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哇! 青黑色的霧氣於小鎮城牆之外粘稠的翻滾著,霧氣中,一道道詭異的影子慢慢的鑽出來,那是一隻隻看上去如同狼一般的生物,但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

這些生物的頭顱處,皆是長著一張猙獰扭曲的人臉。

而且它們的四肢,也是如同人一般的手掌。

人麵的眼瞳,帶著無儘的暴戾與凶殘。 此時,這些異類在城牆外徘徊,在那城牆上方,有一道淡淡的金光散發出來,宛如護罩一般,金光的源頭,是一枚懸空的金色虎符,金光顯得極其的鋒銳,

宛如萬千金刀流轉一般。

時不時的會有著異類發出如嬰兒般的聲響,然後撲上去。

金光轉動間,直接是將其絞碎成了一灘黑色的爛肉。

爛肉還在蠕動著,看上去極其的噁心。

而在此時,後方的霧氣突然有了波動,眾多人麵狼紛紛退避,下一刻,一頭格外高壯的人麵狼從中走了出來,那頭人麵狼,擁有著兩張麵孔!

“雙麪人狼!”

城牆上,有些驚恐的聲音響起。 “統領,這次麻煩了!金虎符恐怕擋不住了!”城牆上有數十道人影,此時一人看向居中的位置,那是一名身軀壯碩的中年男子,此時後者冷硬的麵龐,也是

顯得格外的陰沉。

“擋不住也得擋!” 那被稱為統領的中年男子咬牙道:“我們這裡擋不住,鎮子裡麵所有人都得死!我不想我老孃被這些東西給吃了,你們的家人也在裡麵,你們應該也不想吧?

城牆上,其他人影聞言,漸漸的握緊手中的武器,身體上有相力湧動起來。

見到眾人士氣又被提了起來,那中年男子心中方纔鬆了一口氣,繼而眉頭緊鎖的望著前方,拳頭緊握。 中年男子名為黃樓,自身乃是地煞將階煞宮境的實力,數年前,當黑風帝國尚存時,他高居一城的城衛統領,也算是頗有地位,可這一切,隨著那一場恐怖

的“異災”的爆發,就徹底的煙消雲散了。

整個帝國的秩序在霎那間崩塌。

所有有底蘊的勢力,都是在瘋狂的撤逃黑風帝國。

他也是離開了所任職的城市,帶著一些兄弟逃到了這個出生的小鎮,這裡算是黑風帝國極其偏遠的城鎮了,可即便如此,異災也漸漸的肆虐,擴散了過來。

此前那些異類的侵蝕,他憑藉著自身煞宮境的實力以及這一枚當初逃離時,從城主府偷來的“金虎符”,倒是將小鎮庇護了下來。

但這種時間也冇有持續太久,異類的實力顯然是在不斷的增強。

如今,更是出現了雙麪人狼。

從那頭雙麪人狼的身上,他感受到了極為強烈的危險氣息。

這一次,憑藉著這下品金眼寶具“金虎符”,他們還能夠擋得住嗎?

而就在黃樓心情沉重時,那城牆外,雙麪人狼突然發出了刺耳的嬰兒叫聲,隨著它叫聲的傳出,隻見得其他那些人麵狼頓時如潮水般的對著城牆衝擊而來。

鋪天蓋地的青黑之氣滾滾而至,泛著令人作嘔的味道。

黃樓見狀,毫不猶豫的催動金虎符。

吼!

金光爆發,隻見得一頭金色光虎自虎符中跳躍而出,直接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虎嘯之聲,虎嘯音波宛如實質一般,將那些撲來的人麵狼儘數的絞碎。

但人麵狼卻是冇有任何的畏懼之心,它們隻是單純的殺戮怪物罷了,所以此時繼續前仆後繼的衝上去。

而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麵狼湧上來,金色光虎所發出的虎嘯聲,明顯在漸漸的減弱,畢竟它的能量也不是無窮無儘的。 而且,就在金色光虎開始露出疲態的時候,那頭雙麪人狼突然暴射而出,它的那兩張人麵同時張嘴,噗的一口,一團漆黑粘稠腥臭的黑霧如箭矢般的破空而

出,剛好是趁著金色光虎威能減弱的那一瞬,穿透金光,擊中了那頭金色光虎。

嗚!

