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李洛三人的注視中,兩支隊伍迅速的對著他們所在的位置疾掠而來,最後在前方落下了身影。

“冇想到竟然會在這裡撞見積分第一的小隊,真是榮幸。”隨著兩支小隊接近過來,當先有一道笑聲傳來,那是一名身軀挺拔的青年,他手持長槍,倒是有幾分英武之氣,如今目光望著李洛三人,當然,著重的還是在看

著長公主與薑青娥。

李洛看了這人胸口的學府徽章一眼。

北海聖學府。

這令得他心頭一動,目光一轉,果然是在這名青年身側見到了一道身穿白衣,顯得瀟灑儒雅的人影,正是此前院級賽上,取得了二星院最強稱號的敖白。

似是察覺到李洛的視線,那敖白則是衝著他露出微笑,點頭示意。

“原來是北海聖學府的秦嶽兄。”長公主望著那先前說話的英武青年,國色天香的臉頰上也是露出一絲微笑,開口說道。說話之人名為秦嶽,乃是北海聖學府四星院最出類拔萃者,此前在院級賽上時,長公主也與其有過交手,此人的實力,處於五星天珠境左右,雖說與她有一些差

距,但也算得上是頂尖人物了。

“這位,應該是天火聖學府的趙北離,趙兄吧?”

長公主鳳目一轉,又是看向了鹿鳴所在的那支小隊,她衝著三人居中的那一名削瘦青年溫和問道。

名為趙北離的青年,模樣也算是瀟灑,腰間挎著青鋒長劍,頭髮披散,他是天火聖學府四星院最強者,實力與旁邊的秦嶽倒是相差不多。

麵對著長公主的目光,他抱拳一笑,道:“見過宮殿下,院級賽上,看過殿下風采,還好未曾遇見,不然必定是灰頭土臉。”不論是秦嶽還是趙北離,麵對著長公主時,都保持著幾分客氣,這倒並非是因為她的身份,畢竟長公主終歸隻是大夏的長公主,這身份對於其他學府的人,可冇

什麼震懾力。

他們的客氣,主要還是因為長公主的實力。

縱觀此次聖盃戰的四星院諸多學員中,長公主的實力在其中,或許達不到第一人的層次,但也絕對有資格名列前茅,能勝過她者,屈指可數。

“趙兄真是謙虛。”

長公主露出微笑,氣質優雅。

“看樣子,兩位的小隊,也是接到了靈鏡中的臨時任務?”她對著兩人詢問道。

秦嶽與趙北離皆是點點頭,道:“我們本來也是衝著這邊的雷鳴山來的,結果到了這邊的時候,就接到了這個臨時任務,看來是有小隊不知為何陷在了裡麵。”

“嗬嗬,既然宮殿下你們也是衝著這個任務而來,要不大家一起結個伴,也算是有個照應?”兩人同時發出了邀請。

長公主聞言,倒是並冇有直接答應,而是鳳目轉向薑青娥,後者又是看向李洛。

李洛愣了愣,大姐頭搞笑吧,我這個打醬油的意見也要征求嗎?

不過大鵝這麼給麵子,李洛當然是笑著點頭,道:“這任務也冇有說是要獨自完成,有人幫忙那當然是更好。”

長公主見狀,則是對著秦嶽,趙北離笑了笑:“那就希望我們接下來合作愉快。”秦嶽,趙北離皆是笑著點頭,但那目光則是不著痕跡的打量了一下李洛,對於後者他們當然是知曉,此次聖盃戰一星院的最強者李洛嘛,不過現在這裡,可不是

院級賽,而是混級賽...在這種特殊的局麵下,所有的一星院學員幾乎都是個添頭,即便李洛是一星院的最強者,那也並不例外。長公主會征詢薑青娥的意見這並不讓人意外,身為三星院最強者的後者,即便是他們這些天珠境實力的人,都不會過於的小覷,因為後者的實力是的確能夠有很

大的幫助。

可李洛麼...倒是差了不少。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對於長公主與薑青娥竟然會因為李洛的意見來決定是否聯手,感到分外的驚訝。

不過他們也看得出來,長公主會如此,完全是因為看在薑青娥的麵子,而李洛與薑青娥的關係,據說是有些特殊...難道是真的?

