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見到鹿鳴終於點頭,李洛也是忍不住的笑起來,他倒不是故意想要拖著鹿鳴跟他去冒險,而是因為在這種未知的情況下,兩個人的確會更加保險一些,如果到時

候真的出現什麼意外,隻要不是兩個人一起中招,那麼誰都有著捏碎靈鏡的能力,那就能夠將兩人都直接帶出險境。

靈鏡的保護,有連帶的效果。

不過要進行這般計劃之前,還是得先跟薑青娥他們溝通一下。

李洛倒是不墨跡,對著薑青娥打了一個手勢,後者見狀,則是趁著另外兩支小隊的三星院學員掃除著雷霆蔓藤時,迅速的靠近過來。

李洛則是將他的這些發現以及接下來的計劃都快速而詳細的告知。

“原來如此”

“你們想要去雷鳴山深處從根源上解決問題麼”

“有些冒險呢。”

薑青娥聽完李洛所說,絕美的容顏也是微微的有些變幻,聽李洛所說,那雷鳴山深處應該是存在著諸多的異類,李洛他們這兩個相師境去了,真的能夠應付嗎?“倒也不是要依靠我們去對付那些異類,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而雷鳴樹給我傳遞了不少的資訊,從這些資訊上來看,如果我能夠助雷鳴樹一把的話,它應該是有

ps://m.vp.

著自我淨化的能力。”李洛知曉薑青娥的擔憂,當即說道。薑青娥短暫的思索了一會後,倒是果斷的點點頭:“如果你想要試的話,那就去試試吧,眼下的局麵的確是個僵局,而且雷鳴樹能夠從雷雲中汲取能量,拖下去的

話,就算是長公主三人怕也會陷入劣勢。”

雖然有些擔心李洛的安全,但靈鏡的存在畢竟還是一層保障。她想了想,從纖細修長的脖頸上取下了一條銀色的繩子,繩子上麵有一枚水滴狀的乳白色晶石,她將此物遞給李洛,道:“這是以我自身光明相力凝鍊的光明石,

如果你被汙染或者控製了心智,此物可護你數息清明,而這個時間,足夠你捏碎靈鏡。”李洛接過銀色繩子,手指握著那水滴狀的乳白色晶石,上麵還殘留著淡淡的暖意,那是來自薑青娥的體溫,同時上麵還有著幽香之氣傳來,顯然此物是她貼身佩

戴的。

李洛笑著點頭,將銀色繩子纏繞在手腕上。

“接下來我會清理周圍的雷霆蔓藤,將你們護送到雷鳴樹下,你們做好準備。”薑青娥說道。

李洛與鹿鳴皆是點頭,神色肅然起來。片刻後,薑青娥手持重劍,身影掠出,燃燒著神聖光焰的劍光橫掃,直接是將那不斷自地底鑽出的雷霆蔓藤儘數斬斷,而李洛兩人則是在其身後,跟隨著薑青娥

開辟出來的道路,直奔雷鳴樹而去。

周遭雷霆轟鳴,道道雷霆蔓藤如巨蟒般狠狠的轟來,但卻根本無法接近薑青娥周身數丈。

“薑學姐給人的安全感也太強了,李洛,你可得好好努力呢。”鹿鳴與李洛並肩而行,她望著前方大發神威的女孩身影,有些佩服的說道。

李洛無語,我一個相師境,去跟她一個極煞境的大高手比安全感,這不是腦子秀逗了嗎?

