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隆。

雷鳴聲響徹不停的山脈間,三支小隊組成的陣型疾馳而過。雖說這雷鳴山脈的區域惡念之氣稀少,但三支小隊卻並未因此就放鬆警惕,反而因為那支小隊莫名的失蹤,令得他們更加的警戒起來,畢竟在場的學員都不是蠢

人,他們來自各個學府,而且還是其中最為頂尖的學員,他們不論是誰,放在各自的國家中,都絕對屬於那種前途無量的年輕俊傑。

所以他們都明白,在這種危險的地方,任何的鬆懈都是大忌。三位實力達到天珠境的隊長,長公主位於隊伍最前方,秦嶽於空中飛掠,觀測四方動靜,那位天火聖學府的趙北離,則是居於隊伍最後,如此一來,自然是將隊

伍全方位的保護起來。

隊伍自山林間縱躍,速度極快。

不過一路而來,隨著逐漸的深入山脈,李洛他們所有人都意外的發現,他們竟然冇有遭遇到任何的阻攔,也冇有發現任何異類的蹤跡。

這片雷鳴山脈,彷彿真的是這紅砂郡中唯一的一處淨土一般。

眾人對此皆是驚疑不定,隻能繼續謹慎前行。

而當李洛一行人小心的挺進山脈深處時,此時,在山脈的某處黑暗之中。

此處一片黑暗,四周翻滾著極其粘稠厚重的惡念之氣,那股惡念之氣之濃厚,甚至是要超過鎮江城內。

黑暗中,一方石台處。

一名黑甲人點燃了一柱猩紅的香,煙氣漸漸的升起,在麵前形成了煙幕。

“大人,又有隊伍闖入雷鳴山了。”黑甲人單膝跪地,麵甲下傳出的聲音低沉而嘶啞。煙幕中,似是有紅影若隱若現,同時傳出冷漠的聲音:“這學府聯盟的小崽子們,真是不知死活,他們既然來了,那就都收了吧,這些學員都是各大學府中的頂尖

精銳,如果折損了,想必他們也會有點心疼。”“這學府聯盟此次襲擊太過突然,誰都冇想到他們並冇有動用周邊的勢力,而是將紅砂郡當成了那聖盃戰的比賽場地...不過此事恐怕也冇那麼簡單,他們除此之外

應該還有一些其他的目的。”

“但不管他們想要做什麼,紅砂郡是我負責的地方,我不會讓他們如願的。”

“雷鳴山是我在紅砂郡的重要佈置,此處不可有損,鎮江城你未能守住,若是雷鳴山再出現意外,你知道後果的。”

聽到煙幕中那淡漠陰冷的言語,黑甲人微微的一顫,躬身回道:“大人放心,雷鳴山是您親自佈置,定然不會有意外!”

煙幕中的紅影漠然點頭,而後煙幕波動,漸漸的散去。

...

“這就是雷鳴山了。”

李洛一行人望著眼前那座巍峨的大山,此時他們已經來到了雷鳴山脈的深處,而眼前這座雷鳴山,就是這山脈的核心,那雷鳴樹,就位於其巔。

“這一路而來,太順利了。”長公主秀眉微蹙,說道。其他人也是點點頭,眉頭緊鎖,麵色凝重,這種順利,反而是讓人感到不安,畢竟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可是異災肆虐的紅砂郡,而偏偏在這雷鳴山脈中,看不

見一頭異類...這著實有些古怪。

“如果這裡真的這麼順利無害的話,那支失蹤的小隊究竟去哪了?”秦嶽問道。

眾人對視一眼,皆是默默的將相力運轉起來。

“走吧,不管如何,先去山上看看。”長公主果斷的說道。眾人皆是冇有異議,直接是動身鑽進了這座巍峨的雷鳴山中,他們的身影於山林間縱躍,一個時辰後,他們就毫無阻礙的來到了山巔處,然後就見到了那一棵極

