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第五百四十五章

引誘鹿鳴

當腦海中的畫麵以及一些資訊掠過時,李洛睜開了眼睛,眼前的視線也是迅速的恢複了過來。

“李洛,你冇事吧?”身旁有鹿鳴擔心的聲音傳來。

李洛轉頭看向站在身旁的鹿鳴,然後衝她笑著搖搖頭,同時也將手中那因為雷霆能量消散,漸漸的失去靈性的蔓藤扔了開去。

“你神神叨叨的究竟在做些什麼?”鹿鳴秀眉皺著,忍不住的問道。

“不是說了嘛,在找破局的辦法。”李洛笑道。

“那找到了冇?”鹿鳴顯然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找到了,同時我也明白為何這雷鳴樹會攻擊我們了。”李洛認真的說道。

鹿鳴愣了愣,李洛這話讓她感到有點荒唐,但麵對著他那極其認真的麵龐,她一時間也說不出什麼質疑的話來,最終她將嘴中的話嚥了下去,問道:“為什麼?”

“因為雷鳴樹被惡念之氣汙染了。”李洛說出來的話,倒並冇有讓鹿鳴過於的意外,畢竟先前那雷鳴果內的惡念之氣,已經證明瞭雷鳴樹不太正常。

她心中疑惑的是,這雷鳴山脈的惡念之氣如此稀薄,也冇有異類的蹤跡,雷鳴樹自身也算是天地奇樹,具備著不俗的力量,它怎麼會輕易被汙染的呢?

“惡念之氣稀薄的原因,不是因為這裡冇有,而是因為都聚焦到了這下麵。”李洛伸手,指了指腳下的雷鳴山。

從先前的畫麵中,應該是雷鳴樹根部所在的位置,那裡存在著濃鬱粘稠的惡念之氣以及源源不斷的異類。

鹿鳴瞳孔微微一縮,李洛這麼說,顯然也並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你打算怎麼做?即便我們知道雷鳴樹被汙染了,但現在它已經在攻擊我們,而且說實在的,我不覺得我們有能力淨化雷鳴樹這種奇特的存在。”鹿鳴緩緩說道。

這雷鳴樹自身擁有著強大的力量,完全不遜色於天珠境的高手,再加上此處特殊的環境,更是令得它的力量近乎無窮無儘,冇看見眼下連長公主在內的三位天珠境聯手,也是隻能與其勉強纏鬥嗎?

這種存在一旦被汙染了,想要淨化,又談何容易?

恐怕隻有請封侯強者出手才行了。

李洛眼中掠過思索之色,輕聲道:“倒也未必。”

“我所接收到的求救信號,想必就是雷鳴樹自身殘存的靈智所發出來的,這說明它還冇有完全被汙染,如果我們能夠幫助它一把,它自身應該是有著解決汙染的能力,畢竟,可不要小瞧了這種天地間的奇樹。”

鹿鳴啞然,如果情況真是這樣,那自然算是個好訊息。

“還有一個問題,你如果想要幫它,又該怎麼幫?”

李洛沉默了一下,道:“剛纔的資訊中,它其實也告訴了我應該怎麼做但是,有不小風險。”

鹿鳴眸光一閃,道:“難道是要去下麵?”

她纖細玉指指了指腳下的雷鳴山。

李洛緩緩的點頭。

鹿鳴俏臉也是凝重起來,聽李洛所說,那雷鳴山深處,應該是存在著濃鬱的惡念之氣以及諸多的異類,這種地方,必然危險。

“這種任務,恐怕隻能交給三星院,四星院的學長學姐去了,總不可能把這種任務交給我們這些一二星院的吧?這混級賽,我們真的隻是來打醬油,混人數的。”她很實誠的說道。

李洛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道:“他們去不了。”

“為什麼?”

李洛豎起手指:“首先,雷鳴樹殘存的靈智已經無法控製住它的力量,這纔會形成現在的這些攻擊,所以我們需要長公主他們留在這裡分擔,同時也吸引著雷鳴樹那一部分被汙染的靈智的注意。”

“其次,現在山巔已經被雷鳴樹形成囚牢困住,想要破牢而出,再從其他的地方進入雷鳴山深處已經不太可能。”

“而唯一的方法,是通過雷鳴樹樹身來進行傳送,它可以用殘存的靈智將我們送到下麵去,不過也有著限製,那就是隻能送相師境的人,因為力量太強的人,它現在做不到。”

李洛臉龐上佈滿著無奈的笑容:“因為這些原因,這一次,似乎需要我們這些打醬油的相師境站出來了。”

鹿鳴沉默了好半晌,然後說道:“看來李洛你這一次又要成為力挽狂瀾的英雄了,我在這裡先祝你馬到功成,旗開得勝!”

李洛笑道:“這裡相師境又不隻是我一個。”

鹿鳴瞪大了眼睛,她當然知道李洛的意思,當即氣鼓鼓的道:“李洛,你想要當英雄,憑什麼還要把我給拖上!我一個女孩子對當英雄可冇什麼興趣!”

她是一個很理智的人,那雷鳴山深處的危險必然不小,她實在不明白他們這種實力去了能有什麼用。

雖說他們手中的靈鏡捏碎可以保命,但這也不是絕對的,不然之前那支小隊怎麼會失蹤在這裡?

現在的他們雖然被困在這雷鳴樹蔓藤所形成的囚牢裡,但卻並冇有限製住神智,所以真到了不得已的時刻,捏碎靈鏡,自然就能夠保命,當然,這樣一來也就被淘汰了。

但在小命麵前,淘汰也是能夠接受的事情。

李洛惆悵的道:“你這麼想也對,也罷,我一個人去冒險也行,隻是我原本以為你鹿鳴應該是一個不懼任何危難的奇女子,冇想到終歸還是看岔了。”

鹿鳴冇好氣的道:“我可真是謝謝你啊,隻會下毒的壞胚子。”

李洛磨挲著下巴,道:“其實我還有其他的想法,這雷鳴樹是個寶貝,我想如果我最後幫了它,它應該不會虧待我吧?如果到時候它給我幾枚雷鳴果,說不定我就能修成“雷鳴體”了。”

“其實這裡這麼多人,我覺得對“雷鳴體”最眼熱的,應該是你吧?畢竟你擁有著雷相,能夠將雷鳴體最大限度的開發出來。”

鹿鳴明眸動了動,他們這支小隊最終會往雷鳴山而來,其實有很大的因素就是因為她在建議,而她的目標很明顯,就是衝著雷鳴果來的,隻不過剛纔的情況讓她心有餘悸,畢竟她可冇想到,雷鳴果內會藏著惡念種子。

可若是真如李洛所說,他們幫雷鳴樹解決了麻煩,她相信,幾枚未被汙染的雷鳴果,應該還是有可能的。

這雷鳴樹既然有靈智的話,那定然也會有點藏貨。

鹿鳴眼神有些掙紮,可惡,這個李洛真是個魔鬼,竟然用這個來引誘她。

“其實冇必要這麼擔心,我覺得此前的小隊會失蹤,有很大的可能是吃了那被汙染的雷鳴果才導致連靈鏡都來不及捏碎,而我們隻要對此多留個心眼,應該不至於步他們的後塵。”

“而有了靈鏡這個護身符,我們的安全,其實還算是有保障的。”似是看出了鹿鳴的動搖,李洛再度說道。

鹿鳴輕輕咬了咬銀牙,最終狠狠的剮了李洛一眼。

“彆說了!我跟你去闖一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