冇法交流,隻能悶頭疾行。

如此半晌後,在薑青娥援護下,兩人順利的抵達雷鳴樹下,巨大的樹乾如巨柱般的矗立於麵前,李洛他們立於其下,倒是真有一種渺小之感。

銀色的樹乾滄桑斑駁,其上還不斷的有著雷光在閃爍。

在抵達此處後,李洛倒是冇有什麼猶豫,而是直接上前,伸出手掌緩緩的觸摸在了粗糙的樹乾上。

而隨著李洛手掌觸摸上去,那銀色樹乾頓時釋放出了一股銀色的能量,那股能量蔓延出來,漸漸的覆蓋李洛的身軀。

李洛對著鹿鳴伸出手,後者遲疑了一下,但還是伸手與他握在了一起。

銀色能量最終將兩人都籠罩了進去。

下一瞬,銀色能量一收,兩人的身體便是被拉得向前而去,直接與樹乾撞擊在了一起,兩人的身影,就這樣憑空的消失而去。

薑青娥望著兩人消失的地方,然後轉頭看了一眼半空中長公主三人與漫天雷霆蔓藤交鋒的戰場,又是握緊長劍,迎向了那從地底鑽出的無數雷霆蔓藤。

李洛撞進銀色樹乾的那一瞬,彷彿眼前有雷霆在閃動,耳邊儘是雷鳴之聲。

不過這種情況並未持續多久,很快他的視線就恢複了正常,但耳邊的轟鳴聲卻是突然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陰冷的寂靜。

李洛環顧四周,發現他已經身處黑暗的地底,而現在的他與鹿鳴正站在一根粗壯的樹根上,這裡的樹根還呈現著淡淡的銀色,這說明這裡還冇有被汙染。他的目光對著上方看去,這片樹根區域所在的四周,彷彿是一個人力開辟出來的圓形深淵,而此時,在那上方的邊緣處,粘稠的惡念之氣湧動,正源源不斷的有

著什麼東西跳躍下來。

“李洛,那些是異類?”鹿鳴望著那些跳下來的扭曲身影,那濃鬱的惡念之氣,顯然就是一隻隻的異類。

李洛點點頭。

“異類詭異而扭曲,它們這樣前仆後繼的粉碎自身汙染雷鳴樹,卻感覺像是有明確的目的性”鹿鳴秀眉緊蹙的說道。李洛神色一動,道:“你的意思這些異類,也是被操控了?可是誰有這個能耐,能夠將這種扭曲的存在操控?你要知道,異類可不是什麼能夠馴服的東西,任何

人想要這麼做,都要做好被反噬的準備。”

鹿鳴微微沉吟,道:“要操控異類的確很難,可如果洞悉其規律,做一些引導,未必不能做到這一步。”李洛目光閃爍,此時他想起了鎮江城中遇見的那個黑甲人,顯然,在這黑風帝國內,應該是存在著一股神秘的勢力在推動異類的爆發,那麼眼下雷鳴樹的汙染,

會不會就是他們的傑作?

不過此時也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李洛對著鹿鳴揮了揮手:“跟我來。”

來到這雷鳴樹的根部,他已經開始感受到了一種奇特的呼喚感,這應該就是來自於雷鳴樹殘存的靈智。

他帶著鹿鳴,沿著眼前的銀色根莖前行,腳下的這些根莖,就跟一座座橋梁一般,粗壯而寬闊。

這般前行持續了數分鐘,李洛二人終於是走到了根莖的儘頭,在那裡,他們看見了一個若隱若現的光門,而那種呼喚感,就是從這裡傳出來的。

李洛與鹿鳴站在光門前,對視了一眼,然後相力流轉,保持著警惕,果斷的邁步走了進去。

踏入的瞬間,似是有強光入眼,兩人都是虛眯著眼睛,數息後,眼前的景象也是變得清晰了起來。

然後兩人的麵色就顯露出了一些震動之色。

因為他們見到,在兩人的前方,有一顆巨大的銀色心臟,正在緩緩的跳動。

銀色心臟上麵有無數的枝椏如血管的蔓延出來,冇入到四周的樹乾中。

這是,雷鳴樹的樹心。

這棵天地間的奇樹,竟然成長到了這種程度。當然,最令得李洛二人震動的,倒並非是這顆有些巨大的銀色心臟,而是在那微微跳動的銀色心臟上麵,插著一根根漆黑無比,同時不斷冒著淡淡黑色煙霧的黑

色樹刺。

這些黑色樹刺以某種特定的軌跡,將銀色心臟所穿透,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著粘稠的黑色液體誕生出來,融入進銀色的樹心之內。

而銀色樹心上麵那些如血管般的經絡,則是漸漸的變黑。李洛盯著那些黑色樹刺,心中突然有些明悟過來,這些黑色樹刺,應該是某種劇毒之物而雷鳴樹的樹心,就是被這種劇毒所封鎖,這種劇毒極大的削弱了雷鳴

樹的力量,從而導致它無法自我淨化那些異類的侵蝕

李洛心緒閃掠,他終於是明白,這雷鳴樹為何會將他招引而來了。這是,想要李洛幫它解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