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雷鳴山山巔,大戰在持續。磅礴的相力洪流貫穿虛空,每一次與那無數道雷霆蔓藤相撞時,都是引得巨聲響徹,狂暴至極的能量衝擊波如颶風般的橫掃,將這山巔上無數參天大樹生生的連

根拔起。

這些都是長公主三位天珠境大高手出手所引起的動靜。

他們分擔了雷鳴樹絕大部分的攻勢。

而薑青娥以及另外兩位三星院的學員則是從旁協助,同時還負責清理從地底不斷刁鑽襲來的雷霆蔓藤,那個局麵,隻能用一個亂字來形容。

李洛,鹿鳴,敖白這些低星院的學員也是三三兩兩的湊成小圈子,保持著警惕,防止剛纔那種突襲。

李洛在經過片刻的恢複後,身軀上的那種酥麻感覺倒是漸漸的消退,雖然模樣還是很狼狽,但好歹體內的相力恢複了高速流轉,這令得他暗自鬆了一口氣。

“恢複好了嗎?”一旁,鹿鳴的聲音傳來。

李洛轉頭看去,此時鹿鳴那素來高冷的俏臉上帶著一點關切的望著他。

李洛笑著點點頭。鹿鳴眸子看了一眼他那根根倒立的髮型以及發黑的臉龐,一時間又有點忍俊不禁,但對方這是因為救她才這副模樣,所以她最終還是趕緊壓製住了這種情緒,俏

臉恢複往日的高冷,道:“那接下來你可要打起精神了,那些從地底鑽出來的雷霆蔓藤越來越多了。”

李洛再度點頭,目光卻是低頭望著腳下那斷裂的銀色蔓藤,眉頭微皺起來。

剛纔那種特殊的信號是錯覺嗎?

那究竟是什麼意思?

李洛對此有些在意,因為他感覺這或許會是一個極其重要的資訊。

但如果是真的,為何就他一人感受到了?

長公主,薑青娥她們都在戰鬥,不知道撕碎了多少雷霆蔓藤,但看她們的模樣,似乎並冇有接收到半點這種資訊,不然不會置若罔聞。李洛眼中有著思索之色浮現,他望著在場的眾人,他們的身體上都升騰著雄渾的相力,色澤不同的相力交織,倒是顯得格外的絢麗,而在這突然間,李洛心頭似

乎掠過一道靈光。

對了,是相性。

木相!

在場這些人,除了他之外,似乎都並不具備著木相。而木相之力,本就對於天地間的樹木植物有著一些特殊的感應,這雷鳴樹雖然與眾不同,但也不能逃脫這種規律,如果說,是因為他身懷木相的話,有那種獨特

的感應,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洛眼神一動,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剛纔那道特殊的信號是來自眼前的雷鳴樹?想到此處,他感覺到有點匪夷所思,可仔細想想,又的確是有這種可能性,眼前的雷鳴樹顯然也是一種天地奇珍,它凝聚著龐大的能量,而且還能夠藉助雷霆之

力,如果說它具備著一些靈智的話,其實也很正常。

那麼,那種信號,難道是雷鳴樹在向他求救嗎?

“李洛,你在發什麼呆呢?是傷勢有變嗎?”

而當李洛陷入沉思的時候,一旁的鹿鳴發現他神色有點不太對,連忙用手中的劍鞘戳了他一下。

李洛連忙搖頭,笑道:“冇事鹿鳴,你能幫我個忙嗎?”

鹿鳴有些奇怪的道:“這種時候,我能幫你什麼?”李洛遲疑了一下,還是說道:“我想引一根雷霆蔓藤來攻擊我,不過那雷霆蔓藤上麵的能量太強,我一個人有點扛不住,所以我想讓你跟我聯手抵禦,幫我分擔一

下雷霆蔓藤上麵的力量。”

鹿鳴秀眉緊蹙起來,不解的道:“引一根雷霆蔓藤攻擊你?你在想什麼呢,剛纔那一擊差點把你打得半死,那痛苦你還想再來第二次?”

說到此處,她臉色變得有點古怪:“李洛,你這是喜歡被雷劈的那種感覺嗎?”鹿鳴自身乃是幻雷雙相,所以她知道雷霆相力有時候會給人帶來一種痛苦又酥麻的奇特感覺,據說某些擁有著怪異癖好的人,極其貪戀這種感覺,難道,眼前的

李洛也是這樣?

望著鹿鳴那古怪的神色,李洛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咬牙道:“我不喜歡被雷劈!”

“我是有一些發現,或許會有助於我們此次的破局!”“是嗎?”鹿鳴半信半疑,但最終還是相信了李洛,畢竟現在這場合,就算是有獨特的癖好恐怕也不太適合展示,於是她點點頭,道:“如果真的是如你所說的話

我會全力配合你的。”

“我說的當然是真的!”李洛冇好氣的回了一聲,然後他目光投向薑青娥所在的方向,此時所有從地底鑽出來的雷霆蔓藤,都被薑青娥阻攔了大半,他想要引一條雷霆蔓藤過來,還得經

過薑青娥。

“青娥姐,放一條弱點的雷霆蔓藤過來!”

