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我們在鎮江城成功佈置了淨化裝置,獲得了五萬積分,再加上這座城是必須任務,所以額外加了四萬積分,另外這頭小天災級異類,也是價值五萬積分,算上

此前所獲得的,現在剛好二十萬積分左右。”

李洛拿著靈鏡,笑得很是燦爛,他們的積分第一次迎來了暴漲,而且還反超了其他所有的隊伍,即便是聖明王學府的藍瀾小隊,此時都遠遠的落後他們。

“看來我們是第一個完成學府聯盟給予的重要任務的小隊。”薑青娥說道。

李洛點點頭,此時其他的隊伍都還冇有進行積分暴漲,這說明他們還並冇有完成學府交予的重要任務,而且他們顯然也還冇有成功的斬殺天災級的異類。

“不過應該也快了。”

長公主說道:“以藍瀾這些人的實力,如果隻是小天災級的異類,未必擋得住他們,此時他們隻是速度稍微落後我們一點而已。”

李洛對此也是認同,那藍瀾的實力有目共睹,而且其他的隊伍也都是各自學府中最精銳的學員,他不可能對他們心懷小覷。

“對了。”

薑青娥突然說道:“剛纔李洛在佈置淨化結界的時候,遭遇到了一個黑甲人的偷襲,他的實力在地煞將階左右。”

“黑甲人?不是異類?”長公主聞言,俏臉頓時微微一變。

李洛搖搖頭,道:“不是異類,是真正的人。”

長公主臉色漸漸的凝重,道:“看來靈禹長老此前的提醒並非是空穴來風,這黑風帝國的崩壞,說不得是有人為的因素。”

那個黑甲人,很有可能就是屬於其中的一員,不然冇有理由來阻攔李洛。 “不過你竟然能夠在一名地煞將階高手的阻攔下把淨化結界佈置成功,還真是讓人驚訝。”長公主想起什麼,又有點後怕,這個黑甲人顯然是出乎了他們所有

人的意料,如果當時李洛被他阻攔了下來,未能將淨化結界佈置出來,那麼今日的結局恐怕就是另外一種了。

雖說他們不至於被狙殺於此,但最起碼此次的任務是要失手了。

所以李洛此次,顯然是立了大功。

於是長公主看向李洛的目光就有點驚奇了。 如果那黑甲人一直隱藏著等待機會的話,那必然是盯上了李洛,而後者不僅安然無恙,還能夠在對方的眼皮底下成功佈置出淨化結界,這可不是尋常相師境

能夠做到的。

“隻是對方大意了而已。”

李洛倒是比較謙虛,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得意的。 長公主笑了笑,被一名有備而來的地煞將階高手盯住,這可不是光大意就能夠解釋的,李洛這傢夥,雖然看上去似乎就隻是一個相師境,但不知為何,總是

讓人感覺他藏著一些連她都會忌憚的底牌一樣。

“我剛纔感應了一下城內,並冇有察覺到那黑甲人的蹤跡。”薑青娥此時開口說道。

“應該是逃了,他隻是地煞將階的實力,不敢真的出現在我們的麵前,更何況現在四臂魔目蛇被清除,他更不敢現身了。”長公主對此倒是並不意外。

薑青娥頷首,而後目光轉向開始有些騷動的城內,道:“那些怪蛇異類在甦醒了。” 淨化結界能夠取到的壓製時間頗為的有限,所以此時那些實力達到地災級的怪蛇異類已是在陸陸續續的甦醒,不過隨著四臂魔目蛇被斬除,這些怪蛇異類的

威脅也是大大的降低了。

“我們先出手將城內清理乾淨吧,畢竟好歹也算是一些積分。”長公主笑道。

“嗯,怪蛇異類由我與殿下對付,李洛你儘量清理那些蝕級異類,不要離我們太遠,免得再遇見偷襲。”薑青娥道。

李洛點點頭,雖然聽上去要人保護有點丟麵子,但經曆過先前那黑甲人的偷襲後,所謂的麵子似乎可以暫時的放下。

而後三人就分佈好位置,開始在城內大肆的清理。 在冇有四臂魔目蛇的隱患後,再加上淨化結界的壓製作用,城內的清理就顯得極其順利起來,僅僅隻是半日的時間,這城內絕大部分的異類就被清除得乾乾

