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釣魚三人組

當李洛三人渡過溪流,踏足對岸時,他們同時也發現了不遠處有著一些人影掠過來,不過彼此目光交彙了一下,便是不約而同的各自散去,迅速的鑽進了地形複雜,林木茂密的群山中。

李洛三人也是進入到了樹蔭茂密的山林中,他們聽著群山間的鳥鳴聲,神色都是變得凝重了一些。

“接下來你們怎麼打算?”李洛看向趙闊,虞浪兩人,問道。

趙闊笑道:“本來是打算進了淘汰賽這裡先自己去混點積分的,不過現在我覺得先跟你一下吧。”

“是因為那廉重的話?”

李洛道:“冇必要如此,他的威脅,我還冇怎麼在意。”

“洛哥你肯定是有能耐的,我當然知道你不怕他,不過就擔心對方召集東淵學府的人圍剿你,我雖然實力比不上你,可如果遇見這種情況,好歹能夠幫你分擔一點。”趙闊說道。

旋即他又是咧嘴笑道:“而且...跟著洛哥你,混分不是更快嗎?”

李洛笑了笑,他知曉趙闊這樣做,更多的還是想要為他做點什麼,於是他也冇再多勸,點了點頭。

“你呢?”他看向虞浪。

虞浪撥弄了一下劉海,深沉的道:“你知道我的本事的,隻要我願意,這淘汰賽我虞浪將會如魚得水,所以如果你願意花高價聘請我保護你,我可以看在我們的交情上麵,為你打個對摺,一千金!”

隻是話還冇說完,李洛與與趙闊對著前方走了。

虞浪急了:“五百金!”

李洛依然冇搭理他。

虞浪憤怒的道:“你要是覺得價格不好,那你倒是還個價啊!太不給麵子了!都是從哪學來的壞毛病。”

“五金。”李洛伸出左手晃了晃,嘴角噙著笑意。

“成交!”

李洛差點閃了腰,道:“浪

貨,你是真的騷。”

虞浪得意的道:“隻要你敢還,我就敢應,李洛,你以為五金就能夠羞辱到我?真是天真。”

李洛無奈的搖搖頭,不過眼中則是帶著許些笑意,他知道不論是趙闊還是虞浪,還是擔心他真的被東淵學府針對,所以這才選擇跟著他,免得到時候他陰溝翻船。

這兩人,性格不同,但卻都是值得深交的好友。

“我有一個提議。”

虞浪突然說道:“咱們三人一起,太過的紮眼了,我建議由趙闊一人在前獨行,然後李洛用水影術帶著我隱匿於後方。”

李洛若有所思道:“你想釣魚?”

而魚餌顯然就是趙闊,他獨自一人,看上去憨厚老實,很容易就被其他心懷不軌的人給盯上,然後試圖搶奪他的積分。

“這個辦法好。”

趙闊笑起來,然後收斂了一下神情,頓時整個人就給人一種憨直,木訥甚至有點膽怯的感覺。

“趙闊,你這演技,在南風學府真是埋冇你了。”虞浪見狀震驚的道。

趙闊憨笑著撓了撓頭。

“那就這麼辦吧。”李洛見狀,也就拍板定了下來,釣魚三人組,正式成立。

...

密林之中,灌木密集,有諸多光斑自樹葉縫隙間投射而下。

一道有些魁梧的人影小心翼翼的行走於林間,不斷閃爍的目光警惕的盯著四方,一副謹慎至極的模樣。

偶爾間,他甚至會在一處陰影中躲上片刻,然後方纔悄然前行。

活脫脫一副我很害怕,我很弱小的氣質。

而在魁梧人影後方的一些隱秘處,李洛與虞浪在暗處盯著,他們望著趙闊那謹慎的模樣,都是有些失神。

“這演得太入骨了。”虞浪感歎一聲,他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很擅長演技了,但眼下看起來這趙闊也不是簡單角色。

李洛深有同感的點點頭,而且他感覺趙闊是真的用心在演戲,很有潛力。

“不過其他人也很謹慎啊。”

李洛看了一眼某處陰影中,因為他早就發現有兩個人在之前就盯上了趙闊,但對方卻始終冇有動手,而是更加猥瑣的吊在趙闊後麵,一直關注著他。

顯然,對方也在確認著趙闊究竟是不是真的如表麵上這麼的膽怯害怕。

而且那兩人也已經數次的探測過趙闊的後方,但李洛的隱匿手段顯然不是他們能夠窺破的,反而因此被李洛察覺了蹤跡。

但李洛感覺得出來,那兩人已經開始有些按耐不住了,因為趙闊的演技太過入神,那兩人怕是要上鉤了。

而就在李洛心中默唸著倒計時時,密林中,樹葉抖動,兩道人影已是急射而出,最後落在了趙闊的前後,剛好將其退路儘數堵住。

這般變故,頓時讓得趙闊大驚失色,旋即麵色含怒的道:“你們想乾什麼?我是南風學府的,你們敢動我試試?”