不過對於薑青娥這邊,李洛就不必做過多的解釋,因為雙方的信任已經不需要這些流程。果然,薑青娥聽見李洛的喊聲,雖然微怔了一下,但那揮出的光明劍光卻是突然收了力道,一條雷霆蔓藤被其劍光斜拍而中,頓時地麵撕裂,而那條跳動著雷光

的雷霆蔓藤,卻是被拍得暈乎乎的飛向了李洛所在的位置。

雷霆蔓藤胡亂揮舞,它纔不理會為何會被拍過來,下一瞬,直接就帶著劈裡啪啦的雷霆光芒,狠狠的對著李洛與鹿鳴呼嘯而來。

雷霆能量咆哮著,猶如是怒龍般,連空氣都被灼燒得散發出高溫的味道。鹿鳴望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雷霆蔓藤,彆看先前薑青娥隨手一拍,就將這雷霆蔓藤拍得毫無還手之力,但那是因為薑青娥自身強悍的實力,可她卻不同,她

現在還隻是相師境的實力,這與薑青娥之間的差距宛如鴻溝。

所以她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玉手緊握劍柄,下一瞬,體內的雙相之力毫無保留的爆發。

嗡嗡!細劍裹挾著雷光暴射而出,同時在那一瞬間化為連綿不斷的雷光,短短一個呼吸間,似是有數百道雷光劍影刁鑽狠辣的疾刺在了那雷霆蔓藤之上,能量碰撞間,

頓時爆發出轟鳴之聲。

腳下的地麵,直接是被跳動的雷霆光弧撕裂出了一道道烏黑的溝壑。但鹿鳴的攻勢,也就堅持了數息,那道道雷光劍影就被雷霆蔓藤上麵狂暴的力量儘數的撕裂,而鹿鳴倩影也是被震退十數步,手中細劍,都變得赤紅起來,高溫

瀰漫。

“李洛,小心點!”她急忙提醒道。

她全力出手都未能將雷霆蔓藤斬斷,隻能將上麵蘊含的雷霆能量抵消,削弱了一些。

李洛點頭,他望著那如電蟒般暴射而來的雷霆蔓藤,深吸一口氣,體內雙相之力奔騰流動,最後儘數的於雙掌處凝聚而來。

他伸出雙掌,直接抓向了雷霆蔓藤。

嗤啦!雷霆能量如洪流般的對著李洛傾瀉而來,那一瞬間,頓時令得李洛再次感受到了那極度刺痛的痠麻感覺,他齜牙咧嘴,手掌卻是死死的抓住蔓藤,想要擷取更多

的資訊。

隻是手中的雷霆蔓藤如同巨蟒般,瘋狂的掙紮,同時雷霆能量升騰著,將李洛的雙掌都是炙烤得皮開肉綻起來。

然而依然冇有得到之前那樣特殊的信號感應。

這令得李洛心頭一沉,難道剛纔真的隻是錯覺嗎?

他不甘心,手掌死抓著雷霆蔓藤,不顧雙掌上的皮膚與血肉都開始焦黑起來。而就在李洛感覺雙掌開始難以抓住雷霆蔓藤的時候,突然有一雙纏繞著雷光的冰涼小手從旁邊疾探而出,迅速的覆蓋在他的兩隻手掌上,頓時那雷霆蔓藤上麵的

雷霆能量就有一半湧向了那兩隻小手。

“李洛,你瘋了嗎?你不想要這兩隻手了嗎?”與此同時,李洛聽見了鹿鳴有些驚怒的聲音傳入耳中。

他偏過頭,就見到鹿鳴衝到了身旁,此時正幫他抓住蔓藤,同時分擔著雷霆能量的衝擊與灼燒。

“謝謝了。”

李洛吐了一口氣,目光卻是充滿著堅毅:“再堅持一下!”

鹿鳴輕咬了咬銀牙,最終點點頭。

而在兩人的分擔下,雷霆蔓藤上麵的雷霆能量終於是漸漸的開始消散,而也就是在那股能量退散的時候,李洛再度接受到了那個特殊的信號。

這一瞬,他的腦海中似是閃過了奇怪的畫麵。

那是一片粘稠陰冷的黑暗中。有銀色的巨樹根莖紮根,可此時,在那巨樹的根部四周的黑淵上,有無數扭曲的身影跳躍而下,然後啪嘰一聲,身軀摔碎成了一灘黑色的黏液,黏液宛如具備著

詭異的生命力,一點點蠕動著覆蓋在銀色的根莖上,最後將銀色,轉化為深沉陰暗的如墨色彩

隱約間,李洛彷彿是聽見那銀色的巨樹根莖發出了哀鳴之聲。

李洛猛的睜開眼睛,眼前視線迅速的恢複,他的麵色也是在此時變得陰沉起來。怪不得這雷鳴山脈中看不見一頭異類,原來這些異類,都鑽進地底,然後以某種特殊的方式,從根部的位置,將雷鳴樹給汙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