金色光虎發出了哀鳴聲,金光急速的黯淡,最後化為一縷光線縮回了金色虎符中。

而金色虎符上麵,則是多了一塊黑色的斑紋,腥臭隨之散發。

彷彿是被汙染了一般。

“該死!”

黃樓見到這一幕,麵色頓時大變,急忙將金虎符收起,眼中滿是心疼之意。

而隨著黃樓將金虎符收起,冇有了金色光罩的庇護,那頭雙麪人狼已是率先奔馳而出,滴落著漆黑涎水的獠牙大嘴中,發出了刺耳的嬰兒叫聲。

“迎敵!”

黃樓抽出大刀,冷硬的臉龐上殺意爆發,厲聲喝道。

他們是小鎮中最後的防衛力量,如果他們這裡被突破,小鎮也將會被異類儘數的屠戮。

“殺!” 城牆上,數十道人影暴吼,他們的眼中還帶著一些恐懼,畢竟異類的恐怖之處他們已經深刻的體驗過了,他們許多的弟兄,都是在與異類交手後被汙染,他

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活生生的人,漸漸的扭曲,再也記不得任何的情感,成為了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

在那城牆後方,還隱約可見許多人影在恐懼,絕望的望著這邊,那些都是小鎮中的人,他們都明白,一旦城牆那邊被突破,他們所有人,都將難逃一死。

不,相比被異類汙染,死反而成為了一種輕鬆的事情。

轟! 黃樓目光死死的鎖定著那頭雙麪人狼,強橫的相力在此時猛然爆發而出,他的相力呈現灰白之色,相力流轉間,他渾身的肌肉彷彿都是變得宛如岩石一般的

堅硬。

顯然,他身懷石相。

砰!

黃樓身軀率先暴射而出,他身影短暫滯空,手中大刀裹挾著雄渾相力,一刀斬下,一道十數丈的淩冽刀光帶起寒氣,直接斬向了那頭雙麪人狼。

而麵對著黃樓的怒斬,那雙麪人狼發出刺耳的嬰兒叫聲,如同人手的爪子凶狠的抓出,其上黑氣縈繞,還滴落著腥臭的液體。

鐺!

刀光斬在雙麪人狼的爪子上,竟是爆發出金鐵之聲,火花四濺。 黃樓的麵色出現了變化,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人爪上麵出來的驚人巨力,他身懷石相,力量本就是他所擅長的,但此時,他能夠感覺到自己被完全的壓製

了。

砰!

刀爪碰撞處,恐怖的力量爆發,彷彿是帶起了音爆之聲。

黃樓身軀直接是被轟得倒飛而出,身體撞在了城牆上,頓時城牆都龜裂出了一道道的裂紋。

一聲悶哼,黃樓嘴角有一絲血跡浮現。

“統領!”

城牆上,其他人發出驚呼聲。

黃樓麵色陰沉,手掌緊握長刀,初步接觸,這頭雙麪人狼應該是地災級的異類,從其具備的力量來看,怕是相當於煞體境的強者。

“這次麻煩了。”

黃樓眼中掠過一抹灰暗之色,他自身僅僅隻是煞宮境,想要將其阻攔,恐怕唯有搏命一試,但不論最終勝負如何,他這裡,必然是會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

說不定,就是最後一戰了。

他倒是不懼生死,可小鎮中,還有他那已經無法遠行的老孃。

“生於此,死於此,也算是落葉歸根了。”

最終,黃樓一聲長歎,抹去嘴角的血跡,他抓住長刀,盯著那雙麪人狼的眼神漸漸赤紅起來,身體表麵的毛孔中,也是開始有些血滴滲透出來。

而也就是當他即將拚命與那雙麪人狼相鬥時,他的眼中,突然見到了一抹刺眼而璀璨的光芒自天邊亮起。

那一抹光芒,猶如是撕開黑夜的晨輝,給人一種充滿著希望的感覺。

與此同時,伴隨著光明而來的,還有著一道淩冽而清冷的聲音。 “光耀之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