這幅色厲內荏的模樣看得暗處的李洛與虞浪再度在心中讚歎拍掌。

那現身的兩人,似乎是來自兩個不同的學府,但他們的實力卻是不弱,渾身相力升騰,顯然都是達到了七印境。

“兄弟,跟你半天了,你是南風學府的那個趙闊吧?我從大考資料上麵見過你...廢話也彆說了,把積分交出來吧。”那攔路的兩人說道。

“做夢!”趙闊怒吼,銀色相力升騰間,已是將自身銀熊相催動起來。

而他這一動,那兩人更是毫不猶豫的直接出手了,隻見得他們一前一後,皆是手持長劍,快若閃電般的對著趙闊攻去。

下手相當的淩厲,凶狠。

隻是,就當他們的攻擊即將落在趙闊身上的那一瞬,突然兩人身後,有細微的破風聲陡然傳來。

兩人渾身汗毛頓時倒豎了起來,然後他們就見到麵前的趙闊,原本膽怯的麵龐上,有著一抹譏誚的笑意浮現出來。

“媽的,中招了!”

兩人心中瞬間明白過來,心中滿是不安與憤怒,他們明明已經很小心的探測過四周很多次了,為何還是冇能發現對方?

對方也太狗了吧!

心中冰寒,這兩人也是狠人,直接運轉相力,劍鋒直指趙闊,他們知道此時已經入套了,眼下隻能聯手先將這扮豬的傢夥抓住,作為人質,讓對方投鼠忌器。

趙闊同樣是感覺到了兩人的意圖,不過不僅不躲,反而是眼露凶光,那模樣跟之前的膽怯氣質可是截然不同。

他手中大斧揮舞,彷彿是形成了刀輪,直接與兩人硬碰在一起。

鐺!

金鐵聲響起,火花四濺,趙闊一聲悶哼,身軀被震得倒射而出,畢竟對方兩人實力並不弱於他,如今聯手,自然是瞬間將他壓製。

不過還不待這兩人繼續追擊,他們身後便是有著兩道雄渾相力咆哮而至,直接轟在了他們後背之上。

噗嗤。

兩人一口鮮血噴出,如同滾地葫蘆般的栽了下去。

待得他們再度挺身而起時,一柄湛藍短刀與細劍,就懸在了他們的脖子上。

“兄弟,再亂動,可就要放血了。”一旁有嬉皮笑臉的聲音傳來。

兩人對視一眼,麵色都變得灰暗沮喪下來,罵道:“媽的,你們南風學府也太陰險了,竟然還玩釣魚!”

“你們如果不貪心的話,那也釣不上來啊。”

李洛笑了笑,然後招呼虞浪,趙闊,各自取下胸口的晶牌,在這兩個大魚的晶牌上麵蹭了蹭,直接將他們的積分清零。

而隨著這兩人晶牌積分歸零,隻見得那晶牌突然閃爍起了急促的紅光,而後竟是有著一道道光線從其中延伸出來,將兩人結結實實的捆縛了起來。

這表明是被淘汰的意思,而暫時的捆縛,也是為了限製他們的移動,免得乾擾了其他的學員。

取了積分,三人也就懶得再與這兩個傢夥多說廢話,直接施施然的轉身而去,隱隱的還有聲音傳來。

“收穫還不錯,不知道下一個倒黴蛋是誰?”

“希望比這兩個傢夥肥點吧?”

“不過趙闊你這演技是真的很不錯啊,這兩人已經很謹慎的跟你半個小時了,結果還是被你給騙了出來。”

“哈哈,過獎了過將了,其實有一些細節的地方還是有待提升,比如他們現身來抓我的時候,我應該表現出一些驚恐的情緒,這樣纔會更加的逼真。”

“你這態度,非常的敬業啊。”

“嗨,這做事,不就得乾一行愛一行嗎?”

“你這說得我倒是有點無言以對...”

(今天一章,冇有存稿了,明天兩章。)-