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離開小鎮後,李洛三人沿著通往鎮江城的路線,全速趕路。 昏暗的天地,瀰漫著粘稠的青黑色霧氣,霧氣之中充滿著無數的負麵情緒,莫名的低語聲不斷的傳來,湧入內心最深處,挑動著每一個人心中所隱藏的惡念

行走在這種環境中,如果自身不時刻緊繃精神,保持著一種戒備,恐怕不知不覺間,整個人的心智就會出現一些變化,最終衍變得徹底失控,化為失去理智

的行屍。 不過好在三人都是經曆過暗窟的磨練,長公主實力強橫,心智堅定自然不必多說,這些惡念汙染很難真的對她造成影響,而薑青娥更加強悍,九品光明相的

存在,令得她所過處,四周的惡念之氣幾乎是如同遇見烈陽的殘雪般,不斷的消融。

光明相力所蘊含的淨化之力,的確極為的剋製這些充滿著無數負麵情緒的惡念之氣。 李洛實力最弱,最容易遭受惡念之氣的侵蝕,所以他提出要求,希望薑青娥一直牽著他的手趕路,這樣有她的光明相力庇護,這些惡念之氣自然無法影響到

他。 對於他這種要求,薑青娥原本是不想搭理,因為她可是知道,李洛的體內其實也存在著光明相力,這傢夥,藏了一道光明輔相,雖說這些光明相力相對於他

的水相,木相會顯得微弱許多,但護持自身靈智不被這些惡念之氣侵擾卻是足夠了。

所以這傢夥的提議,擺明瞭是有點不懷好意。

不過薑青娥最終還是如了他的意,畢竟此處比暗窟更為凶險,小心一點總歸是好的。

於是,這趕路之中,兩人便是牽手而行。

而對於兩人這般行徑,長公主則是捂著一邊光潔的臉蛋,露出一副牙酸的模樣。

這兩人,真的是夠了。 趕路之中,三人又是經過了數個小鎮,這些小鎮內同樣還有一些居民存在,隻不過大多都是老弱病殘以及一些不捨故土之人,他們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中苦苦

求生。

這種求生隻不過是慢性死亡而已。 暴露在惡念之氣侵擾下的小鎮,時刻都是在影響著人的心智,莫說是一些相力微弱之人,就算是一些相師境的實力,久而久之下,都難免會變得暴躁起來,

容易滋生出諸多的負麵情緒。

而隨著這種情況的加劇,性格的變化也會越來越大,最後心智徹徹底底的被負麵情緒所沖毀。

那時,其人雖然活著,但或許已是和行屍無疑了。

所以,當這個時候李洛他們的到來,則是讓得他們在絕望之中看見了一絲曙光。 在那些鎮民感恩戴德的無比感激下,李洛三人為小鎮佈置了淨化裝置,這些裝置會避免他們暴露在惡念之氣的侵擾下,如此一來,他們就不必再時時刻刻都

提心吊膽的害怕身旁的人會在惡念之氣逐漸的侵蝕下,繼而失去理智。

如此一路而來,當李洛他們抵達鎮江城所在的區域時,已是過去五天時間。

他們的積分,也是在此時達到了六萬五千分。

鎮江城外的一座山坡上。

李洛三人居高臨下,麵色凝重的望著不遠處的那座大型城市。

這座城市比此前那些小鎮規模宏大了太多,但這裡的惡念之氣,也比那些小鎮強悍了數倍不止。 在三人的視野中,那濃鬱粘稠的惡念之氣彷彿是形成了黑雲,將整個城市都覆蓋了進去,他們即便是隔著這麼遠的距離,依舊是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其中所

蘊含的無數負麵情緒。

莫名的竊竊私語聲,無孔不入的湧來,鑽入心靈,試圖汙染心智。

“好重的惡念汙染。”李洛緩緩開口,眼神凝重。

“異類存在的痕跡似乎很多,看來想要淨化這座城市,一番苦戰在所難免。”長公主凝視了一會,鳳目中青光流動,說道。

薑青娥絕美的容顏上倒是冇有什麼波瀾,她看向李洛,問道:“我們現在積分排名如何了?”

李洛聞言,掏出靈鏡看了看,笑道:“排名第四,倒也不算低。”

“第一是聖明王學府藍瀾那個小隊,現在八萬分,其實前期積分都差不多,應該是都還冇遇見硬茬子。”

長公主笑道:“倒是不出意外,差距不大,不過我覺得第一波分水嶺,應該馬上就會出現了。” 李洛點點頭,之前大家遇見的都是一些汙染還算輕的村鎮,異類的等級也不算太高,所以不出意外的話都能夠順利的通過,但接下來,隨著逐漸的深入紅砂

郡,類似鎮江城這樣的地方也就會越來越多。

而災級異類,開始出冇頻繁。

所以一些實力較弱的小隊,必然會被阻攔下來,而積分,也就會開始出現差距。

“接下來怎麼行動?”李洛虛心的求問兩位大姐頭。

長公主看向薑青娥,笑道:“青娥,你覺得呢?” 薑青娥眸光投向黑霧覆蓋的鎮江城,微微沉吟,道:“這裡情況比較複雜,我們甚至不確定其中是不是隻存在著那四臂魔目蛇這一頭天災級異類,所以我覺得

不能魯莽動手,我的建議是先潛入城內,調查虛實,最好摸清楚其內異類的分佈以及等級,然後再決定如何下手。”

長公主讚同的道:“這是老成之言,城內情況不明,的確是必須做好調查,免得到時候陷入進退兩難之境。”

李洛吞了一口口水,那鎮江城內黑氣瀰漫,一眼看去就知道是無比凶險之地,而這兩位竟然還打算進去查探,當真是勇得不行。

不過兩位主力都這麼決定了,他一個打醬油的小弟當然是不能反駁,於是老老實實的點頭。

長公主則是從空間球中取出了三張黑色的符紙,符紙上麵勾勒著玄妙的紋路,有微光流動。

“這是斂氣符,將其貼在身上,可以收斂遮蔽自身氣息,這樣可以避免被異類所察覺。”她將黑色符紙分給李洛與薑青娥。

李洛好奇的接過,笑道:“殿下可真是豪氣,這東西價格可不便宜。”

“難得兩位最強學員賞臉選擇了我,我當然隻能破費一點。”長公主笑容明媚嬌豔的說道。 三人說笑著,也是將那黑色符紙貼在了身上,頓時三人周身的相力流動彷彿都是變得極其微弱起來,雖然明明肉眼可以看見眼前之人,可若是憑藉著相力感

知的話,卻是會覺得眼前空空蕩蕩。

做好了準備,三人便是開始行動。 隻不過為了李洛的安全,薑青娥與長公主一左一右,將他護在中間,悄悄的掠下高坡,最後順著那已經殘破的道路,經過破碎倒塌的城牆,進入到了這座被黑霧瀰漫的鎮江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