院的無敵者,所以她的一舉一動都是備受關注,更何況,除了實力之外,薑青娥的容顏氣質,同樣堪稱絕世。

長公主也是國色天香般的人兒,氣質尊貴典雅,如今兩人在一起,無疑是引得許多目光不斷的打量而來。

“聖玄星學府的薑青娥竟然冇有和那個宮神鈞一個隊嗎?”

“嗯,似乎是有點奇怪,畢竟宮神鈞纔是聖玄星學府最強的人吧?他們兩人聯手,怕是無人能製衡。”

“你們也太小瞧這位大夏國的長公主了,她或許比宮神鈞實力稍遜一點,但也差得有限,如今她有薑青娥的協助,更是如虎添翼。”

“還有那個李洛也在這個隊裡...嗬嗬,一個小隊,彙聚了兩位最強學員,也是厲害了。”

“李洛畢竟隻是一星院學員,雖然不否認他的天賦與實力,但混級賽上的小隊特殊配置,導致他需要和一些二星院的學員做對比,這樣一來,他的優勢也就減弱了許多,畢竟,他再強,難道還能夠跟北海聖學府的敖白相比嗎?”

“要我說,縱觀此次混級賽的小隊,整體實力最強的,可能還是聖明王學府,聽說那藍瀾,陸金瓷,景太虛三人皆在一隊,雖然嚴格說來其中就一個藍瀾獲得了最強稱號,但那畢竟是四星院的最強,這其中所蘊含的重量,其他三個院級難以相比。”

“這倒是...”

“......”

而對於四周的那些竊竊私語聲,李洛也是聽得清楚,他的目光不由得投向了廣場不遠處的一個位置,在那裡有三道人影,當中一人極其的熟悉,正是景太虛。

此時的他,正與身旁的兩名隊友笑著說話。

那兩人便是他混級賽的隊友,藍瀾與陸金瓷。

而似是察覺到目光注視,景太虛轉過頭,視線與李洛碰在一起,臉龐上的笑容頓時減弱了一些,悶哼著收回目光。

陸金瓷察覺到他的變化,也是看了一眼,然後無奈的道:“之前我真是豬油蒙了心纔跟著你去刺激他們。”

“你輸給李洛也還好,不算太難看呢,我呢?即便是跟人聯手,也被薑青娥給釘在了地上。”

他也很鬱悶,其實他什麼都冇做,主意也是景太虛出的,他隻是跟著去見了薑青娥一下,然後就在院級賽上被打成了豬頭,狼狽到了極致。

景太虛尷尬一笑,趕緊轉移話題,道:“藍瀾學長,混級賽上,有機會的話,你得幫我們把場子找回來。”

藍瀾笑起來,眼睛虛眯:“景學弟,你這坑了陸金瓷,還打算坑我呢?”

“那不至於,你好歹也是四星院最強,堂堂天珠境的高手,薑青娥就算是九品光明相,但她畢竟隻是地煞將階的實力,跟你還是有很大差距的。”景太虛笑道。

藍瀾笑著搖搖頭,不置可否。

李洛那邊隻是看了一眼景太虛,然後更多的注意力就放在了那個藍瀾的身上,從後者的身上,他能夠感覺到莫大的危險氣息以及壓迫感。

“這個藍瀾的確是有些了不得,上七品水相,卻是能夠力壓諸多擁有著上八品相性的精英,可見能力心性皆是非凡。”注意到一旁李洛的目光,薑青娥也是緩緩出聲。

“相性品階固然能夠帶來一些修煉中的優勢,但卻並非絕對,這個藍瀾心性之堅韌,遠超旁人想象,畢竟能夠在一位王級強者的威壓下修行成“明王經”,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長公主俏臉上也是帶著凝重與忌憚之意。

李洛點點頭,說實在的,王級強者連他都冇有真正的直麵過,此前見到的龐院長也並非其真身,可即便如此,當時所見,猶如一座擎天巨山,那種沉重的壓迫感,連虛空都是在為之哀鳴。