他們的心中轉動著這些念頭,但麵上卻是並未顯露出來,而是麵色和煦的湊上來,對雙方的隊員作了一些介紹,氣氛一下子變得極為的融洽。李洛則是默不作聲的看著,在這雙方短暫的交談間,他能夠感覺到那北海聖學府的秦嶽對長公主顯得有些殷勤,這倒是不意外,畢竟長公主容貌氣質放在那裡,

而且她可不是什麼花瓶,一身實力乃是四星院中的頂尖,再加上那不俗的身份,這一切,都足以讓得秦嶽這些人心中傾慕。在三位隊長交談的時候,李洛則是上前幾步,看向了一直未曾說話,隻是拿著眼睛時不時打量他幾眼的鹿鳴,笑道:“又見麵了呢,冇想到我們竟然還有合作的機

會,真是讓人意外。”

鹿鳴雙臂抱胸,纖細的嬌軀玲瓏有致無限美好,她撇撇嘴道:“真有你的呢,竟然還真的打敗了景太虛,我以為你會被他打得落花流水呢。”

“還是因為在你那裡冇有費太多的神。”李洛認真的道。

鹿鳴聞言,頓時柳眉微豎,狠狠的剮了李洛一眼,這傢夥,是說她冇用嗎?被他很容易就通過了她那一關?

“哼,如果不是被你用毒氣暗算,我的幻雷陣有你好受的!”鹿鳴冷哼一聲,道。

李洛笑了笑,也不再逗她,道:“這次如果會遇見強敵的話,倒是可以從夥伴的角度來見識一下。”

鹿鳴白了他一眼,道:“這種隊伍組合,我們這些一星院的能有什麼作用,不過是打打下手罷了,你還指望有什麼精彩表現嗎?”

“那也未必。”

李洛不置可否的笑道。

鹿鳴與他說著話,眸光卻是有點忍不住的投向薑青娥的位置,眼中閃動著好奇之色,低聲問道:“喂,李洛,薑學姐真的是你的未婚妻嗎?”

“你竟然也這麼八卦。”李洛無奈的道,這鹿鳴接觸的時候給人一種高冷的感覺,冇想到也能問出這種問題。鹿鳴有點不好意思,白皙臉頰微紅的道:“這種事情,誰都會感興趣啊,畢竟薑學姐可是此次聖盃戰最耀眼的女學員,我們都以她為傲,結果冇想到她會和你是那

種關係...”

她打量著李洛,道:“你這傢夥,怎麼會有這種福分的?”

“冇辦法,男才女貌,天作之合。”李洛大言不慚的道。

麵對著他如此的厚臉皮,即便是鹿鳴都是被堵了一下,隻能冇好氣的撇撇嘴。

“聊什麼呢?”此時有一道笑聲插入進來,李洛一看,正是天火聖學府那位隊長趙北離,他走入兩人之間,看向鹿鳴,溫和的笑道:“先前還擔心鹿鳴學妹會因為院級賽中的事生

出不快,不願與李洛學弟合作,不過現在看來是我多慮了,鹿鳴學妹還是很顧全大局的。”

鹿鳴聞言,淡聲道:“趙學長想多了,比賽中的輸贏很正常,我心眼可冇那麼小。”

趙北離笑著點頭:“那是自然,鹿鳴學妹,此次雷鳴山之行,或許會冇有那麼簡單,你也要小心點,不過你放心,若是有事,我定會時刻護著你。”

李洛見狀,算是聽明白了,敢情這位趙北離學長對鹿鳴是有著意思的,怪不得見到他們這邊聊得火熱,就要硬生生的插入進來。

但看鹿鳴那不冷不熱的神色,似乎對這位學長冇有那種意思。

“嗬嗬,李洛學弟,我們三位隊長都商量好接下來的行動了,你也趕緊歸隊,然後準備動身吧。”趙北離目光轉向了李洛,笑著說道。

他看向李洛的目光中,帶著一絲防備,這小子長成這副模樣,實在是太討女孩子喜歡了,他可得盯緊點,免得被莫名其妙偷家了。趙北離的目光雖然有點隱晦,但李洛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了,當即嘴角抽了抽,這趙北離也是個冇腦子的東西,擱這防備著我乾什麼呢,冇見到薑青娥就在後麵盯

著嗎?我這難道還敢搞點什麼事情嗎?

而且,我李洛是這樣亂招惹的人嗎?

於是,忿忿的他隻能對著鹿鳴擺了擺手,然後轉身歸隊。同時很快的,三支小隊做好了初步的溝通,開始動身,保持著陣型,衝進了那被雷雲所覆蓋的遼闊山脈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