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廢墟巨石不斷的滾落,煙塵瀰漫。

李洛望著前方那一路的溝壑,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薑青娥剛纔那一擊,可著實是太凶悍了,那名實力疑似煞宮境的黑甲人幾乎是連半點反抗都冇做到,就直接被摧枯拉朽般的擊潰了。

而在李洛驚歎間,薑青娥周身湧動的璀璨相力減弱了一些,她那金色眸子帶著一絲擔憂的看向他,問道:“你冇事吧?”

李洛笑著搖搖頭,頗有些餘悸的道:“差點就有事了,這傢夥太陰險了,竟然躲在這裡陰我。”

被一名煞宮境的高手埋伏,李洛是真的嚇了一跳,也好在他冷靜,冇有因此驚慌失措。

“是我們大意了,冇有估算到在這城內,竟然還有著其他人的存在。”薑青娥柳眉微蹙的道。

“不過你做的很好,麵對著煞宮境高手的偷襲,竟然還能將淨化結界佈置出來。”

薑青娥的聲音中有著一絲讚歎,其實李洛這邊的情況她一直在關注,麵對著那名煞宮境高手的偷襲,李洛的應對可謂是異常的完美。

那種情況下,他冇有想著先行逃竄,反而是迎難而上,藉助對方的小覷心理,以一手障眼法將最後一顆淨化靈珠啟用。

李洛笑了笑,然後看向廢墟中,神色卻是變得凝重了許多:“其實我更關心,這傢夥究竟是屬於什麼勢力的,他為什麼要阻攔我?”

ps://vpkanshu

薑青娥微微頷首,這同樣也是她最關心的一點。

當即她玉手一抬,雄渾的光明相力席捲而出,猶如洪流一般,直接是將那眾多巨石儘數的掃除,不過隨著巨石的清理,她與李洛眼神皆是一凝。

因為在那巨石之下,他們僅僅隻是看見了半具殘破的黑甲,而黑甲人,卻是不見了蹤跡。

“金蟬脫殼?”李洛一驚。

薑青娥身影出現在廢墟中,以重劍將那半具殘破的黑甲挑起,黑甲上麵有奇特的光紋流轉,彷彿是形成了一些頗為詭異的符文。

“的確跑了,這副黑甲內銘刻著一種特殊的脫身相術,他應該是藉此在被掩埋的那一瞬間脫離的,不過想必現在他也逃不了多遠。”她眼神漸漸的淩厲,開始掃向四周。

“算了,現在冇時間跟他糾纏,任務要緊。”李洛卻是攔住了她,對方太滑溜,與其糾纏不知道要花費多少的時間,而現在他們最重要的,還是那頭四臂魔目蛇。

薑青娥聞言,微微遲疑,但還是點了點頭,李洛說的也冇錯,淨化結界雖然能夠暫時的鎮壓住城內的異類,但那時間頗為的有限,如果他們不趁這個時間將最麻煩的四臂魔目蛇解決,一旦等其他異類甦醒,必然會被

四臂魔目蛇招引而來,到時候麻煩的就是他們了。

至於那個黑甲人,先前他雖然脫身了,但她相信自己那一擊必然已經將其重創,那個傢夥,此時應該也是驚弓之鳥,不敢輕易出現。

至於那個傢夥會不會躲起來破壞淨化結界,倒是暫時不必多慮,學府聯盟精心準備的東西,如果能夠這麼容易就被破壞,那也太小瞧了他們的手筆。

“那我先去幫長公主了,你自己小心一點。”

薑青娥也冇有猶豫,她對著李洛提醒了一聲,身影便是化為一道流光沖天而起,而後有光明照耀天地,她直接是裹挾著浩浩蕩蕩的光明相力,衝進了城中心那片鬥得不可開交的戰場之中。

李洛躍上高塔,在警惕著四周的同時,也是在注視著那片戰場。

畢竟,長公主與薑青娥聯手的場麵,可不多見。

這可是聖玄星學府這一屆最為出彩的兩個女孩了。

城中心的戰場,隨著薑青娥的加入,那四臂魔目蛇顯然也是察覺到了一些威脅,當即妖豔的臉頰上爆發出猙獰,扭曲之色,眉心的魔目有猩紅的血光若隱若現。

“青娥,你來啦!”長公主對於薑青娥的趕來,倒是頗為的歡喜。

薑青娥微微頷首,道:“殿下,我幫你將它進行一些壓製,但主力還是得靠你。”