淨淨。

此時,瀰漫鎮江城的惡念之氣,也終於是隨之消散,原本昏暗的天空,都是變得明亮了起來。

殘陽西掛,晚霞如火。

忙了一個夠嗆的三人再度彙聚在一起,好生歇息了一會,取出食物隨意填著肚子。

“又入賬了六萬多分。”李洛掏出靈鏡,笑道。

城內的地災級異類數量不少,所以在清理乾淨後,他們又是收穫了一筆。

“藍瀾他們追上來了。”薑青娥瞥了一眼靈鏡上麵的積分排名,發現藍瀾小隊此時也是積分暴漲,達到了二十三萬左右,隻比他們略微低三萬,位居第二。

同時他們在第四的位置上麵,見到了宮神鈞小隊。

“二十萬以上積分的隊伍,出現了五支。”長公主鳳目一掃,道:“看來他們都完成了各自的任務。” 李洛點點頭,隻有完成了類似他們鎮江城這樣的重要任務,纔會有著額外的積分獎勵,所以積分的差異在這裡很快就會開始體現出來,唯有足夠強的小隊,

才能夠在最快的時間中,將積分達到二十萬左右,同時擠上第一梯隊的列車。

不過包括他們才隻有五支小隊獨立完成學府聯盟給予的任務,這數量倒是比李洛想象的要少一些。 但想一想也正常,他們這邊是因為有著薑青娥與長公主,兩女聯手之下,即便是強如那四臂魔目蛇,也未能支撐多久就被她們所斬殺,從某種程度來說,如

果要說是不同院級的兩人聯手的話,長公主與薑青娥的組合,應該算是混級賽中最強的。

至於他麼一個打醬油的也冇必要計算了。

“鎮江城的任務完成後,我們的路線就能夠自由許多了,你們對接下來的路線有什麼建議嗎?”長公主玉指點了點靈鏡,將地圖啟用出來,問道。

李洛搖搖頭。 而薑青娥纖細手指將手中的饅頭撕下一縷,放進紅潤小嘴中慢條斯理的咀嚼著,而後微微沉吟,道:“我想去那雷鳴山看看,那裡應該算是紅砂郡中的一處機

緣所在,對於那所謂的雷鳴果,我也有點興趣。” 長公主一笑,道:“雷鳴山麼?倒是距離鎮江城不算遠,據說那雷鳴果催生而出的雷鳴體,乃是黑風帝國皇室的標誌,以往此處被皇室獨占,視為禁臠,外人

不可接近,如今有這麼一個機會,放棄了的確是可惜。”

李洛聞言,也是升起了一些好奇,笑道:“這皇室還真是霸道,什麼好東西都被他們給占了。”

“咳。”

一旁的長公主輕輕咳嗽了一聲,然後笑吟吟的看著李洛,道:“李洛學弟,看來你對皇室的意見很大啊?”

李洛笑容一僵,連忙道:“我這是針對黑風帝國,殿下您不同,誰不知道殿下您愛民如子,我大夏子民對你無比愛戴,恨不得為你馬前卒,任你驅使。”

長公主莞爾輕笑,對李洛此話也是不甚在意。

“既然都冇異議的話,那我們就往那雷鳴山去一趟吧。”

薑青娥將饅頭吃了一半,然後拍了拍依舊平坦的小腹,將剩下一半的饅頭強行塞進李洛手中,後者迫於淫威,隻能幽怨的啃了起來。

薑青娥則是長身而起,金色眸子突然變得沉重了一些。

“不過在離開前,還是先將那莊園內的人都給放出來吧。”

長公主與李洛聞言,先是一怔,最終也是默默的點頭,神情變得沉重了起來。 這個事,終歸還是躲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