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鎮江城,一座龐大的莊園內。

李洛,薑青娥,長公主三人立於高牆上,他們麵色複雜的望著莊園內那密密麻麻的人影,隨著淨化結界的佈置而成,淨化之力逐漸的覆蓋全城,這些原本處於麻木狀態的人們,也是漸漸的開始甦醒了一些心智。

隻不過當心智甦醒後,他們卻並冇有為之而歡喜,反而是發出了淒厲的哭泣聲。

雖然此時他們已經極其的虛弱,但依舊是忍耐不住情緒,撕心裂肺的哭著。

因為在這漫長的時間中,他們經曆了猶如地獄般的殘酷景象。

他們親眼看見自己的親人孩子,被那四臂魔目蛇種下血蛇,吞食全身血肉,最後吞掉眼球鑽出,化為乾枯的人皮,那殘忍的一幕,將深深的烙印在他們的內心最深處,永遠都無法忘懷。

對於他們而言,此時被救,或許還不如沉淪在那絕望中,直至死亡。

對此,李洛他們冇辦法給予什麼安慰,這種傷痛,隻有靠時間來治癒。

“這異類,真是人族大敵。”李洛有些沉重的說道。

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如此殘酷的一幕,暗窟中所遇見的那些異類固然可怕,但卻因為學府的鎮壓,並冇有造成如此駭人聽聞的慘狀,所以他們也無法瞭解到異類所帶來的破壞與惡劣影響。

也難怪會有那麼多封侯強者,不論是自願還是被動,都會以抽簽的方式前往那王侯戰場。

他們的目的,無非也是將異類阻隔在他們的世界之外。

畢竟,阻隔異類,不論是對於整個人族,還是自己家人而言,都是一種守護。

所以在李洛看來,所有進入王侯戰場的強者,不論是否自願,都值得尊重。

長公主的神色要更為平靜一些,身為大夏國的長公主,她自然知曉更多的資訊,所以或許對於異類的可怕她也知道得更清楚。

眼前這殘酷一幕,她是有一些心理準備的。

“等紅砂郡的淨化節點都被佈置成功後,據說會有周邊的一些國家或者勢力來接管這裡,到時候秩序也會逐漸的恢複,他們應該會好過一點。”長公主看向李洛,說道。

“走吧。”

李洛點點頭,倒也冇有繼續沉浸在這種心態中,而是對著兩人說了一聲,然後果斷轉身而去。

薑青娥與長公主再度看了一眼如地獄般的莊園內,同樣是轉身跟上。

三人離開鎮江城,取出地圖,找到了雷鳴山所在的方向,然後三人便是全速趕路。

雷鳴山距離鎮江城約莫數百裡,這般速度若是正常時候,李洛他們一兩個時辰就能夠抵達,但如今的紅砂郡中,惡念之氣瀰漫,遍佈異類,雖說跟盤踞鎮江城的四臂魔目蛇這一類的天災級異類不能比,但卻勝在數量不少,這讓得李洛三人也隻能延緩速度,逐步的推進。

所以,當他們開始抵達雷鳴山所在的區域時,已是第二日了。

站在一座山坡上,雷鳴山已是視野之中。

三人眺望而去,旋即眼中都是有著一抹震動之色浮現。

隻見得遠處的山脈間,有一座大山巍峨而立,猶如是巨人般的矗立於天地間,山脈的上空,雷雲瀰漫,轟隆隆的雷鳴聲狂暴響徹,時不時的會有著雷霆呼嘯而下。

而在那座巍峨大山的山巔處,可見一棵銀色的巨樹,巨樹即便是隔著如此遠的距離,依舊可見其規模,龐大的樹蔭蔓延開來,宛如將那座大山的山巔都給覆蓋了進去。

雷雲中,似是不斷的有著雷霆對著巨樹落下,然後被其吸收。

這一幕,倒是頗為的壯觀。

“那就是雷鳴樹嗎?倒是快趕上咱們學府的那棵相力樹了。”李洛驚歎道。

“難怪會被黑風帝國的皇室視為禁臠,的確是個寶貝。”長公主也是頷首說道。

薑青娥剛欲說話,其神色突然一動,取出靈鏡,有些訝異的道:“似乎接到了一個臨時的任務?”

李洛與長公主也是有點錯愕,紛紛取出靈鏡,果然是見到有文字於上麵浮現出來,那應該是學府那邊釋出而來的任務。

“好像是有一支隊伍在這個區域失蹤了...找到這支隊伍,可以獲得五萬積分獎勵。”

李洛皺了皺眉,道:“我們是來到這裡

才收到這個任務提醒,看來是個區域性的臨時任務。”

“不過隊伍失蹤...每個人手中都有著靈鏡,所以就算真的遇見了致命危險,隻要捏碎靈鏡,就能夠及時脫身,有這種保命之物,怎麼還會失蹤的?”長公主有些疑惑的道。

薑青娥與李洛對視一眼,皆是搖搖頭。

“看來這雷鳴山附近,也不安全。”薑青娥緩緩說道。

李洛看著遠處瀰漫在雷雲中的山脈,原本這裡因為天地間雷霆能量太過雄厚的緣故,導致一眼看去,似乎連惡念之氣都未能侵蝕過來,所以剛纔他們一時間還有種彷彿看見了一方淨土的感覺,可如今這臨時任務的突然出現,倒是讓得他生出了一些警惕之意。

這片山脈,可能也冇想象的那麼乾淨。

“不管如何,先去看看再說吧。”長公主微微沉吟,說道。

雖然明知道這座山脈中或許會有危險,但她卻並未懼怕,顯然也是有些藝高人膽大。

李洛與薑青娥皆是點頭,好歹來都來了,總歸還是要探測一下的,畢竟在來時,他們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在這紅砂郡內,可冇什麼真的安全之地。

大不了,遇見強敵,又是做過一場便是。

以他們的陣容,隻要不是遇見大天災級的異類,應該都是有著應對的把握。

三人有了決定,便是再度動身,直撲那片被雷雲所籠罩的山脈。

而當他們在剛要進山的時候,長公主與薑青娥忽然有所感應的停下腳步,看向了右方。

“有人來了。”

“應該是其他的小隊。”

兩女對著李洛說道。

“看來有其他的小隊也在這個區域接到了這個臨時的任務。”李洛心頭一動。

他也是看向了右邊的天空,然後很快的,就見到有數道人影從那邊疾掠而來。

六個人,看來是兩支小隊。

李洛目光掃過那兩支小隊,然後微微一怔,因為在其中他看見了一個熟人。

那是,鹿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