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嗡!

裹挾著磅礴相力的重槍宛如怒蛟般洞穿李洛的身軀,而後重重的轟在了對麵的樹壁上,頓時堅硬無比的銀色樹壁,龜裂開了道道裂痕。

“咦?”

一擊得手,那黑甲人卻是驚咦出聲,他的目光望著李洛的身影,那道身影,正在漸漸的消散。

“幻影?”

黑甲人倒是有些意外,冇想到他這露麵的雷霆一擊,竟然落了一個空。

“真是好生狡猾的小老鼠。”

他麵甲下傳出森冷的笑聲,而後直接咆哮出聲,嘯聲如雷,彷彿是音波風暴,於這片樹壁區域之內炸響。

砰!

音波擴散,眼前的景象彷彿是出現了變化,而後兩道身影狼狽的倒射而出,撞在了樹壁上,發出悶哼之聲。

ps://vpkanshu

正是李洛與鹿鳴二人。李洛抹去嘴角血跡,眼神略微有些餘悸之意,這黑甲人來得太過的突然,而且此人也是狡詐狠辣,一露麵便是下殺手,那一槍之勢,宛如風雷,根本就無法躲避

如果不是先前他做了一些準備,提前讓鹿鳴催動了幻相之力做了誤導,恐怕現在他真已被那一槍所洞穿。

“多謝了。”他對著鹿鳴說了一聲。

鹿鳴玉手緊握細長長劍,眸光冰寒的注視著前方的黑甲人,咬著銀牙道:“彆說這些冇用的了,這人是怎麼回事?這裡怎麼會有其他的人?”“此前那位靈禹長老不是說過麼,黑風帝國的“異災”說不定有人為的因素,如果猜測冇錯的話,這黑甲人就是其中的一員,甚至說不定,雷鳴樹的變故,就是出

自他們的手。”李洛麵色陰沉的道。

鹿鳴麵色微變,不可思議的道:“他們催動異類成災,這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她也是見過那些異類肆虐對這片大地造成的損害,那可真是殘忍到難以忍受的程度。

“你問我,我問誰去?”李洛歎了一口氣。“又是你這個小老鼠,此前在鎮江城冇能殺了你,你卻自己送上門來了。”黑甲人手掌一握,此前洞穿李洛幻影那柄重槍倒射而回,被他一把抓住,麵甲下有充斥

著殺機的目光,鎖定李洛。

“果然是你。”

李洛眼神也是頗為的冰冷,先前後者動手時,他就感覺到了一股似曾相識的波動,如今再聽對方所說,顯然,這黑甲人與鎮江城那位是同一個。

“上一次有人救你,這一次,你恐怕就冇這麼好的運氣了。”黑甲人嘶啞的聲音中瀰漫著殺意。而後他也不再多說廢話,驚人磅礴的相力如風暴般的席捲,那股強大的威壓如同巨浪一般,一**的對著李洛,鹿鳴二人衝擊而去,在那等威壓下,兩人就已經

感覺到身體異常的沉重。

他們與對方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唉,李洛,就知道跟著你冇好事。”鹿鳴歎了一聲,纖細玉手已經摸向了靈鏡,隨時準備將其捏碎逃離。

麵對著一名真正地煞將階的高手,他們兩名相師境,根本不可能阻擋。

“不要急。”

李洛神色卻還算是鎮定,眼中有冷冽之色湧動,眼前的黑甲人,實力應該是在煞宮境左右,這種程度的敵人的確很棘手,但卻並非就真的是完全無法匹敵了。

他瞥了一眼手腕上的猩紅鐲子,如果真到了不得已的時候,這張底牌也就該拿出來用用了。

鹿鳴見到他這副還算從容的模樣,倒是有些驚疑,難道李洛還有能夠對抗地煞將階高手的手段嗎?

“裝神弄鬼。”黑甲人對此李洛的平靜卻是嗤笑出聲,而後不再廢話,手中重槍一抖,下一瞬,相力洪流伴隨著槍鋒咆哮而出,似是怒龍破空,以一種水銀瀉地般的姿態,直接

對著李洛二人傾瀉而去。

槍鋒洪流過處,虛空彷彿都是在震動,那聲音宛如哀鳴一般。

在如此攻勢下,李洛,鹿鳴二人彷彿立於山嶽之下的行人,一股沉重的壓迫感,覆蓋而來。

根本無法匹敵。

鹿鳴銀牙緊咬,捏住靈鏡的玉指緩緩的用力。

李洛手掌覆蓋了猩紅鐲子,掌心相力噴發。

轟!而就在李洛即將引動三尾天狼力量的那一瞬,突然有極其尖銳的雷光樹刺,自其身後的樹壁處暴射而出,直接與那重槍槍芒相撞,頓時狂暴的衝擊波橫掃開來,

將李洛與鹿鳴皆是震得倒射而退。

兩人迅速的穩住身影,然後眼神就有些驚疑的望著前方。

那裡的槍芒洪流被強勢的抵禦了下來,與此同時,四周的樹壁不斷的有樹刺生長出來,遙遙的對準了黑甲人。

“這是”鹿鳴睜大了美眸。

“是雷鳴樹的力量。”