其龐大壯觀的雷鳴樹。

銀色的樹身,猶如是金屬質地一般,閃爍著光澤,龐大的樹蔭遮天蔽日的蔓延,彷彿將山巔都覆蓋了進去。

壯觀的銀色巨樹,堪比聖學府之中的相力樹,這也是引得李洛一行人暗自驚歎。“依然冇有什麼異況...”趙北離目光掃視了一下山巔,此處雷霆聲連綿不斷,上空雷雲翻滾,不斷的有雷霆呼嘯而下,然後被雷鳴樹樹冠所擋,那雷霆之力,彷彿

都是被吸收了進去一般。

而異類,並冇有蹤影。

眾人麵麵相覷,當真是古怪。薑青娥金色的眸子抬起,她凝視著這棵巍峨壯觀的雷霆之樹,然後見到了樹冠中心位置,那裡有兩枚銀色的果實靜靜的懸掛著,果實表麵,似是有雷霆紋路浮現

一絲絲的雷光不斷的跳躍於其上。

“那就是雷鳴果嗎?”她說道。

眾人的目光也是投射而去,他們望著那兩枚銀色的果實,眼中皆是掠過一抹熱意。他們會來到雷鳴山,其實最開始也都是被雷鳴果的名頭吸引而來,畢竟這是聞名黑風帝國的奇物,煉化此物,能夠淬鍊肉身,令得肉身更為的強悍,如果天賦好

的人,甚至能夠藉此修出“雷鳴體”,這是一種比較特殊的體質,能夠大大的增幅自身實力。

對於這種異寶,就算是長公主這般身份,都不會將其等閒視之。

長公主認真的看了一會,玉手一抬,有青光相力掠出,直接是將那兩枚雷鳴果摘了下來,然後以相力包裹,徐徐的落下,懸浮在眾人的麵前。

如此近距離的觀看,這雷鳴果內,似乎還有著雷霆轟鳴的聲音傳出,顯得更是奇異。

“倒是一個好東西。”

長公主讚歎了一聲,旋即鳳目一轉,笑道:“不過竟然隻有兩枚...我們這裡這麼多人,可怎麼好分配?”眾人對視一眼,皆是目光閃爍,特彆是那秦嶽與趙北離,這兩人自身也是天珠境的實力,他們對雷鳴果,同樣有濃厚的興趣,而論起實力身份,他們顯然也具備

著對雷鳴果爭奪的資格。

隻不過,兩人雖然有著興趣,但卻並冇有魯莽的開口。

因為他們不是蠢貨,這雷鳴果的數量,出現的稍微有點詭異。

長公主微微一笑,笑容顯得有些明媚:“真是有意思的數量,兩桃殺三士,不知道這是巧合,還是被人故意為之?”

秦嶽,趙北離眼神一凝。

“宮殿下的意思,這是被人故意設計的嗎?目的是為了引起我們爭奪雷鳴果而內訌?”秦嶽問道。

“或許吧。”長公主微微頷首。

一旁的薑青娥盯著那兩枚雷鳴果,突然道:“殿下,給我一枚雷鳴果看看。”

長公主一怔,然後玉手一揮,青光相力便是包裹著一枚雷鳴果漂浮在了薑青娥的麵前。在眾人目光注視下,薑青娥直接伸手將那一枚雷鳴果握住,她沉默了數息,就在眾人疑惑間,她突然掌心猛然一握,力量迸發間,竟是生生將這枚奇珍異果給捏

碎開來。

有雷光於其掌心轟鳴。

薑青娥突然的舉動,讓得眾人皆是一驚,秦嶽與趙北離眼中掠過肉痛之色,嘴巴動了動,想要說什麼。

但下一刻,他們要說的話突然僵在了嘴中。

因為他們見到,隨著那枚雷鳴果的破碎,那跳動的雷光漸漸的變得漆黑起來,一股濃鬱的惡念氣息,從那果核之中散發出來。

那雷鳴果的果核...

竟然藏著一枚惡念種子!

在場眾人瞳孔劇縮,一股寒氣在此時自心底緩緩的湧現了出來。這裡,果然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