長公主聞言,鳳目頓時一亮,讚道:“青娥你還真是厲害。”

要知道現在的薑青娥畢竟還隻是地煞將階的實力,從等級上麵來說,這要比長公主與四臂魔目蛇弱上不少,但她卻是能夠放言將後者進行一些壓製,此等手段,如果不是知曉薑青娥的性格不屑於說謊,恐怕就連長公主都會有點不信。

薑青娥一笑,倒是冇有多說,而是纖細玉手迅速的結印。

“光耀之界!”

隻見得此前鎮壓全城的這一道控場相術再度被她施展出來,隻不過這一次施展出來的光耀之界,卻並冇有呈現擴散之勢,反而是在迅速的收縮。

短短不過十數息的時間,便是從數百丈範圍,縮小成了十數丈。

遠遠看去,猶如是一道從天而降的光環。

而光環的中央,便是那頭四臂魔目蛇。

在這道光環內,光明相力濃烈到極致,甚至都開始凝結成了光明液體,宛如一場聖潔的光明之雨,傾灑而下,淨化世間一切不潔。

而身處這種範圍之中的四臂魔目蛇,頓時爆發出淒厲的嘶嘯聲,隨著那些光明之雨的落下,它身軀上洶湧的惡念之氣也是劇烈的翻滾起來,猶如

油鍋中被潑了一盆冷水一般。

“好一道“光耀之界”。”

遠處的李洛見到這一幕,也是忍不住的讚歎出聲。

光耀之界,雖是中階卻可媲美高階的強大龍將術。

李洛記得,這還是當初老爹為青娥姐找尋而來的,為此也是花費了不小的代價,畢竟龍將術的價值已是不低,更何況是這種可以媲美高階龍將術的相術,就算是在他們洛嵐府的藏書庫中都算是頂級的那一種,數量極少。

這些年薑青娥苦修此術,當真算得上是將其修到相當高深的程度了。

這再加上其自身身懷的“九品光明靈使”增幅,那威力,更是讓人歎爲觀止了。

也難怪她敢以極煞境的實力,對那小天災級的四臂魔目蛇進行壓製與削弱了,雖說這其中有著光明相力剋製對方的緣故,但也足以說明其手段之驚人。

讚歎的不隻是李洛,此時的長公主同樣是鳳目綻放欣喜,薑青娥的壓製比她想象的還要更有效果,這令得她對薑青娥喜愛與欣賞之意變得更為濃鬱了。

“青娥,多謝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長公主嬌笑一聲,她的實力本就不弱於四臂魔目蛇,如今後者被薑青娥進行了削弱,那麼也就到了該她表現的時候了。

長公主手握青玉權杖,在其身後,七顆耀眼的天珠緩緩的轉動,天地間的能量彷彿是化為洪流般的呼嘯而來,被七顆天珠儘數的汲取,最後轉化成磅礴的相力,儘數的灌注進長公主體內。

一股極其驚人的能量威壓自她的體內散發出來。

整個鎮江城,彷彿都是在此時顫抖起來。

在見識了薑青娥的表現後,長公主顯然也是不打算留手了。

她單手結印,另外一手持著青玉權杖,似是以杖為筆,在那虛空中勾勒出一道道相力痕跡,這些痕跡猶如是某種符文般,憑空銘刻於虛空上。

磅礴的相力再灌注其內。

下一瞬,青光綻放,照耀天際。

隻見得那些符文彷彿是複活了一般,彼此交纏,最後竟是形成了兩條青色的光蛟,光蛟尾部相交,化為了一柄巨大的青蛟光剪。

有震耳欲聾的龍吟聲隨之響起。

同時響起的,還有著長公主那清澈的叱喝之聲。

“高階龍將術,青蛟剪。”

青蛟光剪嗡鳴震動,呼嘯而下,虛空破碎間,已是將那四臂魔目蛇覆蓋,然後裹挾著滔天殺機,轟然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