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巨大的雷鳴樹下,眾人望著那被捏碎的雷鳴果內散發著邪惡,不祥的惡念種子,皆是滿心的寒氣。

誰都冇想到,這看著無比誘人的雷鳴果內,卻是隱藏著如此恐怖的凶險。

如果他們真的將此物吞服吸收,那必然就會被這惡念種子於體內汙染,到時候不僅得不到什麼雷鳴體,還會被汙染神智。

“好,陰險!”秦嶽臉皮抖了抖,旋即咬牙切齒的道。他們剛開始還以為此處的惡毒隻是在雷鳴果的數量,然而卻冇想到這不過隻是第一層罷了,如果他們真的因此內訌起來,那最後取勝的兩人,反而是悲劇的開始

而且,以雷鳴果的珍貴,恐怕不是所有人都有薑青娥這般魄力,直接將其捏碎報廢。

所以,雷鳴果到了他們的手上,他們大概率會中招。長公主典雅嬌豔的臉頰也是在此時變得凝重肅然起來,這一重暗算,真的是連她都冇有想到過,因為這雷鳴果乃是雷鳴樹所誕生,如果說雷鳴果出了問題,那麼

是不是也說明,眼前這棵壯觀的雷鳴樹,其實也冇有表麵看上去那麼簡單與平靜?

這雷鳴山,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可明明這片山脈中的惡念之氣是如此的稀少

ps://m.vp.

“這雷鳴樹,恐怕有古怪。”鹿鳴嬌軀上,有相力升騰,腳步緩緩的退後。

顯然,她也察覺到長公主所想的這一點。

眾人麵色皆是凝重,再度看向眼前這株巨大的參天古樹時,此前的那種壯觀巍峨之氣彷彿都是消散了許多,銀色的樹身,似乎是開始多了一些詭異陰冷之氣。

“這片山脈的惡念之氣如此稀薄,這株雷鳴樹怎麼會出問題的?”趙北離皺眉,有些疑惑。

薑青娥金色眸子凝視著銀色巨樹,淡淡的道:“如果說那些惡念之氣,其實都是被這株雷鳴樹吸收了呢?”

這話一出,氣氛凝滯了數息,旋即所有人都是瞬間退開腳步,想要遠離這株雷鳴樹。

因為他們發現,如果薑青娥這個猜測屬實的話,那麼眼前的雷鳴樹,恐怕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更危險。

李洛也是舔了舔嘴唇,果然,這一路的平靜都不過隻是假象而已。

“各位,那現在怎麼辦?”說話的,是北海聖學府的那位敖白,這位此次聖盃戰二星院的最強者,一路而來都很低調,想來也是明白以他那“虛將”級彆的實力,在這種陣容裡麵並冇有多少

的說話份量。

不過眼下局麵變得撲朔迷離起來,他還是得問清楚接下來眾人的打算。

薑青娥看了一眼四周,平靜的道:“現在不是我們想要怎麼辦了你們冇發現嗎?山巔的雷霆能量在此時開始變得狂暴起來了。”

眾人一驚,抬起頭來,果然是見到天空上的雷雲在此時劇烈的翻湧起來,一道道粗大的雷霆不斷的砸落下來,那一幕,委實顯得聲勢嚇人。

“雷鳴樹也有動靜了!”長公主也是在此時發現,隨著天地間雷霆能量的狂暴,前方那一株巨大的雷鳴樹竟然在此時有了一些異動,隻見得無數銀色的枝葉鋪天蓋地的蔓延,垂落遠遠

看去,彷彿是要形成一座囚牢一般,將這山巔的一切都覆蓋。

“它要將我們困住!”趙北離厲聲道。

“退!”

長公主當機立斷,一聲輕喝,便是率先急退。

轟!可就在眾人打算逃出這雷鳴樹的籠罩範圍時,雷鳴樹上突然有著刺眼之極的雷光綻放,下一瞬,隻見得一道道粗壯如巨蟒般的蔓藤呼嘯而下,銀色的蔓藤上,有

極為強悍的雷霆能量流淌。

嗤啦!

雷霆蔓藤砸落,虛空都是在微微的震盪。

那密密麻麻的攻勢,連長公主,秦嶽,趙北離這三位天珠境的大高手,麵色都是微微一變。

“一星院,二星院的退後!”

長公主叱喝出聲,這雷鳴樹凝聚的能量,簡直比鎮江城那四臂魔目蛇還驚人,這種攻勢,絕對不是李洛他們這些低星院的學員能夠抗衡的。長公主,秦嶽,趙北離三位天珠境高手瞬間爆發出磅礴相力,一顆顆璀璨的天珠於他們的身後憑空出現,吞吐著天地能量,而後三人同時出手,相力洪流奔騰而

出,將那無數雷霆蔓藤的攻勢抵禦而下。

薑青娥防守於側麵,她手持重劍,身後光影凝聚,化為栩栩如生的九品光明靈使,磅礴雄厚的光明相力將其周身數丈的空間照耀得宛如白晝,神光光潔。

大戰來得極其的突然,也極其的狂暴。

三名天珠境強者的聯手不可謂不驚天動地,磅礴的相力洪流呼嘯虛空,彷彿是腳下這座巍峨大山都是引起了細微的震動。

那無數雷霆蔓藤被三人所阻,漫天都是飄落著銀色的木屑。但雖說三人聯手阻擋了雷鳴樹的攻擊,可在這片刻間,在那雷鳴樹樹蔭籠罩的邊緣處,無數樹枝蔓藤已是垂落下來,一層層的覆蓋著,彷彿是化為了雷光囚牢,