藍瀾能夠在這種嚴苛的條件下修行成明王經,可見一斑。

李洛暗自感歎,他的目光繼續在廣場上掃視,一支支精銳的小隊落入眼中,而在其中,他還見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孫大聖,鹿鳴...這倒不奇怪,兩人雖然也隻是一星院的學員,可真要比起來,絕大部分的二星院學員都比不上他們,所以他們能夠參與到混級賽中,倒也是合情合理。

突然,李洛掃視的目光停了下來。

他目光看向了一道人影,那是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他的五官如雕刻般的俊朗,手持一柄摺扇,有一種翩翩公子般的既視感,而他在場中也是吸引了不少的視線注意。

李洛看過他的情報。

二星院最強稱號獲得者,北海聖學府,敖白。

此人雖說還未曾完全的突破到地煞將階,但自身煞宮已經開始凝成,所以也被稱為虛將境,從實力上來說,已經超過同為二星院的祝煊這些人一大截。

“還真是高手如雲啊。”

李洛一聲感歎,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如此之多的同輩精英彙聚一堂,現在廣場上的這些年輕人,總體而言,算得上是東域神州年輕一輩中的翹楚了。

而當李洛感歎間,廣場上突然有著一道鐘吟聲響起,隻見得在那廣場上方的高台上,有一道道人影顯露而出,這些人影,皆是散發著深不可測的相力波動,正是各大學府中此次出麵的領頭人。

素心副院長也在其中。

隻不過,更讓得李洛在意的,是那位於領首位置的一道人影。

那是一名身穿學府聯盟衣袍的老者,老者一頭白髮,可其雙眉,卻是赤紅一片,猶如兩團燃燒的火焰,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他自身並冇有散發出過於驚人的相力,可不知為何,當李洛的目光落在他身體上時,自身卻是莫名的生出一種燥熱的感覺。

而這顯然不是他一人的感覺,他能夠看見不少學員都是麵露奇怪之色,一些人甚至在搽拭著額頭上的汗水。

“那一位,據說就是此次學府聯盟派來主持聖盃戰的長老,名為靈禹長老。”長公主似乎是知道一些訊息,此時對著李洛與薑青娥輕聲說道。

李洛好奇的打量著,這就是來自學府聯盟那種超然勢力的高層嗎?

而在眾多學員好奇的目光下,那名赤眉老者也是上前一步,他似是不苟言笑,隨著他目光掃視,廣場上的喧嘩聲也是漸漸的安靜下來,而此時,他那蒼老而低沉的聲音,方纔響起。

“各位東域神州的學員,首先恭喜你們走到這一步,能夠參加混級賽的你們,算得上是這東域神州上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你們,也代表著諸多學府這些年的努力。”

“此次的混級賽,與以往稍微有些不同,具體的原因,你們應該也知曉了。”

“你們將會前往黑風帝國...不,現在這個國家已經滅國了,以後或許也冇有黑風帝國了,現在的那一片地域,已經異類成災,而你們的任務,是淨化黑風帝國的紅砂郡,這座郡域的汙染程度,在黑風帝國內算是偏輕的一處,正好適合你們的曆練。”

“另外,此次前往紅砂郡執行任務,老夫需要提醒你們,你們,或許不僅僅是要小心異類。”

聽到此話,所有學員都是有些驚愕,眼中掠過疑惑之色,不僅僅是異類?

靈禹長老眼皮抬起,淡淡的聲音響起。

“因為,我們懷疑,黑風聖學府鎮壓的那座暗窟,或許...是被人為破壞,從而引發了這一場災劫。”

此言一出,廣場上頓時死寂一片,所有學員都是瞪大了眼睛,下一刻,一股寒氣自腳底而起,直沖天靈蓋。

暗窟的封印,是人為破壞?

他們無法想象,究竟是何等喪心病狂的人或者勢力,方纔能夠做出這種瘋狂的事情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