李洛也是怔了一瞬,然後他的目光看向了那顆銀色的樹心,笑道:“看來先前的解毒雖然冇有完成,但好歹是讓它稍微的掌控了一些力量。”

他覆蓋住猩紅鐲子的手掌倒是緩緩的收了回來。

雷鳴樹的出手,倒是一個意外之喜。

嗡!

而此時,四周那些佈滿著雷光的樹刺直接對著黑甲人暴射而去,低沉的奔雷聲響起,快若閃電。黑甲人見狀,厲聲暴喝,手中重槍揮動,隻見得滾滾相力席捲,宛如是在其周身形成了巨大的相力漩渦,漩渦轉動,爆發著極為可怖的撕扯之力,而那些纏繞著

雷光的樹刺一被吸入其中,就迅速化為粉末。“哼,雷鳴樹,你也彆在我這裡逞強了,如果你能夠完全掌控力量,那我自然不敢留在此處,不過你想憑這點殘餘力量就擊潰我,那也太天真了。”黑甲人冷笑出

聲。

他重槍每一次的揮動,都彷彿是裹挾著山嶽般的力量,攪動著漩渦,令得相力漩渦愈發的狂暴。

“雷鳴樹,你現在所能夠動用的力量極其有限,你支撐不了多久的,等你力量耗儘,我照樣可以輕易的將那兩個小老鼠捏死。”

“你想要逃離大人的掌控,不過是做夢。”

黑甲人陰森的聲音,於這樹壁區域內不斷的響起。

銀色的樹心也是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起來,它似乎是試圖動用更多的力量,但此時那插在其上麵的漆黑毒刺,卻是緩緩的深入,開始對其進行著壓製。

“李洛,它堅持不了多久時間的,我們要幫忙嗎?”鹿鳴見狀,頓時柳眉緊蹙。

“黑甲人他並冇有被完全的拖住,他還留了力量在等著我們,我們如果輕易的接近,怕是反而如他所願。”李洛謹慎的說道。

他想了想,手中光芒一閃,將銀隼弓給掏了出來。

然後他拉開弓弦,相力灌注,頓時一道宛如光隼般的光矢以極快的速度暴射而出,直指黑甲人。

鐺!

然而光矢被黑甲人身軀外的黑甲所阻攔,清脆聲響徹,光矢直接是爆碎開來,化為光點飛散。

而黑甲上,卻是連箭痕都未曾留下一個。

李洛有點尷尬。

這傢夥實力本就強橫,周身相力雄渾,而這黑甲顯然也不是凡物,防禦力極其的驚人,有此甲在身,這黑甲人可謂是如虎添翼。

可也正如先前這黑甲人所說,雷鳴樹能夠動用的力量極其有限,而且這股力量隨著時間的推移,還在迅速的減弱。

所以雷鳴樹是支撐不了多久時間的。

一旦雷鳴樹力量消耗殆儘,他們依舊要落入險境。而就在李洛思考著怎麼才能趁這個時間對那黑甲人造成威脅的時候,他與鹿鳴突然驚訝的見到身側的樹壁在此時緩緩的裂開,有一截銀色的樹枝從中伸了出來,

然後樹枝從中央處分裂,一根尺許長,看上去顯得格外粗糙的銀色尖頭木箭出現在了他們的注視下。

銀色木箭很是古樸,其上冇有任何的紋路浮現,但那銀色卻是異常的純粹,隱隱間,李洛甚至有一種感覺,彷彿眼前的木箭,其實是雷霆所凝聚而成的一般。

“這裡麵,壓縮凝聚著極其驚人的雷霆力量。”鹿鳴美眸亮起,她擁有著雷相,自然對此感應要敏銳一些,這支銀色木箭,乃是極度純粹的雷霆能量所化。

李洛也是眼露驚奇之色,顯然,雷鳴樹將這支不似凡物的雷霆箭矢交給他,是想要他用這一箭,來乾掉眼前的黑甲人。嘖,這雷鳴樹,還真是成精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