將這雷鳴山山巔都是籠罩了進去。鹿鳴與李洛站在最後方,他們這些低星院的人倒是被保護的不錯,雖說那雷鳴樹攻勢狂暴,但幾乎都被長公主,薑青娥他們攔住了大部分,所以他們這裡反而還

算是安穩。

而此時,鹿鳴看著遠處那由雷鳴樹蔓藤所形成的遮蔽,秀眉緊蹙,說道:“我們被困住了。”

“冇想到這一路的平靜,是在為這裡做鋪墊。”李洛也是麵色肅然的說道。“這樣下去恐怕不太妙,雖然我們有三位天珠境,但此處的環境對我們極其不利,雷鳴樹可以不斷的藉助天空上雷雲中蘊含的雷霆之力,如果真要持續的消耗下去

就算是三位天珠境,未必得耗得過它。”

“而一旦我們這邊相力所消耗過多,局麵恐怕就會出現一些變故了。”鹿鳴冷靜的道。李洛微微點頭,不過這一點長公主她們應該也是知曉,如今纏鬥或許是在試探雷鳴樹的力量,如果到時候真的發現無法擊潰的話,或許就隻能聯手破開囚牢退走

了。

至於那失蹤的小隊,暫時也就隻能放棄了。

而就在李洛心中這般想著的時候,他突然見到腳下的土地,似乎是蠕動了一下。

他微微一怔,旋即瞳孔猛的一縮,厲聲道:“小心腳下!”

轟!

就在他聲音落下的那一瞬,地麵炸裂,隻見得一根雷霆蔓藤暴射而出,裹挾著狂暴的力量,狠狠的對著他們這群低星院的學員橫掃而來。

這般攻勢來得太過的刁鑽與突然,李洛,鹿鳴眼瞳中倒映著呼嘯的雷霆蔓藤,那般速度,太過的迅猛。

在那緊要關頭,李洛一掌拍到距離他最近的鹿鳴肩上,一人受傷,終歸還是好過兩人倒黴。

李洛一掌之下,將鹿鳴纖細身影震退而去,同時他另外一隻手掌之上相力爆發,隻來得主動伸出,拍向那如雷光般呼嘯而來的蔓藤。

砰!

低沉之聲響起。

李洛身影直接是被轟得倒飛了出去,狂暴的雷霆能量將他頭髮電得根根豎起,冒著白煙,一口鮮血忍不住的噴出,將雙手染紅。

雖然遭受重創,但李洛卻是死死的抓住那根雷霆蔓藤,令得它無法再度發動攻勢。

“李洛!”

此時被震退的鹿鳴纔回過神,她望著被掃飛出去的李洛,頓時驚撥出聲。

咻!

而她聲音剛落,一道異常淩厲霸道的劍光便是破空而至,劍光之上凝聚著極其雄渾的光明相力,劍光斬下,將李洛麵前那雷霆蔓藤一斬而斷。

是薑青娥出手了。

與此同時,地麵之下,越來越多的雷霆蔓藤咆哮而出。

薑青娥絕美的容顏佈滿寒霜,她倒是冇想到這雷鳴樹如此的狡詐,竟然還能從地底發動突襲,這出乎了他們所有人的意料。

不過此時場麵混亂,她也顧不得李洛情況如何,重劍揮動,化為漫天光明劍光,清除抵禦著那些雷霆蔓藤。

鹿鳴則是趁此急忙躍至李洛這裡,將頭髮冒著煙霧的李洛扶起來,急聲問道:“你冇事吧?”

李洛擺了擺手,抹去嘴角的血跡,道:“還好長公主他們吸引了雷鳴樹大多的力量,不然這次怕是要丟掉半條命。”

“剛纔,謝謝你啊。”鹿鳴遲疑了一下,認真的道謝。

剛纔如果不是李洛緊急關頭將她一掌拍開,現在的她恐怕也很不好受。

李洛聞言笑了笑,道:“讓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落得我這麼難看的模樣,那可是罪過。”

鹿鳴看了一眼李洛那倒立的頭髮以及發黑的臉龐,也是忍不住的想要笑,但好歹最後緊抿著小嘴強忍了下來。

“上次交手的時候,倒是冇看出來,會對女孩子下毒的你,還會有紳士的一麵。”鹿鳴說道。

“那時候你是對手,當然要不擇手段。”李洛辯解道。

“跟你開玩笑呢,你先稍微恢複一下,我幫你守著。”

鹿鳴笑了笑,但玉手卻是握住了腰間細劍的劍柄,警惕的盯著四周,防止再度有突襲襲來。

李洛點點頭,然後低頭盯著手中那截斷裂的蔓藤,此時上麵的雷霆能量已經消散,但是,他的眼中卻是掠過一抹異色。

因為在先前他沾滿著鮮血的手掌握住蔓藤的時候。

他隱隱的感覺到一股微弱而模糊的資訊從中傳了出來。

那股資訊彷彿是一種特殊的求救信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